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不足60%的读者将看到防盗章, 更新24小时后恢复正常】

    好不容易听教官说一声“休息”, 不少女生顾不上别的,先去休息区拿了防晒霜给自己再抹上几层。 ̄︶︺sんцつ

    这边秦晴也跟着大部队回了休息区, 解了背包拿了矿泉水, 仰起脸来喝了几口。

    只不过还没等她放下水来, 身前先多了一道影儿。

    受昨天那人惊吓, 秦晴本能地心跳一乱, 然后便被最后一口水呛得不轻。

    “哎,你没事吧?”

    站到她身旁的女生连忙问道。

    呛出来的咳嗽平复下去之后, 秦晴在让人眼晕的阳光里定睛一看。

    是个有点面熟的女生,应该是一个班的。

    秦晴松了口气,摇了摇头, 咬着唇露出个安静的笑容来。

    “没事的。”

    那女生一听秦晴开口, 也挂起笑脸, 坐到了秦晴身旁的高高的石阶上。

    “我叫卓安可,你呢?”

    秦晴刚要开口,那女生又眯着眼睛笑起来:“你不说我也知道, 你叫秦晴。”

    “……”

    秦晴眨了眨眼。

    她的性格多少是有点古怪的——只有在完全不会相干的陌生人和最熟的同龄朋友间,才能放得开自己;而如果换了同班同学这种有一些关系但又不够亲近的存在, 她往往会显得无措。

    只不过她已经习惯了用沉默来掩饰无措,所以落在旁人眼里, 只会觉得这个女孩儿不好相处也不好接近。

    这也是为什么, 初中三年, 能跟秦晴相熟的只有一个性格大大咧咧的林曼雪了。

    而此时这个卓安可, 显然在性格上跟林曼雪有不少共通之处——

    譬如,在秦晴的无应答下也能自说自话这一点。

    “我们班里所有人都知道你的名字啦。”

    卓安可伸手在空中划了一个圈,然后眯着眼睛笑着转向秦晴,“你可是在暑假前就已经在我们年级出了名的——年级第一哎,还是个女生。”

    秦晴听到这儿,脸上柔软而无害的笑滞了下,然后她抿了下唇,望向卓安可。

    黑白分明的眸仁里带着星星点点的认真。

    “是男生还是女生,不应该这样区别的。”

    “哎?”

    卓安可一怔。

    “……”

    秦晴想再说些什么,只是犹豫了一下之后,那些话就错过了最合适的机会。

    她便也抿住唇,没有再开口。

    想了几秒,卓安可大概懂了秦晴的意思,她没在意地摇了摇脑袋,笑着转移了话题。

    “我看你都没有抹防晒霜,是忘记带了吗?”

    对于对方还肯继续交谈,秦晴有些意外。

    她抬起视线来。

    “没有。……我没抹过防晒。”

    卓安可感慨地打量了秦晴一遍,“你这么白,竟然在夏天都没抹过防晒霜??”

    “……”秦晴诚实地点了点头。

    卓安可倏然倾身,脸贴脸凑了上来。

    秦晴吓了一跳,差点原地站起身来,却是被卓安可之后惊喜的感叹又压了回去——

    “你皮肤也很好哎!你可千万别跟我说你都不用护肤品的。”

    “……”

    距离实在太近,秦晴忍不住往后避了避,脸颊也微红。

    “唉,天生丽质啊……性格还这么可爱。”卓安可摇着头很是感慨地转了回去,“难怪那人会惦记……”

    卓安可最后一句话的声音虽然压得很轻,秦晴还是听进了耳朵里。

    她微微蹙起眉心,转向卓安可:“你……”

    话音未竟,卓安可笑嘻嘻地转了回来。

    “所以,你跟闻煜风到底什么关系啊?”

    秦晴眸光一闪,继而垂了眼。

    “我不认识他。”

    卓安可表情夸张:“怎么可能,他昨天可——”

    “不认识啊……”

    一个带着低哑磁性的笑意的嗓音打断了卓安可的话,蓦地在两人的身后响起。

    秦晴和卓安可同时受惊而向两人的中后方转身——

    穿着高中部校服的男生松着领带,此时正坐在比她们高了两个大石阶的位置上。见两人回转,他向前俯身,双手在膝前一搭,挽到了手肘位置的校服衬衫露出了白皙漂亮的肌肉线条,一直延伸到自然垂下的修长十指上。

    薄唇掀起的弧度带着点似笑非笑的疏懒味道,湛黑的眸子则是一瞬不瞬地盯在秦晴的身上。

    ——

    “你确定?”

    秦晴被那眼神盯得一毛,本能地就要站起身来跑掉。

    还没等她动作,身后一声尖锐的哨声响起。

    是教官吹响的集合哨。

    秦晴从来没有哪一刻觉着这世上能有如此美妙的声音,几乎是以最快的速度起身就跑。

    一直穿过塑胶跑道,进了操场训练区,她才心有余悸地停了下来。

    秦晴回头看看。

    嗯,没追上来。

    ……毕竟高一训练区,还有专门教官在训练区边上看着呢,料想那人也进不来。

    秦晴这么安慰着自己,收回视线。

    “你!”

    教官的声音突然朝着这个方向响起。

    秦晴条件反射地抬了眼,便跟教官的视线撞了个正着。

    看见军训帽下面是个长相可爱眼神无辜的小姑娘,教官原本刚硬的语气不自觉地放软了点。

    “水杯不能带进训练区,这个没强调过吗?”

    “……”

    秦晴懵了一下,若有所感地低头看去。

    矿泉水瓶被她紧紧地攥在手心。

    ——刚刚跑急了,忘了放。

    秦晴脸颊顿时烫了起来,伴着身后同学们并无恶意的笑声,她红着脸快步跑向休息区。

    只不过越接近,她就越能感受到一束让人不安的目光随着她的身形移动。

    秦晴的脚步不由自主地慢下,然后抬起眼望过去。

    那人仍旧是那副似笑非笑意态疏懒的模样,只不过不同于之前的姿势,此时男生正坐在从下数第三层的大石阶上,线条漂亮的小臂撑在身后。上身后仰,下颌微抬,黑眸半垂,薄唇斜勾。

    张扬而恣肆,却又让人不得不承认——张扬在合适的年岁,也有着恣肆的资本,一个散漫笑容便足以让人移不开眼。

    秦晴抿了抿唇,慢腾腾地挪过去,隔着还远就把水瓶放在地上,然后转身跑回去了。

    闻煜风坐在石阶上看见女孩儿反应,忍不住笑着后仰抬头,看向天空。

    ——

    真可爱。

    像只仓皇逃窜的水晶兔子。

    秦晴这边回到训练区时,还是迎着全班若有深意的眼神回去的。

    毕竟外班离着远,即便模糊看到了两人身形交汇也未必多想,但他们不一样。

    ——昨天第一天开学,十五班全体同学可是亲眼见证着高中部这个闻名一师内外的校霸,跟他们班里的小才女亲近互动的。

    若说这两人没有关系,他们绝对不相信。

    只不过没多久,众人的心思就被迫从八卦上收回来了——

    教官们趁学生休息时已经开了会,此时宣布指令:

    在操场内进行军训的这几个班级,全员按顺序分批次跑步训练。

    这指令一出,整个操场上怨声载道。

    只可惜民意没能上达天听,命令被强制执行,被扔在足球场上的这几个班级只能拉开队伍,开始顶着毒烈的太阳生不如死地跑起操来。

    还得边跑边喊口号。

    不到一圈,秦晴和其他几个学生就已经被大部队拉开距离了。

    而秦晴是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一个——独自一人远远地缀在大部队后面,成了孤零零的小尾巴。

    对于这结果,秦晴本人一点都不意外。

    在初中时候,只要跑八百米,每一次她一定能坚守最后批次,更多时候是惨白着小脸走完全程。

    通常在距离400米“极点”位置还有100米的时候,她的极限就已经到了。

    这次也不例外。

    秦晴脸色微白地调整着呼吸,气管的位置却已经反馈回刺痛的感受;她费力地将手臂前后摆动的幅度加大,却只是徒劳让身体和精神更疲劳了些。

    每一次都能在普通的跑步运动中体会濒死感,这种经历大概也是少有吧……

    秦晴在心底苦笑。

    她实在坚持不下去了,索性放弃吧,反正——

    还没等秦晴这个想法完全成形,她就再一次感受到了熟悉的温度。

    ——单以眼神都能给人灼热感的那种温度。

    她咬着下唇抬起视线,并不意外地看见了休息区的那道修长人影。

    那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台阶下面了,手里拎着瓶秦晴再眼熟不过的矿泉水,冲着她轻轻晃了下。

    旁边有两个教官目光不善地看着男生,看起来随时准备在对方踏入训练区时就冲上去把人“拿下”。

    秦晴被自己这个想法逗得想笑,但困于身体疲劳,最后也只是极浅地弯了一下唇角。

    然后她便转回视线去。

    很想放弃……可是不想在这个人面前放弃。

    至于会有这种想法的原因是什么,秦晴却已经没力气去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