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御叶收回了眼泪,然后拿起三明治往嘴里塞,这个味道还是原来的味道一点都没有变,还是她喜欢的味道,特别感动地对着上官敏说“舅妈,谢谢你。”

    “谢什么,乖,吃完了就跟着珩儿去上学。”上官敏不喜欢水御叶说客套话,都是一家人没有什么谢不谢。

    “妈,我可不可以不去送?她又不是不会开车。”水御珩听到要送水御叶去上学,他的内心就是拒绝的,他真的不想跟水御叶单独待在一起。每次跟她待在一次他就感觉无法呼吸。

    “珩儿,你送一下又不会怎样,万一叶儿在路上有事呢?”上官敏她就不明白了为什么水御珩这么讨厌水御叶,以前她都没有感觉到水御珩讨厌水御叶,但是这次她严重感觉,她怎么也想不明白。

    “我送她就没有危险,要死是两个人一起死。”水御珩喝着牛奶小声的嘀咕着,讨厌上官敏向着水御叶,他就不明白了水御叶有什么好的?他完完全全看不出来,除了能装还会别的呢?

    更不明白的是上官敏把水御叶当做宝贝似的,她要明白谁才是她亲生,怎能胳膊往外拽,竟然比对亲生的还要好,这有对水御叶更讨厌了,真是一个虚伪的女人。

    “你在说什么?”上官敏没有听清,但是隐隐约约能听到他嘀咕着什么死不死,反正肯定又是难听的话,不然他也不会嘀咕。

    “没什么没什么,我说我送,可以了吧。”水御凌才不会傻到告诉上官敏事实,这要是告诉了,肯定又少不了一顿骂。不然,就先让她高兴高兴,哪怕他在怎么不愿意跟水御叶待在一起。但是,为了上官敏,他愿意。

    “太棒了,不亏是我的儿子,这个荷包蛋奖励你的。”上官敏将刚刚煎出来的荷包蛋放在了水御凌的碗中。

    水御凌睁大了眼睛看着碗里的荷包蛋又抬头看了看上官敏,内心是激动无比,荷包蛋,荷包蛋,他有多久没有吃荷包蛋了。这是他的最爱。

    “行了,别大眼睁小眼,快快快,快点吃,吃完赶紧送叶儿去学校。”上官敏看时间不多了,赶紧催促水御凌赶紧吃,一个早点竟然吃了半个小时,还有谁比他们慢的,这个速度简直了。

    水御凌将水御叶安全的送到学校的门口,水御凌下车之后,就直接转身回家。

    “表哥,你不送我进去吗?”水御叶用祈求的眼神看着水御叶,她不想一个人进教室,她不喜欢同学用另类的眼神看着她,她很讨厌这样的感觉。

    “水御叶,我能送你到学校门口就不错了,你别得寸进尺。”水御凌就知道水御叶的目的没有那么简单,就知道她还有别的要求,她觉得它会这么听她的话,说送她进去就进去吗?她未免想的也太天真了吧。

    “表哥,求求你了,你就送我进去吧。”水御叶的目的很简单,她就是想让冬叶玉看看她的表哥,上次答应了她就一定要让她看到,不然就对她守信了。

    水御凌理都没有理水御叶转身就走,花翎雨薰与水御凌擦身而过,水御凌感觉到与他擦肩而过的女生很熟悉,停住了脚步转身又回去。

    水御叶见水御凌又回来,她高兴的抓住水御凌的手“表哥,你是不是要送我进去了?”她就知道水御凌一定会答应了,没想到真的答应了呢。

    “放开。”谁曾料到这一切都是水御叶自作多情,水御凌愤怒的松开了水御叶的手,他走进了学校里面,想寻找刚刚与他擦肩而过的女生,可是怎么找都找不到。

    水御叶疑惑的看着水御凌,他这是在找什么东西吗?她跑过去询问水御凌“表哥你在找什么,需要我的帮忙吗?”只要能帮到,她一定会尽力的去帮水御凌。只要他能高兴起来,不管做什么她都愿意。

    “你认识刚刚与我擦肩而过的女生吗?”无论如何,他一定要找出刚刚那个女生,她身上的味道与水御柒一模一样,他怀疑刚刚的那个女生就是水御柒,他的柒柒还没有死。

    “刚刚?”水御叶努力的回想谁与水御凌擦肩而过了,刚刚是不是花翎雨薰与他擦肩,又是那个女人,绝对不能让她跟水御凌见面,不然她就会把水御凌勾走。不行,水御凌是她现在唯一的寄托。怎能容许别人抢走他?她才不允许任何人这么做,只要她一天还在世。

    多希望水御凌能够单身一辈子,不然这一辈子都是她的,希望能将水御凌关起来养着,她不喜欢水御凌出来露面,这会儿,已经有很多女生围着他转,小时候也是这样,长大后依旧是这样的,水御凌的颜值一直都在线,分分钟就能勾走一个女孩子的心。

    “水御叶,你看到了吗?”水御凌还在满操场上得寻找,就是刚刚的事儿,能跑去哪呢,他的柒柒去哪儿了呢?

    “我没有看到。”水御叶摇了摇头对水御凌说,绝对不能让他见到花翎雨薰,虽然她很不想承认花翎雨薰的颜值要比她高,但事实证明她就是要比她高,所以,就更加不能让水御凌与她见面。不然,她的男神就被花翎雨薰给勾走了。

    “我刚刚看到了柒柒,我的柒柒还没有死,水御叶,你看到了吗?”水御凌刚刚的感觉没有错,那就是水御柒,可是为什么现在却没有看到,她去哪儿呢?难道又要跟小时候一样躲起来吗?

    “怎么可能?表哥,你是不是感觉错了?柒柒姐姐怎么可能会在这儿,她在很早以前就已经死了。”水御叶不相信的摇摇头,他肯定是看错了,水御柒怎么可能会在这儿,怎么可能会这么巧合,水御柒都已经死了这么久,为什么他们还没有从水御柒的死中离去,水御浩和文婧婧没走出来也就算了。现在,连水御凌也是这样的。

    更可恶的是水御浩竟然将花翎雨薰人称水御柒,这是想水御柒想到发疯了吧,看到相似的就认为就是水御柒,一点辨识力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