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竟这是你第一次给我做的饭,我又有什么权利说不好吃呢?”夏晴初在吃第一口的时候就已经发觉千里烨这是第一次给她下厨,她的心里是真的很感动,所以她才不忍心打击他,硬是将这碗面全部吃掉。

    他一个唐唐的总裁肯为一个什么身份都没有的女人下厨,单单这一点,足以证明这个男人是有多么的爱这个女人,所以夏晴初你没有权利说“不”,他的一切你都要说好。

    “你怎么知道我这是第一次下厨?”千里烨震惊的看着他,他明明没有对她说这是第一次啊,还有平常看到夏晴初呆呆傻傻的,没有却也有这么聪明的一面,然而只对他聪明。

    “看得出来,厨艺这么的……”那个字她终究还是说不出来,反正认定这是他第一次下厨,但是她发誓再也不会相信千里烨的厨艺是有多么的好,她今天差点没有咸死。

    “好了,咱们去上课。”千里烨知道她这是不想打击他,可是他自己心知肚明自己的厨艺,恐怕也只有夏晴初能够接受的了。

    他揉了揉夏晴初的头发,然后简单的收拾了一下碗筷,准备好了书包正准备要拉着夏晴初的手,但突然夏晴初停住了脚步。

    千里烨回过头,疑惑的问她“怎么突然不走了?有什么事吗?”

    “是有事,我想跟你谈谈。”这件事是一定要跟千里烨商量的,于是她转身坐到沙发上。

    千里烨看了一眼始终,看样子是要迟到了,反正也无所谓,那些知识他早就学过了,他上学也只不过是来寻找他的杀害他一家的凶手。

    “烨,我不想在这所学校上学了。”夏晴初鼓起了很大的勇气才对千里烨说,她真的是受够了星日枝,只要千里烨不在,她总是想方设法的陷害她,明明对她没有任何敌意,却总是找她的麻烦,她也真的不想跟她待在一起。

    “不行。”千里烨淡定截铁的拒绝她,并且神色很严肃,他什么都可以答应唯独换学校是万万不可以的,如果他换了,那他就会再也找不到仇人,他能活到现在最重要的意念就是他要找到仇人,并且要狠狠的报仇。他要问他为什么要杀死他的全家!

    “为什么?”夏晴初原以为他会答应的,但是她却看到千里烨连想都没想就拒绝,她感觉千里烨来学校是有目的的,而且这个目的不简单。

    “这件事以后再跟你说,总而言之换学校我是绝对不允许的。”他现在还不能告诉夏晴初他来学校的目的,等到了时机成熟的时候,他一定会一五一十的告诉她,只是现在他还不能告诉。

    “可是我……”夏晴初有些难过,她原以为什么事千里烨都会答应,现在他居然对自己都要隐瞒,到底是什么事还要等以后再说?他有没有把她当做女朋友,男女朋友之间是不允许有秘密。

    “放心,我一定会保护你的,我再也不会离开你。”千里烨把她拥入怀中,他知道现在夏晴初已经失去了安全感,每次他的离开总会有那么几个来找夏晴初的麻烦,所以他在心里发誓他一定不会再离开夏晴初,否则他永远都找不到仇人。

    永远都是那句话,我一定会保护你,可是在她最需要他的时候,却总是不在她的身边,现在却又向她隐瞒事,心情就更加的糟糕。

    “初儿,你放心等我找到了那个人,我一定会告诉你我是为了什么事而来学校的,总之我来学校不是来上课,而是有着很重要的事。”他知道夏晴初很在意他对她有所隐瞒,可是现在还不是时候,他不能在这个时候把夏晴初牵扯进来,那样太危险了,不告诉她他只是为了想保护她。

    “嗯。”夏晴初这才露出笑容,他既然不愿意说那她也不可能会逼迫千里烨告诉她,他究竟发生了什么,她还是要选择信任他,等他愿意告诉她自然而来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我的初儿最乖。”千里烨松开了夏晴初,然后捏了捏她的脸蛋,她怎么能这么可爱,他发现他越来越爱夏晴初了,爱到无法自拔。

    久朗无殇因为有事耽误了一天,他现在已经来到了a市十字街的小仓库里,他带有着半信半疑的脚步慢慢的走了进去,里头一丝光线都没有,那是因为窗户被木板钉上了,一边慢慢的走进去,一边左顾右盼,他担心里面有诈,他现在还没有摸清安耀文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

    当初的离开是因为他家里有事,恐怕再也不会教训他们,现在他的突然出来,也不知道有着怎样的目的,他一定要好好的防着此人,不然恐怕会引火上身。

    “安教练,出来。”久朗无殇朝着一团黑暗喊道,叫他来居然连他的人影都没有看到。然后只能听到久朗无殇的回神,其余的声音一丝丝都没有听到。

    顿时久朗无殇失去了耐心,然后又是一阵的怒吼“再不出来,我也就要走了。”然后正准备离开的时候,一个嘶哑的声音传入久朗无殇的耳朵里。

    “是谁先放我的鸽子,现在反倒你生气了?”安耀文是一身黑色,带着一顶黑色的鸭舌帽,也只有口罩是白色的,其余的都是从头黑到脚,而且还将鸭舌帽压的很低很低,所以久朗无殇无法看清他的面容。

    “我那不是有事吗?说,找我有什么事?”如果不是因为他急需失忆药,不然他也不会来找他,他猜安耀文来这里的目的可能不是单单要给他药这么简单的事。

    “我这不是给你准备了失忆药吗?”安耀文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玻璃的杯子,里头装有绿色的液体,那个应该就是只要注射一杯,就可以忘记她最爱的那人吧。

    久朗无殇正要接过那个杯子,安耀文又给缩了回去。他还不能就这么轻易给他,怎么说也要付出一点小小的代价吧。

    久朗无殇冷笑道,果然他没有猜错,安耀文绝对没有这么好心的给他送药来,一定是有什么目的,现在看看他还真是猜对了,世上可没有免费的午餐。

    “要想要这个药,那就必须答应我的一个条件。”这个条件安耀文相信久朗无殇一定能做得到,如果他无法他一定不会把药交给他。

    “说,什么条件?”只要能得要这个药,他一定会答应他的任何要求,除了不能伤害他身边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