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希望她做的这么多,希望冬叶晨能看到她的好,现在他身边的不是冬叶沫,而是她,冬叶玉,她不信她付出了这么多,还换不来一点成果。

    千羽悠澈一进教室,气氛特别的尴尬,所有人都在交头接耳,总感觉在谋划着什么事,当然,这不管他的事,他现在就只想看看花翎若汐有没有事。

    看到花翎若汐坐在位子上,慢慢的跑过去,然后蹲了下来,头凑近了花翎若汐,吓得花翎若汐立马站了起来,看了一下是千羽悠澈,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吓死我了,你来都不告诉我一声。”

    将所有的气发泄在千羽悠澈的身上,她到现在都没有想明白,刚刚的冬叶晨是在内疚吗?是在后悔吗?后悔当初将她扔到雪地,不管不顾?

    那后悔自责那又能怎么样?他给的伤痛已经深深的烙在她的心上,她永远都忘不了那种痛,那种被亲人抛弃的痛。

    “是你一直在走神,没事吧?”千羽悠澈环视了周围并没有看到冬叶玉的身影,应该是没有什么事,那他就放心了。

    “没事,怎么会有事呢?对了,赵心悦她没事吧?”花翎若汐牵强了笑了笑,她坚信明天的新闻就会播出冬叶家族破产之类的东西,不管那些,那些人都与她无关,她没有必要去关注这些。

    既然千羽悠澈来了,那就好好的问问赵心悦是个什么情况,虽然她是她的情敌之一,但是比起冬叶玉那个女人要好的多的多的多,而且还是千羽悠澈的表妹就代表也是她的表妹,虽然不是很喜欢她,但是,她的自杀还有自己的一部分。

    “她没事,我在她没醒来的时候跑过来来看你有事没?见你没事我就放心了。”当他听到花翎若汐手机那边传来的争吵声,他担心的立刻赶过来了,他也不管赵妈妈是否埋怨他,他现在在乎的是花翎若汐。

    千羽悠澈不经意的看了一下地上,那个手机不死花翎若汐的吗?然后走过去,捡了起来,放在她的面前,问“这是你的手机没?”

    花翎若汐瞟了一眼手机,是她又如何,被人抛弃的东西,她不要了。“是我的,帮我扔掉它。”她向来不喜欢捡别人不要的东西,而且屏幕还摔烂,要它有何用?

    “嗯,我给你买一个新的。”千羽悠澈见手机的屏幕都摔烂了,要它也没有什么用,然后对准垃圾桶,轻轻一抛,准确无误的扔进去了。

    “那倒不用了,我有的是手机。”这些东西她从来都不缺,于是坐在靠窗的位子,撑起一个下巴,看望着外面的风景,同时整个灵魂也飘到了外面。

    她正担心冬叶晨现在的身体怎么样,她忘记了冬叶晨有高血压,这要是高血压犯了,会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还有刚刚说的那些话,被驴给踢了脑袋,他的那个眼神并没有骗她,只是,就算他真的很内疚,可他做过的事,她不会忘记,还有王兰与冬叶玉这对母女,她不会忘记的。

    “那我回去照顾悦悦了。”既然这里没有他的事,那他还是先走好了,那里还正等着他呢,他清楚赵心悦,如果她醒来没有看到他,肯定又会发疯了,他还是尽快到达那里好了。

    “你去吧。”花翎若汐看了一眼千羽悠澈,她现在也没有心情与他玩耍,既然他那么着急,不如让他回去照顾赵心悦,就当她是赎罪好了。

    得到花翎若汐的批准之后,他立刻跑回医院去。

    赵心悦慢慢的睁开眼睛,由于适应不了强烈的阳光,又慢慢的闭上了,之后又睁开了眼睛,她看了一下周围,这里是医院吗?原来她还没有死。

    她自杀可是做足了勇气与时间,她知道她死不了,因为她是在千羽悠澈进家门的那一刻进来的。

    只是为什么她没有看到千羽悠澈?看了一眼正在玩手机的赵妈妈,“妈……”声音小到连她自己都听不清。

    因为是医院,静的要死的地方,所以在小的声音,还是能听得到,赵妈妈猛的抬起头,看到赵心悦醒来是又惊又喜“悦悦,你终于醒来了,你可吓死妈妈了。”赵妈妈兴奋的紧紧抓住她的手,生怕就从她的溜走。她害怕死了。

    “妈,澈哥哥呢?”赵心悦没有回答赵妈妈的话,而是迫切的想知道千羽悠澈现在在哪,怎么她都自杀了,都不来陪陪她,难道又去找花翎若汐了?

    “就知道想你的澈哥哥,他呀,说是有急事出去了,想拦都拦不住。”赵妈妈嘟了嘟嘴巴,现在的女儿都胳膊往外拽了,就只想到她的情人,也不管管她身边最爱她的人,委屈死了。

    也不知道千羽悠澈到底有什么急事,拦都拦不住,就这么跑掉了,看他的神情像是很着急的模样。

    “那么爸爸呢?”赵心悦已经知道千羽悠澈在哪,就不在问有关于千羽悠澈的信息,只是怎么连爸爸都不在这儿,就让妈妈来这儿照顾她,有没有想过她的身体吃不消?

    “我叫他去调查一些事了,短时间是不会来的。”赵妈妈感觉赵心悦知道些什么。

    “是调查澈哥哥有哪些人吗”如果没踩错的话肯定是这个,她还不了解她的母亲,她知道赵妈妈是很看重千羽悠澈,希望能做她的女婿,可是人家不想做她的女婿,可不代表以后不会,她会慢慢的将千羽悠澈抢回来的。

    “嗯?你怎么知道?”赵妈妈惊呆了,赵心悦简直就是她肚子的蛔虫,什么事都知道,不愧是她的女儿。

    “不用查了,澈哥哥有女朋友的。”她与千羽悠澈在同一所学校,关于千羽悠澈的事情她什么都知道。

    “什么?澈居然有女朋友?你怎么现在才告诉我?说,到底是谁?”赵妈妈惊呆了,千羽悠澈居然有朋友,难怪刚刚神情那么紧张,原来是去找他的小情人,只不过为什么不跟他们说,为什么要偷偷摸摸的?而且刚刚打电话也是这样的,她刚才还没想明白,现在全都明白了,原来是这样的。

    “澈哥哥一直都有女朋友的,在他的心中我只是个妹妹,我跟他永远都不可能……”赵心悦一脸哀伤的低下头,拨弄着手指,显得楚楚可怜,她特别委屈,明明她的爱不比花翎若汐的少,为什么千羽悠澈就是不喜欢她呢?她永远都想不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