这番打趣,宋柏彦只是一笑。

    宋茹没告诉弟弟,其实她离开檀宫的时候,母亲也暗示她,如果她在首都,可以去见一见自己的准弟妹。

    当时,萧明兰的原话是:“她母亲早逝,父亲不慈,也不容易,你的年纪与她母亲相仿,她和你相处会比和我自在不少。”

    唐黎回到房间,又把十几个袋子里的衣物拿出来摊在床上。

    过了会儿,她给宋柏彦打电话。

    电话接通后,唐黎说了宋茹来找她,除了吃饭,还买给她很多东西:“在考虑明天要不要穿新衣服。”

    宋柏彦对她向来诸多纵容,自然不会反对。

    “你还在工作吗?”唐黎问道。

    办公室,宋柏彦往后靠着真皮转椅,一手拿着电话,另一手轻捏眉头,语气却闲适:“今天晚上出去,心情怎么样?”

    唐黎实话实说:“挺好的,就是不太喜欢逛少女服饰店。”

    “那下次,让她带你换个地方逛。”

    “嗯。”

    听到她应下,宋柏彦嘴角是浅浅的笑“要是无聊,再把景天带上,让他陪你好好玩。”

    “我又不是小孩。”唐黎道。

    宋柏彦:“差点忘了,马上就要年满20周岁。”

    唐黎正用肩膀夹着手机,抿唇笑:“忘记也没事,每次打电话我都会提醒你。”

    等挂断电话,唐黎去楼下拿水。

    厨房,唐黎关上冰箱,脚下踩到什么东西。

    她低头,发现是一枚黄色小药粒。

    唐黎拿在手上打量一番。

    就在这时,楼梯间传来轻微的脚步声。

    唐黎认出是欧阳倩,欧阳倩身上披着真丝晨褛,举止有些鬼祟,似乎在找什么东西,意识到这点,唐黎没再出去,当欧阳倩朝厨房走来,唐黎干脆打开病房门,装作刚从里面拿水。

    欧阳倩没想到,厨房里还有人。

    一时间,站在门口没动作。

    唐黎拿了一瓶矿泉水,越过欧阳倩就上楼。

    绕过拐角,唐黎把目光投下去,瞧见欧阳倩正弯腰在流理台旁。

    唐黎收回目光,看向手里的小药粒。

    不知为什么,她总觉得,欧阳倩就是在找这枚药。

    上辈子,欧阳倩这个年纪,并未生过病,如今偷偷摸摸找药,就像得了不治之症。

    唐黎心里的猜测,隔日就被否决。

    早上出门,或许是出于好奇,唐黎让司机停车在药店旁。

    唐黎问药店营业员,这种是不是抗癌药。

    谁知,营业员看她一眼:“这是雷公藤多甙片,主治肾疾病。”

    不等唐黎再问,营业员主动告诉她:“这药不能随便吃,尤其是男性,长期吃容易不举。”

    唐黎猜到这药是给谁吃的。

    她有些想笑。

    欧阳倩的善妒程度,远在自己想象之上,不能独占黎文彦,干脆让他硬不起来。

    果然啊,女人狠起来,比男人都可怕。

    哪天黎文彦发现自己废了,估计连想死的心都会有。

    唐黎不是大善人,自然不会跑去提醒黎文彦。

    下午,唐黎接到黎文彦的电话。

    黎文彦告知她,家里有事,叮嘱她晚上十点以后再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