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是什么意思?”冷妈妈明显是要发怒,如果是真的那么请冷魅云熙再说一次也不足为奇,那如果是污蔑星日枝,那就应该要道歉。

    “对,我现在是一个不干净的女人,但你不能阻止我喜欢你。”星日枝的身体在颤抖,紧紧的咬住下唇,防止眼泪的掉落,第一次看到如此倔强的星日枝,告诫自己不能哭,她很想忘记那段不堪的经历,为什么冷魅云熙要让她想起那些不堪的经历?她有这么让他讨厌吗?

    她的爱就这么一文不值吗?好歹她也是星日家族的千金,为什么要受这样的侮辱?

    “因为这样的你让我觉得恶心。”冷魅云熙将恶心这两字重重的念了出来,为了让星日枝放弃他,他不得不说出令人伤心的话,要打要骂随便她,只要她能不再爱他。

    “恶心……呵呵,冷魅云熙,你不觉得你说的太过分?”星日枝不知是笑还是哭,冷魅云熙说出的恶心这两个字深深刺中她的心,原本温暖可爱的冷魅云熙从他的嘴里说出了恶心两个字,真的让人无法接受,他越是这样说她就越不会离开他。

    星日枝明白冷魅云熙说出这种话就是想让她离开他,可她就是不让他们如愿,她要是不能跟冷魅云熙在一起,那花翎诗梨也不能,她绝对不会让她喜欢的男人拱手让人。

    “熙,你少说几句不可以吗?”花翎诗梨埋怨的拍了一下他的胸脯,虽然星日枝的清白是她毁的,但是她不想让冷妈妈知道星日枝的清白已毁,她这么做就是想让她挽留最后的一点颜面。

    冷魅云熙看了一眼花翎诗梨,见她都不这么说了,于是他转过身背对着星日枝,他现在不想看到她,本来他跟花翎诗梨与冷妈妈说说笑笑的,突然她插一脚,让原本欢乐的环境变得如此沉寂。

    星日枝只会胡搅蛮缠,其他的什么都不会,一个千金大小姐能会做什么呢?原来他怎么没有发现星日枝居然有这么多的缺点,数都数不清。

    星日枝觉得今天的冷魅云熙特别的残忍,她的爱不比花翎诗梨的少,为什么她就比花翎诗梨相差那么多呢?

    “在我走之前,我问你个问题,为什么我永远比不上花翎诗梨,明明是我守护了你那么多年,而且当年的感情也是我带你走出来。为什么她就来了短短一年的时间你就爱她那么深?”星日枝还是忍不住的问出来,她要是在不问出来,她会疯的,这个问题一直在她的心里,有无数个答案,但她想听准确的答案。

    “因为梨子比你善良可爱聪明贤惠等等……最重要的是我爱她。”不管什么理由都要比星日枝要好上千倍万倍。因为爱她所以不管什么缺点都是优点,在他的心里花翎诗梨是十全十美的,而星日枝在他的心中是个恶心败类的人,他与星日枝不是用一个世界。

    “好,我知道了。”这个答案够狠,星日枝知道在他的心中她就是个让他永远讨厌的女人,是个恶心女人,可是她也不想丢掉清白,而拿走她清白的那群人,她到现在都没有找到,等她找到她一定会加倍的奉还。

    快要走出病房门口,冷妈妈喊住了她,星日枝以为是想挽留她,面带微笑的回过头,可谁曾想到,冷妈妈的话更绝“希望你以后别再找熙,我会想你父亲说明,你与熙的订婚就此摆休,我们家绝对不允许有不干净的女人。”既然星日枝已经承认他的清白被毁,那么没有什么话好说的,冷妈妈算是看错了星日枝,没想到她竟然是个这么放荡的女人。

    终于本来强忍的泪水被冷妈妈那席话忍不住的流了下来,现在冷妈妈都嫌弃她,这要是想要嫁给冷魅云熙简直就是难上加难。

    “请收起你那恶心的眼泪,别再我的面前哭,我不吃这一套。”冷妈妈以为星日枝想用眼泪来打动她,可她偏偏不是那种易打动的人。

    星日枝胡乱得擦掉眼泪,狼狈的跑出了冷魅云熙的病房里,当她跑出病房的那一刻,终于,眼泪已经是想止都止不住,她不明白为什么上天要这么对她,就因为小时候她陷害了星日恋,所以长大后要偿还小时候的债务吗?可就算如此,她不后悔她所做的一切,她做的这么多就是为了生存在这个社会上。

    没有任何人是没有心机,要想活就应该拿出手段,不是所有人都是白莲花,那些装作委屈可爱的人,往往这类人更加有心机。

    “没有想到星日枝竟然是这样的人。”等星日枝离开病房后,冷妈妈虚脱的坐在椅子上,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小时候那么听话懂事的女孩,现如今变得让她都不认识,还好没有让冷魅云熙娶她,不然就做了终生无法改变的错事。

    “所以,别为了她这么生这么大的气,以后你还有我呢。”花翎诗梨见冷妈妈有些疲惫,主动上前为她按摩,按摩最可以让人放松。不过,今天的星日枝的确够惨的,这正是她想要的结果,星日枝这种人不配冷魅云熙这样的大暖男,很庆幸,让她认识了他。

    “还是梨子好。”被花翎诗梨揉的很舒服,于是闭上了眼睛享受这种令人舒服的按摩,果然,她没有选择错,经过她这么多天的了解,花翎诗梨是个很好的选择,只是唯一的缺点,不知道花翎诗梨的身份,也不好问她,她既然没有说,就应该好好的尊重她。

    “舒服的话以后我经常给你按摩。”只要冷妈妈好,她做什么都是值得,别说按摩,就算天天按摩都没有关系。

    “好啊,以后我想按摩就找你,你按摩的真舒服。”冷妈妈也不是没去过专门按摩的地方,手劲都没有花翎诗梨的大,而且还没有她的舒服,她都怀疑是不是花翎诗梨学过这一行。

    “好啊,阿姨喜欢就好。”冷妈妈喜欢就代表她喜欢。

    “妈,梨子是我的。”冷魅云熙不满的看着冷妈妈,竟然想让花翎诗梨天天给她按摩,她不心疼他还心疼,他的老婆不需要做这些,偶尔一次还差不多,这要是天天那就算了。

    “怎么了?心疼你老婆了?”冷妈妈怎么可能会让花翎诗梨天天给她按摩,她这不过是个玩笑,没想到冷魅云熙居然当真了,真不知道他的脑袋在想什么。没想到冷魅云熙竟然是他妈妈的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