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翎若汐和花翎诗梨立马跑到花翎雨薰的房间,在光门之前,也不忘探个头看一看久朗无殇有没有跟上来,发现并没有,才叹了一口气,轻轻的关上了门。

    花翎若汐坐在花翎雨薰的床上,看着她的背影说道“薰,你怎么原谅殇哥哥?这不是你的作风啊。”这完完全全不是花翎雨薰的作风,要换做以前花翎雨薰早就把久朗无殇赶出家门,怎么容许他在她的家。

    “你又不是不知道他的脸皮有多厚,我又不是没有赶他出去,他说就算赶他走他也不会走的。”花翎雨薰叹了一口气,她何尝不想将久朗无殇赶出去,可是他的脸皮过厚,她也没有办法,就让他待着吧,大不了不跟他说话不就好了吗?

    “那倒也是,殇哥哥的脸皮是真的挺厚的。”花翎若汐非常赞同花翎雨薰的说法,她已经见识了久朗无殇的脸皮,所以花翎雨薰说的一点也不错。

    “哈秋。”久朗无殇打了一个特别响的喷嚏,他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一眼那紧闭的房间,“肯定是她们在骂我。”说完之后,又看着手中的报纸,管她们怎么说他,指不定现在她们特别嫌弃他。

    “不过,薰姐姐,你找我们不是为了这件事吧。”花翎诗梨赶紧转移话题,再聊久朗无殇的话题,恐怕又是个没完没了的,她猜想,花翎雨薰来找他们绝对不是为了这个事,可能比久朗无殇的这件事还要严重。

    “对,今天我去铭的订婚仪式,有个男人说我是她的女儿。”这种事当然要她们三姐妹好好的商量,究竟要怎么解决这件事。

    “what?你不是说你没有亲生父母吗?为什么今天又冒出了一个父亲?”花翎若汐惊到了,当她听到花翎雨薰说有个亲生父亲来找她的时候,她的嘴巴已经大的可以塞下一个小鸡蛋。

    “我也不知道啊,我十年前的记忆全部都没有,我也不清楚我是否有亲生父母,如果我真的有,那么我怎么会在大海的旁边被母后救起。”花翎雨薰不管怎么去想都已经想不起十年前的记忆,她都在开始怀疑,十年前她有活着吗?怎么能忘记?而且更奇怪的是,为什么她会在大海的旁边,并且头上有伤,只有人陷害了她吗?

    “难道你本身就已经失忆了?”这是在花翎若汐想出的第一句话,恐怕应该就就是失忆了,不然不会忘记十年前的记忆,十年前的记忆她可是记得非常的清楚,那个让她死的地方,那一场大雪差点死在那里。

    “不排除。”花翎雨薰有些赞同花翎若汐,恐怕除了这个解释就找不到别的理由说服她。

    “那你查到了水御浩的资料吗?”既然他说花翎雨薰是他的女儿,那么应该要调查他的身份看水御浩是否说的是真的。

    “查到一些,他的确失去了一个女儿,据说是死了,但是他并没有对外界透露他的女儿已经去了另一个地方。”花翎雨薰盯着电脑看着水御浩的资料,她可是花了一点力才找到这些,水御浩的资料也上了蛮多的密码,凭着她的聪明才智还解开了这些密码,才找了这么一些资料。

    “还有吗?”花翎若汐撑着一个头仔细的聆听花翎雨薰阐述水御浩的资料。肯定不止这些,面对一个大人物的人,肯定是有很信息的。

    “还有就是自从他们的女儿不在了,他们的公司就全权交给水御嘉,而且水御浩的妻子文婧婧,精神状态不是很好,所以才没有办法将公司交给水御嘉,水御浩天天待家里照顾妻子。没有了,就是这些资料。”这些资料还是她废了一点劲儿才找到的,其他的不管她怎么破都破解不了。而且水御浩还有着水御柒的照片,她怎么破解都破解不了,索性就不管他了。

    “怎么会?水御浩保守的这么好?”花翎若汐之所以觉得不可能是因为什么事都难不倒花翎雨薰,花翎雨薰是电脑高手,没人比得过她,水御浩的身份竟然这么神秘。

    “嗯。”花翎雨薰点了点头,水御浩的确是个很难解决的人,他的身份远远超出她们的想象。

    “那他是不是在骗你?怎么可能这么快就确认你就是他的女儿,没凭没据怎么能判断你就是他的女儿。”既然精神状态不是很好,那说不定水御浩肯定把很多女孩都认成了水御柒那也不是没有可能啊,什么都皆有可能。

    “看他的样子不像是骗人,先前我一度认为他是因为思念女儿过度,所以才会认错人,不过他的答案为我解说了一切。”花翎雨薰此时是半信半疑,她不知道水御浩说的是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那么水御浩当初为什么要抛弃她,看他的那个样子应该是特别喜欢水御柒,所以这一点她一直没弄明白。

    “所以薰姐姐你相信了他的话吗?”花翎若汐看花翎雨薰否认了她的话,她隐隐感觉花翎雨薰是有些认同水御浩的。那么如果水御浩真是她的父亲,她会不会离开她和花翎诗梨?

    “那倒没有,我怎么可能轻而易举的就相信水御浩的话,就算他真是我的父亲,我也不会离开你们的,这个你们放心。”花翎雨薰怎么会不知道花翎若汐的心里是怎么想的,就算水御浩真的是她的父亲,她也不可能会离开花翎若汐她们,她们可是花翎雨薰这辈子最重要的人,不可能说抛弃就抛弃,而且还要帮她们复仇,复仇是她们这一辈子最重要的目标,谁都不能让她们放弃。

    “那就好,我就知道薰肯定会不舍的我们的。”花翎若汐得到了最安心的答案,激动的抱住花翎雨薰的脖子,对她是又亲又抱的。

    “薰姐姐,你不爱我了。”花翎诗梨超级委屈的看着花翎雨薰,仿佛全世界的人都不爱她了,可怜巴巴的望着花翎雨薰能施舍点爱给她,看着花翎若汐跟花翎雨薰有说有笑的,心中不是一个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