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样会逼死夏夏的!”黎文彦的薄情超出欧阳倩想象,她红了眼眶:“夏夏是我们的女儿,还是第一个孩子,她从小那么懂事,只是做错一件事,你怎么能这样逼她?!”

    黎文彦怒:“我逼她?”

    想到如今的处境,黎文彦咬紧牙关:“她自己没害人之心,别人怎么可能逼得到她!”

    “本来好好的一家人,她偏偏要找人拐卖唐黎!我看你们是都忘了,唐黎也是我女儿,你们拐卖她之前,有没有问过我做父亲的想法?”

    欧阳倩听到黎文彦对唐黎一口一个“女儿”,多年来的委屈和愤怒上涌,自己为这个男人生儿育女,可是他呢?

    当年哄着自己去办离婚手续,一个转身又和唐茵结了婚!

    甚至,还和唐茵生下唐黎这个小野种!

    没有女人会大度到真容得下丈夫和小三的孩子!

    现在黎文彦把那个小野种称作女儿,却要把她的孩子送去疗养院,因为心寒,欧阳倩的手脚冰冷。

    “黎文彦,你没良心!”欧阳倩冲上前,双手扯着黎文彦的衬衫衣领,近乎歇斯底里:“我为你为这个家付出了多少,委屈自己多少,你和唐茵在滇南潇洒快活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我?我一个人带着夏夏,还要照顾你妈,到现在,还要和你在外面生的小杂种同住一个屋檐下!”

    听到唐茵的名字,黎文彦额际的青筋突突,拽下欧阳倩的双手,直接把人甩在沙发上!

    “你把女儿教成这幅德行,我还没跟你算账,你倒先和我撒起泼!”

    欧阳倩跌倒,原本梳理整齐的发髻凌乱,几缕发丝散落颊边。

    黎文彦看着她流露的狼狈和老态,毫不掩饰那股厌恶,手指着欧阳倩,怒气翻涌,压着声道:“如果不是看在多年的夫妻情分,我早就跟你离婚!”

    欧阳倩望向黎文彦,如坠冰窟。

    几十年的感情,黎文彦却说出这种话,凉薄至极!

    她那样掏心掏肺地对他,可他呢?

    他想当议员,自己出钱出力,用整个天颐为他做后盾,如今他却想一脚踢开自己!

    正是竞选的关键时候,黎文彦不想再闹出家庭失和的负面消息,再加上,宋柏彦对鸢儿有意,欧阳倩毕竟是鸢儿的母亲,所以,他克制着脾气,尽量用平和的语气道:“倘若夏夏不去疗养院,到时候,是黎家所有人陪着她被声讨!你护着这个女儿之前,有没有为你的小女儿想一想?”

    闻言,欧阳倩怔愣。

    黎文彦又道:“有个人贩子姐姐,家里还袒护,以后鸢儿要想和宋柏彦在一起,只会遭受越来越多的非议!”

    如果把黎盛夏送去疗养院,舆论上却是另一番情景。

    到时候,大家都会说,黎家大义灭亲。

    “你自己再好好想一想。”黎文彦拉开书房门,出去前,又和欧阳倩冷声道:“是让整个黎家的前程断送在你大女儿手里,还是暂时牺牲她换取全家的安宁,你自己考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