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片刻,唐黎突然命令:“你先躺下。”

    说着,已经去推宋柏彦的肩膀。

    宋柏彦搭在她脖颈处的大手缓缓下移,握在她腰际的同时,顺着唐黎手上的力道,被按在了大床上。

    唐黎还保持着跨坐的姿势。

    她的双手,按着宋柏彦衬衫下结实的胸膛。

    第一反应就是手感好。

    宋柏彦平躺着,任由她为所欲为,只不过,一双骨节分明的大手,从她的腰际转移到她大腿上。

    手掌贴上女孩滑腻的肌肤。

    唐黎低头,对上男人带着兴味的眼神。

    宋柏彦嘴角有些许笑意,唐黎被他这双深邃的眼睛看着,有些不好意思,故意阴测测地道:“你叫再大声都没用,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宋先生。

    唐黎伸手拿过床上另一个枕头。

    然后,盖在宋柏彦眼睛上。

    枕头下,是男人直挺的鼻梁和薄唇。

    几乎是下意识地,宋柏彦抬手要拿开枕头,他的手腕随即被抱住,女孩的声音传来:“你的眼神太可怕,现在好多了。”

    宋柏彦笑笑,也没再去掀枕头。

    唐黎盯着男人的嘴唇,尔后俯低身亲上去。

    这个吻在她看来,比以往任何一次都来得刺激。

    又有几分压抑味道。

    宋柏彦被她亲了会儿,终于揽过她的背,把人拉下来的时候,枕头从床边掉落。

    被吻得晕头转向,唐黎的手往下。

    最开始,她有些不适应。

    渐渐步入佳境。

    吻了会儿,宋柏彦放开她的唇。

    他拥着身上的女孩,感受到她手心的微凉。

    唐黎把头埋进宋柏彦脖颈处,没再说话,红着脸,犹如勤恳耕地的农民,哪怕是在夜间,依然不曾有丝毫的懈怠。

    许久,宋柏彦握上了她的右手腕。

    房间内异常安静。

    过了会儿,唐黎忽然问:“好了吗?”

    宋柏彦把她的小手拉上来,另一手搂着她肩膀,大概过去10分钟,他扯过被子,盖在唐黎有些凉的身上。

    尔后,把人放到一旁。

    唐黎裹着被子问:“我是不是该检查一下?”

    宋柏彦听了,不由地失笑。

    “真的想检查?”

    “……”

    唐黎用被子遮住口鼻,只用一双眼看他:“又不是没摸过。”

    宋柏彦笑,不再理会她的嘴上功夫,掀开被子下床,没继续留在客房,背对着她整理好衣衫,从床头柜上拿起皮带。

    唐黎已经坐起来。

    当宋柏彦取了皮带转身,唐黎放开被子扑过来,被抱住的刹那,整个人都挂在宋柏彦身上。

    男人的手轻握她腰肢:“不打算睡觉了?”

    “你留下来陪我。”

    说着,唐黎又提醒一句:“客房也有卫生间。”

    宋柏彦拥着她,片刻后才问她:“已经这么晚,还留下来?”

    “嗯,得讲睡前故事。”

    这一夜,宋柏彦离开客房,是凌晨三点多。

    唐黎早就睡熟。

    隔日,唐黎因为小腹不适醒过来。

    她有不好的预感,掀开被子,床单上果然沾了血迹。

    自从拍戏后,她的例假就不怎么规律,经常会提前几天,这次却早了不止一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