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家里出来,黎文彦叮嘱老梁,并未直接去国会大厦,而是报了一个银行的地址。.『.

    半小时后,黎文彦进入了银行的保险库。

    黎文彦和银行工作人员各有一把钥匙,分别插入保险箱的柜门锁孔,在柜门开启的那瞬,工作人员立即回避。

    一时间,保险库内只剩下黎文彦。

    他先拉开最上方的抽屉,从里面取出一副手套。

    戴上手套以后,又打开下方那扇内置柜门,黎文彦蹲下来,沉甸甸的大抽屉也被他拉出来。

    抽屉里,不是金条或美元,而是几件表面斑驳的青铜器,还有五幅卷起的字画。

    黎文彦拿起其中一只夏商青铜爵。

    看似不起眼的旧物,放在外面却是价值百万的古器。

    这个保险柜,是他20年前开在这里的。

    放在里面的古董和字画,如果送去拍卖会上,拍卖总价绝对上亿。

    黎文彦放下青铜爵,又拿起一个画匣,拿出那幅出自大周朝画家之手的绢本仕女图,展开后,陈旧的绢布上,人物却惟妙惟肖,如果把这画送给沈梁,自然会让他喜出望外。

    只不过——

    黎文彦发出哼笑,一个沈梁还不足以让他奉上这幅市值数千万的画作。

    把画作重新收回匣子里,他的目光停留在那些青铜器上。

    这些东西,全是他从唐家拿来的。

    当年唐珅被他击毙,警方把唐家搜了个底朝天,只有他知道,唐珅喜欢收藏古玩,加上唐家本就颇有底蕴,这样的字画和古董不少。

    唐珅自己干的行当见不得光,不会把东西放去银行,只在外面买了一栋别墅专门存放古董。

    他和唐茵结婚后,唐珅带他去看过古董,也是变相地在告诉他,做唐家的女婿,对唐茵忠诚,将来必然不会亏待他。

    所以,等到唐珅出事,他趁着搜查的警方不注意,取走了唐珅书房里的那把钥匙,回到首都几个月,他重返滇南,拿走了别墅里便于携带的字画和古器,至于其它大件的,也被他私下陆续变卖。

    天颐交到欧阳倩手里的时候,规模不比现在,只是一家中型企业,等他变卖掉两件青铜器,把那笔钱交给欧阳倩,天颐才算真正发展起来。

    离开保险库,黎文彦拿走了那只青铜爵。

    这是他今晚送给沈梁的礼物。

    唐黎离开黎家,原打算去经纪公司,刚坐进车里,接到吴雪涵的电话,只能让司机改道去华府壹号。

    抵达公寓,唐黎开门进去。

    她发现有个中年男人坐在沙发上,微微一愣。

    对方也瞧见她,立即站起来,无论是面相还是穿着,透着一股淳朴。

    唐黎刚猜到对方身份,厨房门被打开,吴雪涵从里面出来。

    “阿黎你回来了!”

    话音未落,一个中年女人跟着从厨房出来。

    吴母看到唐黎,忍不住交握双手,举止有些拘谨,却还是露出一个道谢的笑容:“你就是唐黎吧?长得真漂亮,涵涵一直和我跟她爸说,你在学校就照顾她,还带她一起拍戏,现在又把公寓腾给她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