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你走?想得美!”是被撞了头才会跟他走,恐怕软的不行得来硬的了,注定要打一架,不过她何时变得这么见义勇为,还是一个她很讨厌的男人,她绝对是今天没有吃药,心里的某一处在告知她他绝对不能受伤。

    “哎呦,小妞,这个男人有什么好的?我就算长得不咋地但是我有钱啊,我可以让你快活一辈子。”王哥把手上的金戒指,金手表,金项链亮在花翎雨薰的面前,跟过他的女人都是看着自己有钱不过他长的再怎么丑都有人跟,他以为花翎雨薰也是这样的人。

    “呵!以为谁都稀罕你的臭钱?”花翎雨薰冷笑道,这一阵的冷笑让王哥起了鸡皮疙瘩,她花翎雨薰像是缺钱的人吗?她看见王哥就想吐,真不知道跟他的那些女人是个什么货色,她瞥了一下王哥旁边的女人,啧啧啧,她嫌弃的摇了摇头,也只有这样的女人才能跟这种男人吧。

    “你那是什么眼神?”女人最讨厌被嫌弃的眼神,一旦被嫌弃,她的脾气就会上来,她今天被嫌弃了两次,她不可饶恕。于是她又跟王哥撒娇“王哥~你就帮我解决他们好不好?你看我我都给你亲亲了。”那种发嗲的声音花翎雨薰接受不了,她摸了摸自己的胳膊,都起了鸡皮疙瘩。

    “你千万别这么说话,不然我会忍不住的把你的嘴巴封上。”她真的敢这么做,谁要是触碰她的人底线,她都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你敢吗?”女人高傲的扬起头,她现在有王哥撑腰,说什么话都不经过大脑。

    “你可以试试。”花翎雨薰冷冷的说,没有什么东西是她花翎雨薰不敢做的,只要你敢说。

    “滚。”王哥冷冷的对他身边的女人说,然后用力的将她的手给甩开,他现在对她一点兴趣都没有,唯独对花翎雨薰,他的兴趣可真是浓厚,他用手摩擦着下巴,眼睛色眯眯的看着花翎雨薰,如果能得到她,恐怕这个日子很圆满了。

    “王哥……”女人超级委屈的嘟起了小嘴,她以为王哥会站在她的身边,没想到这个女人一出现王哥就迷上了她,但不可否认,她的确比一般的女人长得都要精致,然而在她看来这是多么的讽刺,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漂亮的女人,是个女人都非常的激动,恨不得想撕掉她的那张脸,然而她不敢这么做。

    “别叫我,赶紧滚,我不想看到你。”王哥忍不住的皱起了眉头,她在这里可真碍事,她的忙他也不想在帮了,他自己现在都有急事,他必须要拿到眼前的女人。

    “我……”女人还想说什么,但她看到王哥那犀利的眼神,她便不在打扰他,如果再说下去估计她也会死在王哥的手上,不如先保命要紧,她不管谁嫌弃她,先走再说,她气的躲了一下脚,离开了这里,现在就只剩下王哥以及处于昏迷中的凌夙镜铭,以及被凌夙镜铭干掉的一群人。

    “小妞,现在就只剩下我跟你了,你考虑的怎么样?”王哥看着刚刚那个女人走了,暗自在心里叹了一口气,终于把她赶走了,她在这里真的是非常的碍眼,然后又看了一眼凌夙镜铭,已经算是半死不活的状态。

    “我的决定是……”花翎雨薰故意停顿了一下,引的王哥竖起耳朵来听她的决定,“不可能!”毅然坚决的三个字,要她跟他走,想都别想,这是永远都不可能的,除非她死,不然他是怎么说她都不可能会跟他走,门都没有。

    “靠!你别占着劳资喜欢你,就得寸进尺!”经过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彻底惹毛了王哥,既然不肯跟他走,那他就来硬的,强行把她带走,他就不信以他的力气还会带不走一个女人?

    “呵!谁要你的喜欢?”她才不稀罕他的喜欢,他当真所有的女人都会喜欢他吗?如果是真的喜欢他的话,她为那个女人感到悲哀,真是瞎了眼才会看上他。

    “艹!很好,你算是惹毛我了,劳资要杀了你。”王哥看着花翎雨薰一脸不屑的模样,他先前以为她的这副模样是在诱惑,而现在转变为嫌弃,他会她的拒绝付出代价,从来没有人敢这么拒绝他的。他撸起了袖子,准备跟她来个要不你死要不我死。

    “那要看你的本事了。”花翎雨薰邪魅的朝他笑了笑,这对于王哥来说就是讽刺。从来没有人能杀得了他,只有她杀别人的份儿,她的双手已经沾满了无数人的鲜血,这些她都已经习以为常。

    只见王哥一个飞快的朝她跑去,挥动着手里的铁棒,每一棒都被花翎雨薰轻松的躲过,并且她将双手都放在后背,这完全就是在侮辱王哥,王哥停了下来,愤怒的朝她吼“艹!别侮辱我,要打就正经的打。”

    “你个大男人好意思吗?跟一个女孩子打架?”真是说不清的嫌弃,她最讨厌跟女人打架的男人,可真他不是一个绅士的男人。

    “劳资才不管男女,只要是个人,我都会打,别他妈的废话,赶紧动手。”王哥已经准备好了,就等待花翎雨薰的出击,他才不是怜香惜玉的男人,在他的字典里就没有这四个字,认识他的人都知道,他是个怎样的人,只要惹毛他,管他是男是女都该打。

    “放心,你打不过我。”因为没有谁能打得了她,她不会让别人碰她一根汗毛,眼前的男人真是太自以为是了,是真的要好好的教训他。

    “呵!”王哥冷笑道,真是一个不知好歹的女人,既然她不用双手那他也没有办法,他已经绅士过了,是她自己不听,那他才不会跟她客气,于是挥起铁棒朝花翎雨薰的方向打去,依旧还是那样,花翎雨薰轻轻松松的躲过去了,想打她,可没有那么容易。

    经过半个小时,依旧还是这样,花翎雨薰不断的躲着王哥的铁棒,最后王哥他放弃了,将铁棒贴在地面上,好有个支点撑起他,然后一手捂着自己的肚子,刚刚的力量全部挥霍掉了“不打了,不打了,好没有意思。”王哥朝花翎雨薰挥挥手,表示他已经投降,他看了一眼花翎雨薰,卧槽,脸上居然没有一点疲惫,而且没有跟他一样大口的喘气,这究竟是个怎样的女人,王哥已经是目瞪口呆,一个女人居然比一般的男人的体力还要好,真是让他大开眼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