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不爱你了?”花翎雨薰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花翎诗梨怎么看出来她不爱她了,她可没有说过她不爱花翎诗梨了。

    “你啊,你看看,你抱着汐姐姐就是不抱我。”花翎诗梨嘟着自己的嘴巴哭诉着自己的委屈,花翎雨薰可是很少很少很少抱过她,少到可怜的那种,她原以为是因为花翎雨薰不喜欢别人碰她,但除了凌夙镜铭,可是结果,花翎雨薰竟然抱着花翎若汐,她能不吃醋吗?

    “好了,来抱抱你。”花翎雨薰扶额,原来是为了这件事而委屈,还以为什么大事了,这个傻姑娘。花翎松开了花翎若汐的拥抱,站了起来走在花翎诗梨的面前,因为花翎诗梨是坐在床上,所以花翎雨薰俯下身抱着花翎诗梨。

    花翎诗梨感觉这个怀抱真的温暖,暖到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着,这是花翎雨薰第一次抱她,她当然得要好好的享受这个怀抱。

    过了许久,花翎雨薰松开了她,却见花翎诗梨的眼眶还残留着泪水。花翎雨薰下意识的为她擦拭着泪水“傻姑娘,哭什么?一个怀抱竟然被感动成这样。”

    在她们当中就属花翎诗梨最爱哭,但只会在她最喜欢的人哭,外人没有谁见过花翎诗梨哭过,也是在她们三人当中,也属花翎诗梨最脆弱,如果她的病又犯了,很有可能会离开她们,所以她跟花翎若汐拼了命都要保花翎诗梨的周全,更希望冷魅云熙能够好好的对待她,花翎诗梨从小就与外界有很少的接触,除了他们几人很少跟其他人说说话什么的。

    “薰姐姐,你不懂,因为你从来没有抱过我,我有好多次都幻想着薰姐姐的怀抱,到底是温暖还是温暖呢,结果今天终于如愿以偿了,我当然很感动,而且薰姐姐你的怀抱真的温暖,有种陷入其中的感觉,无法自拔。”花翎诗梨一边说一边用纸擦拭着眼泪,真希望每天都能跟花翎雨薰拥抱,她对花翎雨薰的怀抱幻想了n次,有时候想着想着都能把自己逗笑,完全陷入自己的幻想中。

    “我的怀抱真的很温暖吗?”花翎雨薰不敢置信,她的怀抱真的可以暖到流泪吗?花翎雨薰下意识的看着花翎若汐,想寻求答案。

    结果,花翎若汐猛点头,花翎若汐认同花翎诗梨说的任何话,花翎雨薰的怀抱真的很温暖,是那种让人迷恋的怀抱。

    “你们怕是有毒。”花翎雨薰才不信她们的话呢,竟然能暖到流泪,不敢置信。之后又坐回了电脑桌前,一秒入戏,本是有点微笑的表情现在完全是面无表情。

    花翎若汐对花翎诗梨使了一个眼神,示意花翎诗梨下去,不再去打扰花翎雨薰的工作,花翎雨薰一旦工作起来就会忘我,所以她们还是先走好了。

    花翎诗梨点了点头,拉着花翎若汐的手蹑手蹑脚的下了楼,然后轻轻的关上了门,当关上门之后才敢呼吸,先前在花翎雨薰的房间深怕会打扰到她,因为一旦打扰她的话,她的脾气就不是很好。

    花翎若汐睁大了眼睛,没想到久朗无殇还在这里,他这是不打算回自己的城堡了吗?竟然能在她们的别墅带上一整天,这一点也不像是久朗无殇的作风,她记得以前久朗无殇待不到几分钟就会有任务之类的,然而今天怎么破纪录了竟然一直坐在沙发上。

    “殇哥哥,难道你没有事吗?”花翎若汐坐在沙发上,询问着久朗无殇,看了一眼早上久朗无殇买的零食,然后拿起一包零食就往嘴里塞。

    “今天没任务。”久朗无殇将那些任务全部推掉了,他想在这儿待上一天,哪怕不在花翎雨薰的身边,那最起码可以跟她待在同一个屋檐下,他的心里也会很满足的。

    “你是推掉了,还是真的没任务。”花翎若汐才不会信他的话,他的话没有半句是真的,就如同那件事明明是他做的却还要否认不是他做的。

    “你想说什么?亦或是你想问什么?”久朗无殇特别好奇有没有任务关她什么事?花翎若汐一向都不去过问他是否有任务,今天怎么突然这么关心他?难道……

    “你是不是喜欢我。”这句话不仅把花翎若汐逗笑也把自己逗笑了,这句话说出来怎么感觉怪别扭的。

    “噗……”花翎若汐听到这句话嘴里的零食全部吐了出来,天呐,他怎么能这么自恋,她偶尔关心一下,竟然让他想到她喜欢他,什么脑子,脑子里都装了些什么?

    “殇哥哥,你脑子在想什么?我是个有家室的人。”花翎若汐有想打久朗无殇的心都有了,她可是有家室的人,怎么可能还会喜欢上久朗无殇,就算她没有男朋友,她也不可能会喜欢上久朗无殇的,他可是她的殇哥哥。

    “你看,男未婚女未嫁的,结婚了也一样可以离婚。”久朗无殇慢慢的靠近了花翎若汐,眼见快要亲上的感觉,久朗无殇又慢慢的退了回去,他只是逗一下花翎若汐,不必当真。

    “你走开,殇哥哥,别带坏我,我还是个纯洁的孩子,我对千羽悠澈忠心不二,休想拆散我们。”花翎若汐用力的推开久朗无殇,被他这么一说搞得跟真的似的,感觉莫名其妙。

    花翎诗梨坐在一旁看着他们怼来怼去的,一边吃着零食一边观看这一场戏。

    “你想多了,我怎么可能会喜欢你?我是有喜欢的人。”他不过是开个玩笑而已,花翎若汐竟然当真了,他只对花翎雨薰感兴趣,其他的女孩丝毫不敢兴趣。

    “我知道,你喜欢的是薰姐姐,可是薰姐姐也有喜欢的人,你不可能拆散他们,花翎家族一生只能爱一个人,所以让想薰爱上你,比登天还难。”花翎若汐怎么会不知道久朗无殇是在跟她开玩笑,她还是了解久朗无殇的为人,他不是那种轻易拆散别人的人,除了他喜欢的人,换做任何人一个人都会像久朗无殇这么做,所以将心比心,久朗无殇也没有做错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