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辈子他不奢望能跟花翎若汐在一起,只希望她能过得开心,希望找到比他更好的男人,下辈子,下辈子,他一定会好好的爱她,好好的保护她,好好的拥有她。

    “千羽悠澈在哪?”花翎雨薰毫不留情的将病房的门踢开,瞬间那个门被踢得四分五裂,赵心悦以及赵妈妈睁大了双眼看着那个被踢坏了的门。

    能踢坏此门的女人肯定不简单,这得有多大的力气才能将这个门踢得四分五裂?太恐怖了。

    赵心悦盯着花翎雨薰好久好久,感觉好像在哪里看到过,很熟悉的感觉,在哪里看过呢,呀,突然赵心悦一个灵光,她是花翎若汐的姐姐花翎雨薰,她来这儿干什么?

    赵心悦有些担心的扭头看向千羽悠澈,此时的千羽悠澈人可能被花翎雨薰踢门而入的声音吓到了,立马坐了起来带有睡意的看向花翎雨薰,见到是花翎雨薰来了,睡意立马就没了,然后从床上下来,理了理衣服。因为花翎雨薰的气场太大了,声音都有些颤抖。

    “薰,你怎么知道这个地方?”不过他猜也猜得到,花翎雨薰是为了什么事而来,他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头一直低着,不敢抬起头看着花翎雨薰,毕竟是他提出的分手,自然有些畏惧花翎雨薰。

    “啪。”花翎雨薰什么话都没说,就给了千羽悠澈一个巴掌,这一巴掌花翎雨薰都不嫌够,但是她尊重他是花翎若汐最喜欢的男人,她还是要忍住一点。

    赵心悦以及赵妈妈震惊的捂住了嘴,听着声音都能感觉那是多么的痛,真的很响很响,响到了引来了许多人的围观,现在的人都喜欢凑点热闹,一脸懵逼的看着里头,所有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连赵心悦以及赵妈妈都是一脸懵。

    都被那巴掌声吓得不敢说话,脑子都停止了运行。

    “说,你为什么要跟汐儿分手?难道你不知道汐儿有多么的爱你吗?”花翎雨薰想把千羽悠澈打醒,真不知道他是哪来的勇气居然跟花翎若汐分手?花翎若汐哪里对不起了他,怎么那么对待花翎若汐?

    她本想不插手这件事,可是她实在是咽下这口气,所以调查了千羽悠澈的所谓位置,没想到刚跟花翎若汐分手,转眼间就跟别的女人在一起。真是一个典型的渣男,亏花翎若汐还那么喜欢他,真是瞎了眼。

    “因为不爱了。”这是一个最烂最烂的借口,他说这句话有谁会相信,就连赵心悦都不相信,毕竟他们的爱情是众人都所知的,可是这个烂借口在花翎雨薰这儿根本就不管用,你觉得,花翎雨薰会管这些吗?她要的是合理的理由,这种看理由别想搪塞她。

    “你以为我会信吗?说吧,是不是因为这个女人?你可要想明白,这个女人是你的表妹,你们是表兄妹的关系,你们在一起就是*,我不相信你不会明白这个道理。”花翎雨薰会相信他的那个烂借口吗?他跟冬叶玉在一起,也不能跟赵心悦在一起啊,他们可是表兄妹,他们如果在一起会被世人取笑的。

    “我不怕那些,因为我爱悦悦。”千羽悠澈才不会管那些流言蜚语,随他们怎么说,他现在只想好好的待在赵心悦的身边,这样才能好好的保护花翎若汐,只要跟赵心悦在一起,能换来花翎若汐的安全,别说是在一起,就算是结婚他也会值得去做。

    “爱她?千羽悠澈你不觉得这个回答很好笑吗?你跟汐儿在一起的时候,我可没有听到你说你爱赵心悦。”千羽悠澈会爱赵心悦?这怎么可能,他跟花翎若汐在一起的时候,他可是口口声声说赵心悦只是他的妹妹,他们不可能在一起,那么现在,这是在做什么?这不是啪啪啪得打脸吗?

    简直刷新了花翎雨薰的世界观,没想到千羽悠澈居然有两副面孔,在花翎若汐的面前表现的像个暖男似的,却没想到是一个史上最渣最渣的渣男。

    “对不起,我现在只能说的话只有对不起,是我对不起汐。”现在花翎雨薰以及花翎若汐都恨透了他吧,不过这样也好,这样他的心里还能舒坦一些。

    “对不起能换来没关系吗?你不觉得你欠汐儿太多了吗?”花翎雨薰实在是看不下去,千羽悠澈怎么这么柔弱?每次都是这幅面孔,让她觉得恶心,除了说对不起还是对不起,就没有其他的话吗?他真的以为对不起能换来没关系吗?太天真了。

    “我不祈求原谅,但只希望你们能别再打扰悦悦的休息,这里是医院,不是你来闹事的地方。”他已经是不奢望能得到她们的原谅,只希望她们能放过他们。

    “so?那又如何?”她花翎雨薰是那种注重形象的人吗?他不让她打扰,她偏要打扰,看他能耐她如何。

    “这位小姐,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是澈是我的侄子,我要说些公道话了,澈跟花翎若汐是合理分手,分手原因也很合理,因为不爱,既然不爱,那么为什么两人要纠缠在一起,就算澈与悦儿是表兄妹那又怎样,他们不需要被所有人认可,只要能得到我们的祝福就可以,所以小姐,你说的那些太过分了。”

    赵妈妈算是听明白,她看到花翎雨薰一直在教训着千羽悠澈,可她毕竟是他的阿姨,她自然有权利说出公道话,可碍于刚刚花翎雨薰将门踢得四分五裂,她到现在没有回过神,所以她跟花翎雨薰说话都是客客气气的。

    深怕会惹火上身,从花翎雨薰的气场来看,她很不简单,所以尽量不要去惹这种大人物,他们承受不起。

    “我过分?是千羽悠澈人他做的过分吧,如果不是因为他做的过分,我为什么会来找他?”花翎雨薰仔仔细细的大量眼前的女人,她与赵心悦有几分相似,恐怕是她的母亲,不过赵心悦的母亲包养的可真好,脸上毫无瑕疵,如果不是因为跟赵心悦很相似,她恐怕不会往是赵心悦妈妈那方面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