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章节订阅率不足70%的读者将看到防盗章(重复内容)】  黑榜是一师中学的专用语, 用来指代在全校主干道最显眼位置下的两座公示牌之一。

    其中一座是用来表彰优秀学生的, 譬如拿到了什么市级以上荣誉称号,或者是得到了什么省级以上奖项,被学生们戏称为“红榜”;与之相对的, 另一座则是用来宣布对违规违纪学生的惩罚措施的, 被称为“黑榜”。

    而对于闻煜风来说, 黑榜提名确实也不是什么稀罕事情了。

    李响自然深知这一点,从前也一样没在意过这个,只不过这一次却有点不同。

    “煜哥,”他神秘兮兮地凑到了闻煜风的身旁, “我听人说,这次你是因为高一的一个小姑娘, 跟负责军训的两个教官干了一架?”

    没等闻煜风接话, 李响又压低了声音:“他们说的那个小姑娘,不会就是你之前让我打听的那个‘秦晴’吧?”

    原本已经准备直接伏到浅灰色软垫上的闻煜风动作一顿, 过了两秒, 他微微眯起了眼,转头将目光定在了李响的脸上。

    “你在外面说什么了?”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

    被闻煜风那寒凉的目光一戳,李响拨浪鼓似的摇起头来——

    “我发誓, 就我知……啊不,就我和赵子睿知道,其他人我半点都没透露过。”

    “……”

    闻煜风视线在李响脸上打量了两秒, 确定对方神色不似有假之后, 他才点了下头。

    “……学校里怎么传的, 有人提她班级姓名了吗?”

    李响挠了挠头:“现在倒还没有。不过,我估计这个势头发展下去,很快就会有人去高一年级打听了。”

    闻煜风微皱了眉。

    过了几秒,他开口:“从里面挑个闹腾最厉害的,简单吓一下,杀鸡儆猴。”

    李响打了个指响,眼睛亮着:“没问题,我来办。”

    他刚准备转身回去,又半道儿停住了。

    “可是,煜哥,如果只是‘简单吓一下’,还有些不死心的怎么办?”

    “……”

    闻煜风懒散地哼笑了声,抬头,黑眸冰凉——

    “那就‘放学见’。”

    听了最后三个轻飘飘的字,李响反而是表情僵了一下。

    过了两秒他才回过神来,应着声回座位去了。

    临到坐下,李响表情还似哭似笑的。

    坐他旁边的赵子睿无意间看过来时,被李响那表情吓了一跳,反应过来之后没好气地问道:“你这是什么诡异模样?”

    “……你不懂我此刻心情。有点兴奋,还有点恐慌。”李响幽幽地转过视线,落到赵子睿脸上,“煜哥刚刚说,再有在外面乱嚼舌头还不听提醒的,就该‘放学见’了。”

    赵子睿闻言,眉毛一挑。

    “我要是记得不错,上一个被煜哥‘放学见’的就是你小子吧?怎么,阴影尚未消散?”

    “……”

    李响表情扭曲了下,最后才怨念地瞪了赵子睿一眼,“我那时候是少不更事,还年少轻狂,口出妄言……算了旧事不提我们还能做兄弟。”

    “做兄弟?别了。我还是趁早跟你断绝关系,保智商。”

    赵子睿冷笑着瞥了李响一眼。

    李响气的咬牙,然而当初那事情提起来也确实是他理亏,后来虽然被“教育”得有点惨,却没什么值得同情的。

    所以他努力深呼吸了几下,也就当没听见赵子睿的讽刺。

    “不过,你注没注意到,煜哥这两天在校的时间实在有点长得诡异了?”

    李响看了一眼教室前面的挂钟,“要是搁在往常,没有其他安排的话,煜哥怎么也得半下午才能出现在教室里吧?”

    “……”

    赵子睿闻言皱着眉看了一眼教室后门,“确实这两天出现频率越来越高——连齐璐璐都发现这点了。”

    李响顺着赵子睿的目光看了过去,正瞧见一个腰细腿长的高挑女生,穿着比其他学生似乎都短上了三公分的格子裙,此时正站在后门往里面眺。

    “齐璐璐?她怎么还没死心呐??”

    赵子睿瞥了李响一眼,冷笑:“那你那位凌雨凌大校花死心了吗?”

    “……”

    李响被他噎得无话可说,最后只能恶狠狠地瞪了赵子睿一眼。

    在两人说话的工夫里,齐璐璐已经从教室后门进来了。

    这会儿正是课间操,休息时间长得很,教室里也闹腾,齐璐璐没什么动静地就走到了闻煜风的桌旁。

    一师中学沿袭使用的是老式双人桌,闻煜风这儿倒是满满当当地霸占了一整张桌子。

    只不过除了他那个软垫和李响借放在他这儿的一沓杂志之外,桌上别无旁物。

    齐璐璐站到他面前时,闻煜风正垂着眼懒洋洋地翻着手里的杂志。

    清俊的侧颜弧线完美,但又看不出半分情绪。

    杂志里面净是些衣着暴露的女模,闻煜风翻了几页就放了回去,临了还面无表情地瞥了隔着一条过道的李响一眼。

    杂志大喇喇地扔在那儿,封面上全/裸的女/模儿正对着镜头搔/首/弄/姿。

    热爱搜集类似《花花公子》此类杂志的李响,羞愧地低下了他的头颅。

    ……他错了,他不该让煜哥背锅。

    下一次,至少他会学着包上一个看起来像教科书的书皮的。

    而站在过道的齐璐璐一瞧见被闻煜风扔到桌上的杂志,神情也有一瞬的不自在。

    只不过很快她就恢复过来,轻笑了声,微微俯身,秀美的双手撑到了闻煜风的书桌桌沿上。

    “我听说你喜欢军事类和格斗类的东西,这周末刚好有部这个题材的电影上映,票我已经买好了——位置也很不错,要不要一起去看?”

    闻煜风眼也未抬,声线疏懒。

    “没时间。”

    “……”齐璐璐脸上的笑容一滞,过了几秒她才调整回来,声音放得娇软:“那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再重新买票就是了。”

    “电影下架之前都没时间。”

    齐璐璐的神色变得有些嗔怨了,“那你都忙什么呢?难不成真是外面说的——你跟个高一的好了??”

    “……”

    闻煜风沉默了几秒,继而眼帘一掀,漆黑的眸子带着冰凉的色泽露了出来。

    即便是在这炎夏里,那眼神都让人无名地生出一股子寒意来。

    齐璐璐被男生的目光一慑,几乎忍不住想要退开一步。

    只是在那之前,闻煜风还是将自己心里暴躁的情绪压回去。

    他垂了眼,薄唇掀了起来。

    “看杂志,没时间。”

    修长的骨节在全/裸的封面女郎身上叩了叩,男生唇角弧度疏懒。

    眼睫遮着的眸子里,见不着半点笑色。

    听了这个明显是敷衍的答案,齐璐璐的脸色却缓和了许多。

    她弯下腰笑起来——

    “我就说嘛,怎么可能是那个叫‘秦晴’的小女生,听说看起来像棵没长开的小豆芽——她能有我好吗?”

    “……”

    这话音一落,旁边偷听的李响脸色一变,心道要坏。

    而如他所料,坐在最里面那排的闻煜风扣在杂志封面上的指腹渐渐泛了白。

    心底顾念着对方是个女性的理智,在此时终于悉数崩盘。

    他抬眼,神情寒峻,薄唇微动。

    声音冰冷而暴躁:

    “和她比…………你也配?”

    这个年纪的男生多是皮实,没少顶着这样的太阳在外面打球,勉强还能好些;而女生当中,除了个别巾帼不让须眉的,多数还是在这太阳底下蔫得不行。

    好不容易听教官说一声“休息”,不少女生顾不上别的,先去休息区拿了防晒霜给自己再抹上几层。

    这边秦晴也跟着大部队回了休息区,解了背包拿了矿泉水,仰起脸来喝了几口。

    只不过还没等她放下水来,身前先多了一道影儿。

    受昨天那人惊吓,秦晴本能地心跳一乱,然后便被最后一口水呛得不轻。

    “哎,你没事吧?”

    站到她身旁的女生连忙问道。

    呛出来的咳嗽平复下去之后,秦晴在让人眼晕的阳光里定睛一看。

    是个有点面熟的女生,应该是一个班的。

    秦晴松了口气,摇了摇头,咬着唇露出个安静的笑容来。

    “没事的。”

    那女生一听秦晴开口,也挂起笑脸,坐到了秦晴身旁的高高的石阶上。

    “我叫卓安可,你呢?”

    秦晴刚要开口,那女生又眯着眼睛笑起来:“你不说我也知道,你叫秦晴。”

    “……”

    秦晴眨了眨眼。

    她的性格多少是有点古怪的——只有在完全不会相干的陌生人和最熟的同龄朋友间,才能放得开自己;而如果换了同班同学这种有一些关系但又不够亲近的存在,她往往会显得无措。

    只不过她已经习惯了用沉默来掩饰无措,所以落在旁人眼里,只会觉得这个女孩儿不好相处也不好接近。

    这也是为什么,初中三年,能跟秦晴相熟的只有一个性格大大咧咧的林曼雪了。

    而此时这个卓安可,显然在性格上跟林曼雪有不少共通之处——

    譬如,在秦晴的无应答下也能自说自话这一点。

    “我们班里所有人都知道你的名字啦。”

    卓安可伸手在空中划了一个圈,然后眯着眼睛笑着转向秦晴,“你可是在暑假前就已经在我们年级出了名的——年级第一哎,还是个女生。”

    秦晴听到这儿,脸上柔软而无害的笑滞了下,然后她抿了下唇,望向卓安可。

    黑白分明的眸仁里带着星星点点的认真。

    “是男生还是女生,不应该这样区别的。”

    “哎?”

    卓安可一怔。

    “……”

    秦晴想再说些什么,只是犹豫了一下之后,那些话就错过了最合适的机会。

    她便也抿住唇,没有再开口。

    想了几秒,卓安可大概懂了秦晴的意思,她没在意地摇了摇脑袋,笑着转移了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