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姐姐一个人待在医院可以吗?我从小就怕黑,也不知道姐姐她……”夏晴初在上楼的时候又倒回来了,还是有些担心星日枝。

    “我怎么忘记了这件事,初儿,谢谢你提醒了我。”星日东敲了敲自己的脑袋,他居然忘记了星日枝怕黑,都怪她用那种语气跟他讲话,以至于他气愤的离开了医院,如果不是夏晴初的提醒恐怕他永远都想不起来。

    “初儿,晚安。”星日东拍了拍她的肩膀,然后拿起车钥匙就出门去守着星日枝,星日东临走前将所有的等关掉了。

    顿时夏晴初一阵恐惧感,害怕的站在原地,眼前是一团黑,她不敢往前走,她已经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恐惧黑,每次看到黑,脑袋里总是有一个画面,她跟另外一个女孩好像还有一个女人在她的旁边被关进了一个小黑屋里,窗户都是封闭的,她跟旁边的一个女孩在那儿哭着,旁边的女人就在安抚她们。没猜错的话或许那个女孩就是星日枝,而那个女人就是她的妈妈?

    “妈妈……”不知不觉夏晴初喊出了一声妈妈,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心脏那块位置特别疼,很想哭,她的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她会衣衫不整的躺在草地里并且被千里烨救下,在这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这么凑巧的失忆了?还有她的记忆里的那些黑衣人又是谁?为什么她怎么想都想不起来?

    “我好怕,烨,我好怕……”夏晴初慢慢的蹲了下来,将头埋在腿间里,眼泪止不住的掉落下来,她的心里是一阵的恐惧感,她心软的告诉星日东星日枝怕黑,却不知道自己也怕黑。

    千里烨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他总有一种不好的感觉,于是拿起手机打给夏晴初,可是那边却没有人接,不过他打了多少个,对方总是再说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

    “初儿,怎么不接电话?难道发生了什么事吗?”千里烨突然想起了恐怖的事情,于是飞快的冲出家门,以最快的速度的赶到了夏晴初的家里。

    千里烨用力的敲打着家门,“初儿,你在里面吗?”千里烨将头贴在门上,感受着里面是否有人,他好像听到了哭声,难道是夏晴初?

    “初儿,你开开门,我是烨。”千里烨还是依旧用力的敲打着门,不管他怎么喊夏晴初就是不开门,这快要急死千里烨。

    因为害怕黑的缘故,她什么声音都听不见,什么都看不见,她心里一直想着千里烨能够救她,她是真的很害怕。

    千里烨跑到后院,用敏捷的动作翻过了那一座墙,然后又翻过了栏杆,好在外面的门并没有锁,顿时眼前是一片黑“初儿,你在哪?”他觉得哭声越来越清晰。

    每听到哭声,他的脚步的速度就越快,最终在客厅的沙发旁找到了正在发抖哭泣的夏晴初。

    千里烨看到这幅场景,心疼的蹲了下来,然后将她抱在了怀里,夏晴初感觉有人在抱她,本能反应将他推开。

    “你是谁?”她感觉不到旁边是谁,用手胡乱的在空中比划着,只要她陷入黑暗中,她就会听不到也看不到,所以她不知道旁边是谁,可是能进家门的只有手下以及父亲。

    “是爸爸吗?”夏晴初带着不确定的语气询问着处于黑暗的他,可是转眼一想,星日东不是去陪着星日枝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初儿,你怎么了?你别吓我啊。”千里烨听到一愣,夏晴初这是怎么了?怎么会将他错认成星日东,难道她看不清吗?

    可是从来没有听到夏晴初讲过,如果处于黑暗中会有什么现象,难道她看不清了吗?

    “你到底是谁啊?”夏晴初对着千里烨拳打脚踢,本来她的心里就很害怕,现在旁边有个不知道是谁的陌生人闯入她的家中,不安的心更加的不安。她完全不知道她的身边就是千里烨。

    “初儿,是我啊,你的烨啊,你听不到吗?”千里烨抓住了夏晴初的肩膀,不敢相信的看着夏晴初,她这是怎么了?难道看不见也听不清了吗?

    “你能不能帮我打开灯?我现在看不见也听不见,麻烦你帮我一下,打开灯了我很快就能恢复。”夏晴初也不管她身边是谁了,只要不是坏人就可以,她现在看到光明,黑暗什么的太可怕了,她旁边有人心里也就不那么害怕了,她也能感觉她旁边不是坏人,如果是坏人早就抓走了她。

    果然,她果真听不见也看不见,于是他站起来打开手机里的手电筒,寻找开灯的电源。

    过了几分钟,终于别墅里的灯全部亮起,夏晴初慢慢的站了起来,坐在沙发上,大约过了五分钟,她终于恢复了,她看了一眼旁边的千里烨,开心的抱住了他“烨,原来是你。”没想到他真的来救她了,心里的害怕在见到千里烨的一刻全部消散。

    “初儿,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吗?”他现在就只想知道为什么夏晴初一个在家,为什么她又是聋又是瞎的?

    夏晴初松开了他,然后将笑容收了起来,也是时候告诉千里烨,毕竟情侣之间不能有秘密,“烨,我跟你说,我从小就怕黑,一旦处于黑暗我是既看不见也听不见,爸爸去陪着姐姐了,可是爸爸临走前将灯全部关掉了。”夏晴初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千里烨。

    千里烨也惊呆的看着夏晴初,他从来就没有听到夏晴初跟他讲这件事,如果没有发生这样的事,是不是她永远都不告诉他?忽然他觉得自己好像没有那么重要。

    “烨,其实我没有告诉你,是因为我不想让你担心。”仿佛夏晴初知道千里烨的心声,但其实并不是,而是因为千里烨的那一张阴霾的脸,所以夏晴初猜想肯定是因为事先没有跟他讲,所以他生气了。

    “初儿,以后你要有什么事一定要第一时间跟我说好不好?我会为你分担的,你如果不跟讲会让我以为在你的心中我并不是很重要。”千里烨只知道夏晴初怕黑,但从来不知道她会有这样的症状,看来他以后不能离开她半步,如果可以他希望夏晴初能住在她的家,他希望他能够照顾她一辈子。

    住在星日枝的家里,不仅星日枝会欺负她,而且如果又发生今天这样的事,那么他一定不会放过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