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呢?你还问我所以呢?你也太能伪装了吧,以前都没见你这副模样,星日枝,哦,不,夏晴初你太让人恶心了。”水御叶一副嫌弃的模样看着夏晴初,夏晴初是她这辈子最讨厌的人,她现在真的很想扇夏晴初一个巴掌,可碍于她是千里烨的女人,所以不敢对她下手,夏晴初,哪天她真的得要好好的教训她,不然难解她心中的怒火。

    “水御叶,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从我进学校的第一刻起,你就看我不顺眼,我真的很想知道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夏晴初不管怎么想,就算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她跟水御叶素不相识,从她进教室的那一刻水御叶就对她充满了嫌弃。

    “到底哪里得罪我?你自己心知肚明。”水御叶讨厌她是有原因的,不然她也不会无缘无故去讨厌一个人,况且这个人是她以前最好的朋友,哪怕她现在是失忆了,她也应该会对她好的,然而全部都是泡沫。

    “对不起,我失忆了。”夏晴初的眼神黯然,她现在不知道是该失忆还是不该,如果想起来了,会不会她与水御叶的关系会缓和吗?但是想起来了,那些不堪的记忆都会想起来,还是不要想起来的好,失忆未必不是一件坏事。

    “哦,我忘了你失忆了,那我就替你回忆,你可记得当初黑玫瑰灭我们帮派?”水御叶不在乎她现在是在教室里,她现在就跟夏晴初讲,她为什么会讨厌她,而且是讨厌到了一个极点。

    “黑玫瑰?”千里烨听到后眼神变得殷红而又嗜血,水御叶知道黑玫瑰?手紧紧的握住拳头。那个害死他父母的帮派!

    “黑玫瑰?”三少则喃喃道,他们记得黑玫瑰已经很久没有出来了,难道好人帮是遭到黑玫瑰所灭?

    花翎三公主则是互看了一眼,花翎雨薰朝她们两摇了摇头,看水御叶能说出什么东西,不到万不得已绝不插手他们之间的事。

    夏晴初摇了摇头,黑玫瑰是什么?她一点印象都没有。

    “当时我跟冬叶玉不在,当时就你一个在帮里,然后一个带着紫色面具的女人问你,现在只能活两个人,是你还是水御叶和冬叶玉?你tmd当时想都没有想,你说先救你自己,星日枝,我对你没有那么差吧,你居然只想着你自己,星日枝啊星日枝,我真的是看透你了,你说你能让我不讨厌?不让我不恨你?”水御叶说话的情绪很激动,当时情景历历在目,她被侵犯,是她活该,她亲眼看到星日枝被侵犯的时候,然而她并没有去救她。

    “可是我并不是星日枝,我是夏晴初,我不是你口中的那个不要脸的星日枝!”她还要跟她解释多少遍,她已经解释n遍了,她不是星日枝,她不是,哪怕她跟父亲相认了,她也是夏晴初。她也不愿意想起来了,她更不希望她是星日枝,因为那个女人非常的不堪。

    “谁叫你跟那个女人长得很像。”她只要看到那张脸,她心里就是满肚子的火,她水御叶怎么会交到这样的朋友。

    其实花翎诗梨在问星日枝这个问题的时候,她看到了水御叶和冬叶玉过来了,她是故意问这个问题,却没想到星日枝这么自私自利,她第一想到的居然是她自己,其实她早该想到,不然当初也不会这么绞尽脑汁的除掉她,她早该料到星日枝本就是这样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