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也别伤心了,伤心的也不是你一个人,我们都很伤心,再说了伤心也没有用,能把梨子哭回来吗?”花翎若汐她也想哭可是她不能哭,梨子还等着我们,可是她又担心,梨子是我们这最小的,害怕她会承受不了他们的欺负,不行!得赶快

    “你说你听到了女人的高跟鞋?”正在搜查花翎诗梨下落得花翎雨熏突然想到重点,女人的高跟鞋,难道?!

    “对啊!你是不是想到什么了?”肯定花翎雨薰想到了什么,眼神里充满了希望的光

    “我怀疑是星日枝,除了她不会有人无缘无故得带走梨子”花翎雨熏清晰的理论着,除了她还会有谁,星日枝你居然敢抓走我的梨子,我不会放过你的,手握紧了拳头,指甲都快陷入在皮肤里

    而那个黑暗有狭小的房间里,地上躺着一个女人,头发披散着,看不到她的眼睛,鼻子,嘴巴,全部都被头发遮盖住了,狼狈不堪的躺在地上。

    对面坐着一个恨她,恨不得扒掉皮的一个女人,正冷笑的看着那个地上的女人,花翎诗梨,没想到你也会落在我的手里,让我狠狠的折磨你吧,折磨你去死,我要让你痛不欲生!

    “用水浇醒她”星日枝使唤后面的下手,下手很听话的用水浇醒了花翎诗梨,看着现在的花翎诗梨,比先前更加狼狈

    花翎诗梨睁开了眼睛,迷糊的看着星日枝,当完全看清星日枝,她并没有感到震惊,甚至一点惊愕的眼神都没有

    看出了花翎诗梨的眼神没有惊讶,她也没有疑惑,似乎两个人都晓得

    “哦?看的出你已经知道是我抓的你!”

    “是又怎样,不是又能怎样?”花翎诗梨没有给出正确的答案

    “你也知道,你在我手里,是没有好结果的”手里的鞭子握紧,眼神里只有愤怒,踏着高跟鞋走到了花翎诗梨的面前

    花翎诗梨没有感到害怕,闭上眼睛,等着承受这些痛苦,这些她都受过,还有什么害怕的?

    “呵!”星日枝冷笑一下,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

    “你知道为什么你得不到熙的心吗?”花翎诗梨的声音很微弱,声音小的只能两个人才能听得见

    星日枝在等她的下一句,她倒是要看看为什么她一出现熙就不要她了

    “因为你从来没有走进他的心!”花翎诗梨说出了命中的话

    星日枝的脸色顿时变了,呵呵,她说的没错,自己从来没有走进他的心,自己从小就在他的身边,以为时间久了,她就能走进他的心,可是,没想到换来的是冷酷无情的话

    “对不起,我只是把你当做妹妹而已”

    仅仅只是妹妹?她不甘心!

    别墅里,几个人都在忙手里的东西,都在找线索,一个小时,两个小时过去,时间过的越长,梨子的危险就越大,可是怎么找都毫无头绪,空气里传来紧张的气氛

    在这么拖下去,花翎诗梨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也许心里在害怕,为什么还没有来救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