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文彦和欧阳倩的婚姻,并不像外面传得那般固若金汤。

    前世,唐黎也是在医院不小心撞破。

    有个年轻女孩挺着肚子上门,说怀了黎文彦的孩子,那天她去医院帮秦月茹配药,恰巧看到那一幕,一个怀孕六七个月的女孩跑出手术室,满身狼狈,不等她跑多远,已经被人钳制住拖回去。

    女孩的求救声,响彻医院的过道。

    可是,没人敢上前帮她。

    唐黎远远地,看到对方被强行拖进手术室。

    待手术室门关上,她瞧见了被盆栽挡住的黎盛夏和欧阳倩。

    虽然黎文彦没有圈养情妇,但他偶尔也在外面找女人,不投入感情,纯消费的那一种。

    那个怀孕的年轻女孩,也是黎文彦睡过的一个小姐。

    只是没想到,对方会怀上孩子。

    对方等肚子大了找来黎家,大有逼宫的意思。

    这辈子唐黎会知道城郊那个酒吧,就是从欧阳倩母女口中得知,那个叫央央的女孩,就是酒吧老板供的“货”,欧阳倩提起的时候,几乎恨之入骨,至于打掉对方的孩子,也是黎文彦默许的。

    因为央央怀的是女儿,黎文彦最不缺女儿,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况且这个孩子生下来,只会成为他的另外一个污点。

    那时候,欧阳倩也被查出怀有身孕。

    欧阳倩给黎文彦生下两个女儿,黎文彦嘴上不说,但他心里终究是想要一个儿子。

    尤其是事业成功的男人,更希望有儿子来继承自己的家业。

    所以,当央央找上门说怀的是儿子,黎文彦动过心思,想让她把孩子生下来,记在欧阳倩的名下,至于孩子的生母,再给一笔钱打发出国。

    黎文彦想得很好,欧阳倩却不见得乐意。

    唐黎这样的,她都视为眼中钉,更何况是外面女人生的儿子?

    黎盛夏很快把一份胎儿性别鉴定的结果书摆在黎文彦面前,结果显示,央央怀的是个女孩,与此同时,欧阳倩出现孕吐的症状,还开始喜欢吃酸,黎文彦也知道“酸儿辣女”的说法,也就由着黎盛夏母女带着央央来做引产手术。

    欧阳倩的确怀了孕。

    唐黎迎来那场火灾的时候,黎文彦已经抱上儿子。

    至于那个央央,怀的也是儿子,是黎盛夏在鉴定书上做了手脚。

    这桩往事,始终记在唐黎的脑海里。

    如果不是确定黎文彦和欧阳倩算不上真正的伉俪情深,她不会轻易做挑拨他们夫妻感情的事,就算做了,也不会有任何效果。

    酒吧老板很快回了信息:“确实有个叫央央的,高中刚毕业,在杂志社当临时模特,在我这里挂了单,你想要?[咧嘴]”

    不等她回复,酒吧老板又强调:“这次保证是原厂的,下面没动过刀。”

    “……”唐黎。

    随后,唐黎回道:“我这里有份文秘工作,你问她想不想干。”

    酒吧老板问:“哪儿的文秘?”

    “议员办公室。”

    第二天,唐黎早早地起床下了楼。

    黎文彦和欧阳倩在用早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