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黎躺在沙发上,胸口轻微起伏。

    宋柏彦的目光停留在她脸上,被她解读出珍视,然后听到他问自己:“真的不怕?”

    “……”唐黎点头。

    她的心脏,跳得越来越快。

    从未有过的经历,真正到来的那刻,羞赧早就被紧张淹没。

    唐黎不是一个身心年龄不到20岁的女孩,即便如此,当宋柏彦用拇指拂开她颊边发丝,这个小小的细节,已经让她情绪翻涌。

    不愿再像以前那样龟缩,她抬手攀上宋柏彦的肩膀。

    “真的想好了?”宋柏彦又问她。

    “嗯。”女孩的脸颊通红:“我已经做好准备。”

    宋柏彦见她一副如赴刑场的慷慨就义样,那双深邃的眼睛,注视着她灯光下过于晶亮的小鹿眼,染上几分揶揄:“从商埠跑回来,看来最重要的事是在这里。”

    这一刻,唐黎接不上这番打趣。

    她的脑袋空空,只想着接下来会怎么样。

    看着她流露出紧张,宋柏彦温缓磁性的嗓音传来:“事到如今,再想后悔已经来不及。”

    “不后悔。”唐黎回答。

    闻言,宋柏彦嘴边多出一抹浅笑。

    唐黎也轻弯唇瓣。

    她想告诉他自己的决心,不会再临阵脱逃。

    “也不怕疼?”宋柏彦忽然问。

    唐黎听了,双手不由地攥紧他衬衫,随即摇摇头。

    宋柏彦把她从沙发上打横抱起来。

    被放在床上的时候,唐黎扭头去瞧床边。

    宋柏彦已经在解皮带滑扣。

    看到这一幕,她的脸颊红透,感觉有股热血涌上大脑。

    正想着要不要自己把睡裙脱掉,皮带被宋柏彦解下放在床头柜上。

    宋柏彦俯身下来的时候,她心跳怦怦,直勾勾看着身上的男人。

    四目相对,唐黎有些气虚。

    是紧张到极致的体现。

    宋柏彦的声音响起:“害怕了?”

    “你在害怕?”她反问。

    宋柏彦笑,不知是被她的大胆逗笑,还是看穿了她的外强中干。

    当唐黎被吻住,下意识闭眼,呼吸不受控制地急促。

    宋柏彦并未真压在她身上,右手胳臂肘撑在她头侧,左手缓缓往下,从她的睡裙裙摆伸了进去。

    男人的手指骨节略粗,手掌也有茧子,不是没被宋柏彦摸过,但这次的意义不同,连带着她的感官也更加敏感。

    大手所到之处,皮肤激起一层颗粒。

    唐黎的双手揪紧床单。

    过了会儿,宋柏彦把大手从睡裙里撤出去。

    她看到西裤的纽扣被解开。

    唐黎感觉自己缺了氧,等她回过神,发现自己躺在被窝里,睡裙除了有些凌乱,依然穿在身上。

    至于宋柏彦,还俯身在她上方,衣衫也算整齐,唯一的变化是在被子下。

    唐黎感觉到,宋柏彦下面正顶着她。

    彼此并未坦诚相对。

    然而,这样隔着两层布料,反而让她更紧张。

    这种滋味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就像一件东西,虽然不是真的拥有,但是这样,不留缝隙地握在手里,还是觉得很美妙。

    随后,宋柏彦左手放进被窝,搂着她的腰压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