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竟然不争上下,两人只相差几米的距离只是久朗无殇要比凌夙镜铭快一点,久朗无殇划过了墙壁,凌夙镜铭紧身随后。

    同学们都紧闭着呼吸,紧张的心情弥漫了整个游泳池。最后久朗无殇以0.01秒赢过了凌夙镜铭,顿时游泳池都激动的站了起来,鼓掌称好,这是一场激烈而又好看的一场游泳赛。

    花翎雨薰紧张的心也悬了下来,虽然是久朗无殇赢了,但凌夙镜铭还是不错的,让她刮目相看,就只差了一点点就赢过了他。

    凌夙镜铭上岸后,花翎雨薰递给了他一块毛巾让他擦拭身上的水渍,凌夙镜铭接过后朝她笑了笑,大掌宠溺的摩擦她的头发。顿时花翎雨薰低下了头脸上泛起了红晕。

    果然人谈了恋爱,性格都能变,就连千年冰山的花翎雨薰也会脸红,也会羞涩,估计极少人能看到花翎雨薰的微笑以及脸红。

    “铭,你很棒!”千羽悠澈的右手用力搭在凌夙镜铭的肩膀,左右做出一个大拇指,这是他看到的最精彩的比赛。

    “就是,铭,今天的比赛超级精彩。”冷魅云熙从小就看凌夙镜铭的比赛长大,然而今天的比赛让他目瞪口呆,今天的比赛估计他难以忘怀。

    “铭的游泳一向都很好吗?”花翎若汐才反应过来,她本就知道殇哥哥的游泳技术可以说是超级棒,没有多少人能超越他,然而今天的凌夙镜铭的比赛,真的,当她看到的时候,她的嘴巴长的老大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凌夙镜铭的游泳也能如此的好,虽然最后还是殇哥哥赢了,但他们两的差距不大,只相差0.01秒。

    “嗯,对!铭从小就开始游泳,拿过很多奖,但今天的比赛是真的很棒!”千羽悠澈满是崇拜的眼神,他跟熙是从小看他的比赛长大的,

    “哇!”花翎诗梨惊呆的哇出了声,花翎若汐朝她翻了一个白眼,居然抢走了她的哇。而花翎诗梨向她吐了吐舌头。

    “殇哥哥……”花翎诗梨终于看到了被晾在一旁的久朗无殇。

    此时的久朗无殇的脸黑的不能再黑了,头发上的水滴答滴答的掉满一地,原本他以为一上岸,所有人都会围着他,好歹他赢了呀,为什么反倒所有人都跑去凌夙镜铭的面前,薰儿不来庆祝也就算了,居然……居然他的两个妹妹也不过来,天啊!他堂堂的久朗无殇,居然沦落被晾在在两遍,天理何在?

    “你们终于发现了我。”久朗无殇的声音已经冷的不能在冷的境界,当他看到花翎雨薰雨薰将毛巾递给了凌夙镜铭,天知道,他有种要抢过来的冲动,但他的理智拒绝了他这个冲动。他更没有想到所有人都围着他转,把自己晾在旁边,他的心在滴血,还好梨子看到了他,不然他真的有种要冲进里头的*。

    “殇哥哥,对不起……”花翎诗梨委屈的嘟起了小嘴,将毛巾递给了久朗无殇,她也是被凌夙镜铭的游泳所惊讶道,没想到凌夙镜铭跟殇哥哥相差不在,这让她非常意外。

    “原谅你了!”久朗无殇宠溺的刮了刮她的鼻子,看在她第是一个发现他的,便原谅了她。

    “不许碰我的梨子。”冷魅云熙见着久朗无殇宠溺的模样,不爽的将花翎诗梨拉在自己的身后。

    “哈哈……”久朗无殇笑出了声,敢情他以为他看上了梨子了吗?他好像没有这么花心吧。然后他轻咳了几声,继续说道,“放心,我对你的梨子并不感兴趣,我只是把她当做我的妹妹。”他只对他薰儿感兴趣,他饶有兴趣的盯着花翎雨薰看。

    花翎雨薰脸上的红晕散去,取而代之的是冷漠,她现在真的很想揍久朗无殇一拳,可碍于他是她的殇哥哥,于是强忍着心里的怒火。

    “谁知道呢,你对薰不就是那样的吗?”冷魅云熙的声音小的也只有他自己才能听得到,如果他大声点的话,恐怕自己小命都“没有”吧。

    “你在说什么?”久朗无殇隐隐约约听见冷魅云熙在嘀咕着什么,可声音太小,没听清。

    “没……没什么!”冷魅云熙吓得立马否定,他说的那么小的人声音都能听见,未免他听力也太好了吧。

    “凌夙镜铭,你还挺厉害的嘛!”这是从心底里称赞他,他好像从未称赞过任何人,他是第一个。而且能跟他相差只差0.01秒,也只有他,说实在他也蛮佩服他的,样样都会,以后肯定能好好照顾他的薰儿。

    “彼此彼此。”凌夙镜铭伸出了右手,说明他交定了这个朋友,虽然他两是情敌的关系,但未必不能成为朋友。

    久朗无殇回握了他,这场游泳赛,也让他交定了这个朋友,因为没有人跟他这么厉害。

    花翎若汐再一次惊呆了,他们两这是怎么了,他们两不是情敌关系,咋成了好朋友,这完全毁了她三观。

    “请收回你那惊呆的表情,事实证明就是你看到的那样,我们成了朋友。”久朗无殇的大掌挡在了她的小脸上,他也没有想到他们会成为朋友,这真的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哎呀,殇哥哥,你为什么挡住我的脸。”花翎若汐将他的大掌给甩开,讨厌,干嘛挡住她的美貌。

    “nowhy!”

    “你……”花翎若汐气的已经伸出了拳头朝久朗无殇的胸膛再去,久朗无殇也没有躲开,任由她打。

    “噗……”久朗无殇做出了吐血的动作,差点没有把他的五脏六腑打出来,她的出手也太狠了吧,久朗无殇使命的揉了揉他的胸膛。

    众人都被久朗无殇的动作惹得哄堂大笑,他的这个动作证明花翎若汐是个女汉纸?

    可久朗无殇真的不是夸张,这一拳真的打的他超级痛,他以为花翎若汐的力气会很小,没想到……力气居然如此的大,他忘了她是在恶魔森林修炼出来的,力气比寻常人都要大很多倍,他怎么就给忘了呢,早知道他就躲一下好了。

    “真是的,殇哥哥你这么夸张,人家还误以为我是个女汉纸。”可能久朗无殇都不知道,她使出的是三分之二的力气,一般人可扛不住她的拳头,然而殇哥哥就不一样了,他可是有着非凡的体力,如果他都扛不住,那还能有谁能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