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文彦心头堆着事,听了女孩的软声细语,就像枯木逢了春,烦躁的情绪有所消退。一秒记住【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想起前些天在书房发生的事,黎文彦难免心痒痒,握着易宁的细腰捏了捏,暂时不再去管黎盛夏的事,只搂着女孩*:“既然不是偷听,怎么开口就这么问?”

    “只要是和议员有关的事,易宁都关心。”

    说着,蒋伊宁双手缠上黎文彦脖子,身体也贴上去:“易宁心里时刻想着议员,可是议员眼里从来没有易宁,只看得到夫人,易宁在黎家待下去也没意思,过两天还是搬出去的好。”

    黎文彦:“吃味了?”

    蒋伊宁没否认。

    年轻女孩的依赖和崇拜,还有话语里的嫉妒,让黎文彦的大男子主义得到满足,感觉自己瞬间年轻十岁。

    今天法庭上出现意外,黎盛夏的事注定不能善了,黎文彦对欧阳倩这个隐瞒自己颇多的妻子,心中的不耐也是越积越多。

    如果自己提前知道所有事,不至于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但欧阳倩的样子,明显清楚女儿干的好事!

    结婚几十年,欧阳倩又上了年纪,黎文彦对她的身体早就没了新鲜感,平时上床也是例行公事,要不然,他都是在外面找女人享受一番。

    现如今,家里多了个挠人的。

    看着伊宁白嫩的脖颈,黎文彦感觉下腹有股火在烧,低下头,亲着女孩的耳根,蒋伊宁没伸手去推,相反的,搂紧黎文彦的肩膀,发出一声喘息,似求饶又似娇嗔:“议员,放过人家……”

    黎文彦再也忍不住,直接把人压向一旁的书柜。

    他边解皮带,边掀起蒋伊宁的裙摆,左手已经伸进去:“真的不要?你下面可比你的嘴诚实。”

    蒋伊宁趴在书柜上,呼吸愈发喘:“议员欺负人!”

    说着,她夹紧自己的两条腿。

    也夹住了黎文彦的手。

    书房外,吴母恰巧拿着拖把上楼来。

    隔着那扇门,女人克制的娇喘声隐隐传来。

    吴母的脚步一顿,挨近书房,除了女人的叫声,还有男人的淫词秽语。

    透过门缝,吴母看清里面的情景。

    “议员好厉害!”蒋伊宁汗流浃背:“不行了!议员饶了我!”

    黎文彦被她的叫声刺激,动作更加蛮横。

    唐黎看到吴母来电,是下戏以后。

    等她回电话,吴母把家里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告诉她。

    傍晚,唐黎还未离开剧组,外面来了不少记者。

    黎盛夏的事越闹越大。

    作为拐卖案受害者,唐黎的关注度不少。

    唐黎没接受记者的采访,从拍摄场地的后门离开。

    与此同时,警局。

    黎盛夏坐在审问室里,无论警察问什么,她都拒不回答。

    见她如此不配合,一位刑警直接说:“我们的技术部门已经提取视频中的声音进行比对,哪怕你保持沉默,我们也有充分的证据控告你!”

    闻言,黎盛夏的双手攥紧。

    她是名门淑媛,是议员之女,怎么能这样去坐牢?!

    这样想着,她的右脸开始隐隐作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