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真以为我不想离开吗?要不是爸爸的阻拦,你以为我对这里还有留恋吗?姐姐,说实话,我不讨厌你,只是,我知道你永远都不相信我这个妹妹的存在,对你有什么威胁,你放心好了,我会马上走的,不过是个时间的问题。”

    她这个时候还不可能立马能离开的,她很难过星日东那一关,如果星日东同意她立马就会离开星日家族,不需要星日枝的催赶,她早已经待不下去,她跟星日枝不可能会待在同一个屋檐下,以前不是现在就更不是了。

    “你明白就好,在这个时代里没有公平与否,有的只是手段与心机,若没有这点,很难再这个世界立足,所以,夏晴初,你要明白我作为星日家族唯一的大小姐,我要是能安稳的站在这里,就必须有着残忍的手段以及心机,夏晴初,你我不是同一路人。”星日枝知道夏晴初无法接受现在的她,她也很想跟她一起生活,然而,她对名义这个词看的太重,她与夏晴初永远都不可能在一起,如果让她误会就让她误会到底吧。

    “我永远都不会明白,为什么,名义真的有那么重要吗?”夏晴初认为那些不过是个空壳子,名义根本不重要,重要的就是简简单单的活着,这是她最梦想的生活。

    “你永远都不会懂,我为这些,我付出了多少的代价,你永远都不需要明白。”她为了得到星日东的爱,将星日恋一步步陷入梦境,就只是为了星日东能多看她几眼,如果星日东能够一视同仁,她也不会这么做,导致她变成这样,一切都是星日东造成的。

    “行,我不管,你先躺下来休息,我给你熬了一点粥。”夏晴初扶着她慢慢的躺下来,然后盛了一碗粥,亲自喂她喝下去,估计从早上到现在一滴饭都没有吃吧。

    很快,那一碗粥全部喝完了,收拾完了碗筷,坐在凳子上,拿出早已经准备好的小说阅读起来,她不会去打扰星日枝,但她也希望星日枝也不要打扰她,直到她出院为止。

    “夏晴初你能帮我一个忙吗?”星日枝也不敢断定夏晴初会不会帮自己,但这个忙也只有她能帮她。

    “什么?”夏晴初抬起头,看星日枝那副难以启齿的样子。她很好奇那究竟是什么忙。

    “你能让熙来看我一眼吗?自从我住院以来,他从来都没有看过我一眼。”星日枝的眼神黯淡,她知道冷魅云熙的冷漠,但这也太冷漠至极了,一切都是因为有了花翎诗梨,如果不是因为她,冷魅云熙也就不会这么对她,就算对她不是喜欢,但怎么说他也会将她照顾的好,不像现在对她居然这么冷漠。

    她受了这么重的伤,他居然都不来看她一眼,顿时心里拔凉拔凉的。

    “行,我可以帮你,但我希望你可以跟他做个了断,毕竟他已经有喜欢的人,你插足对你对他们都没有好的结果。”爱情从来都是这么残忍,你爱的人永远都不会爱你,哪怕这样,也会爱他爱到无法自拔。

    “不,我不会放弃的,他们现在还没有结婚,所以我还是有机会的,我不管你会不会帮,我只是这么说,你爱帮不帮。”她就知道夏晴初肯定不会答应的,于是她躲进被子里不去看夏晴初。

    “行,我答应你,你好好休息吧。”夏晴初知道星日枝对冷魅云熙的爱不比花翎诗梨的少,她之所以会帮她,只是因为让她满足满足一下自己的内心,只希望她能早点认清事实。

    “谢谢。”星日枝露出了一个头,朝夏晴初笑了笑,她没有想到夏晴初竟然会答应,也算是对她刮目相看。

    “没事。”夏晴初的内心也挺高兴的,毕竟这是她第一次对她微笑,顿时觉得心里暖暖的,没有什么比这个还要开心,她现在唯一的要求,就是希望星日枝能够对她好一点。

    安顿好了星日枝,她就立马跑到学校里,找到了冷魅云熙。

    “冷魅云熙,你去看看我姐姐,我姐姐……她……”因为奔跑的缘故最后那句话她始终说不出来,她抬起头看了一眼冷魅云熙,就看到了他一脸懵逼的样子。

    冷魅云熙呆到了,然后询问她“你姐姐怎么了?”看到她这么着急的模样,让她怀疑是星日枝发生了什么。

    “她……她快不行了。求求你,你去看一眼姐姐吧,姐姐现在最想见得就是你。”说的时候突然眼泪掉了一大把,如果不这么做很难让冷魅云熙信服。

    而旁边的花翎诗梨觉得不可思议,她不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如果星日枝死了,她该怎么报仇,她希望星日枝能够死在她的手上。

    “什么?”冷魅云熙惊呆了,怎么会这样,前几天还看到还活活泼泼的,现在居然跟他说星日枝不行了,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冷魅云熙转过身对着花翎诗梨说“梨子,今天我陪不了你,我必须要去医院看看枝儿,今天晚上你自己回家吧。”他非常抱歉的看着花翎诗梨,本来打算带着去吃东西的,没想到会发生这档事。

    “好,你去吧。”花翎诗梨点了点头,既然星日枝马上就要死了,何不如让冷魅云熙陪她最后一次,也算是对她最后的一点仁慈。

    “冷魅云熙,你先去吧,我晚一点再去,我家里还有一点事。”夏晴初随便找一个借口,她才不要跟冷魅云熙一起去,不然计划就会打破的。

    星日枝,我只能帮你到这儿,后面的你就自己看着办,你可要好好的谢谢我。

    冷魅云熙不去管夏晴初,他一路狂奔,他的心里特别乱,虽然他不喜欢星日枝,但是当他听到她要离世的那一刻,心就特别的难过,可再怎么说他们从小一块长大,早已经把她当做自己的妹妹的看待。

    冷魅云熙来到病房,猛的打开房门,看到星日枝正在熟睡中,然后轻轻的换上病房门,然后坐在她的身边,抚摸着她那惨白的脸,他不过几天没见,居然这么消瘦,他突然恨自己,为什么没能好好的照顾她,这要是让星日东怪责下来可怎么办?

    不过这也是她咎由自取,如果她不是作恶多端,也不会有这样的报应,只希望下一世的你能够做个好人,不要在这么为非作歹。

    他也不明白为什么星日枝会变成这个样子,他记得小时候的她是那么可爱听话,现在越让人越来越厌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