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行人稍作休整之后,便继续上路了, 陆行商原本还担心宋清野跟不上, 但是见休息一段时间之后,宋清野又生龙活虎的模样, 便将心里的担忧放下了, 果然是年轻人,恢复得快。 .. 免费连载小说阅读网

    一行人紧赶慢赶终于在天黑之前赶到了镇上,客栈是与陆行商家的商队有合作的, 提前打过招呼,所以他们一行人过去房间那些都是充足的。

    宋清野没吃几口晚饭就上楼休息去了,楚聿叫小二送了一桶热水上楼,让宋清野好好泡了个澡, 陆行商见楚聿上楼,塞给他一瓶药膏,说是治疗外伤很有效,让他拿去给宋清野涂一下。

    宋清野脱了裤子, 一看,果然大腿内侧已经磨得见血丝了, 他的皮肤和楚聿不同, 白皙如玉,就算他成年之后也是如此,大概和他不怎么爱出门有关系。

    楚聿进门的时候, 宋清野正在看自己的伤, 他坐在床上, 大劈开腿,白得发光的腿明晃晃的出现在楚聿眼前,楚聿猛地转过身,背对着宋清野,可谓是把非礼勿视发挥到了极致。

    他背对着宋清野,将陆行商给他的药膏扔给了宋清野,他的力度和准确度极高,就算是背对着宋清野,那瓶药膏也没有砸到宋清野,而是稳稳的落在宋清野旁边的床铺上。

    “陆当家给的药。”

    宋清野不禁为楚聿这一手赞叹,可看他那么害羞的样子,心里又觉得有几分好笑,明明亲都亲过了,亲得激烈的时候还会把手伸进衣服里,可是楚聿还是这么容易害羞。

    不就是看见他的腿吗,又没有赤条条的出现在楚聿眼前。

    宋清野大概是天生比楚聿脸皮厚,最开始的时候,他也会和楚聿一样害羞不知所措,但是时间一久,他就完全不知道害羞是个什么东西。

    “我还没洗澡呢,洗了再抹。”

    宋清野话音刚落,外面便响起了敲门声,楚聿走过去开门,原来是送热水上来的小二。

    楚聿让开身子,小二赶忙让两个汉子将热水抬了进来。

    “两位客官若是还有什么吩咐,只管下楼叫一声小的。”

    “嗯,多谢。”楚聿冷淡的回了一声,那小二愣了一下,见楚聿没有任何要给赏钱的意思,悻悻的带人离开了。

    “哈哈哈,你没看出来人家在等你给赏钱吗?”

    宋清野笑得在床上直打滚,楚聿是真的不知道,毕竟他只是个农户,没有机会遇见这种事情。

    “嗯,下次知道了。”楚聿点点头走到宋清野面前,伸手把他抱起来,走到屏风后面。

    “你慢慢洗,我先出去了。”

    宋清野见楚聿耳朵发红,伸手搂住楚聿的脖子,气息暧昧的说:“怎么服务这么不周到,也不帮我脱了衣服擦身子。”

    楚聿哪里受得了他这般撩拨,顿时涨红了脸,宋清野不禁勾起嘴角,拉低他的脖子,在他的唇上落下一吻,“真可爱。”

    “别闹。”楚聿这两个字毫无威慑力,他将宋清野放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

    “你好好泡澡。”

    然后楚聿便出去了,若不是宋清野知道楚聿自律,他简直要怀疑楚聿不行了,他都撩拨成这样了,楚聿居然还不对他动手。

    宋清野哼着小曲儿解了衣衫,跨进浴桶里,温热的水顿时缓解了他一天的疲惫。

    宋清野泡得迷迷糊糊的,感觉又谁推了一下他的肩膀,他掀起眼皮一看,是楚聿。

    “水凉了,快起来。”

    “嗯。”他还有几分迷糊,声音也是软软的,勾得人心头发痒。

    宋清野猛地从水里站起来,没有一丝赘肉,白皙纤细的身子带着水珠和楚聿打了个照面。

    楚聿赶忙拿起中衣裹住了宋清野,白色的中衣瞬间被宋清野身上的水渍浸湿,紧紧的贴在身上,几乎透明的。

    楚聿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弯下腰将宋清野抱住,他低下头将头埋进宋清野的肩窝处。

    “你啊,饶了我吧。”他的声音里带着无奈的宠溺。

    灼热的呼吸洒在宋清野的脖颈儿间,宋清野这才如梦初醒,意识到自己刚刚做了什么,迟来的热意爬上他的脸颊,他低着头呢喃:“我也不是故意的……”

    楚聿扶住他的腰身,另一只手往下滑去,像是大人抱小孩儿那样将宋清野抱起来,让他坐在自己的手臂上。

    宋清野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赶忙搂住他的脖子,稳住身子。

    “你等着,过两年我长起来,我也这么抱你。”

    宋清野此话纯属吹嘘,他过两年长起来,顶多和楚聿差不多高,断不可能这样把楚聿抱起来。

    “嗯。”楚聿也不恼,将他抱到床上,拿了擦身子的帕子给他。

    “别着凉了。”

    楚聿将帕子给了他之后便开门出去了,宋清野以为他是非礼勿视,等他擦好药换了一身干净整洁的中衣之后,楚聿才推门近来,手里端着一碗粥。

    “方才你没吃多少,吃点,夜里别饿着。”

    宋清野颠了一天,腰酸背痛,着实没什么胃口,楚聿端给他的粥香滑可口,又清淡,宋清野吃完之后觉得肚子饱饱的,心里暖暖的。

    “这家的厨子手艺挺好。”宋清野正想躺下,楚聿拦住了他。

    “别睡,小心积食。”虽然楚聿没给宋清野准备多少粥,但吃了就睡,着实容易积食,夜里怕是要醒。

    宋清野顺势抓住他的手,笑盈盈的看着他,“那你陪我说会儿话。”

    “嗯。”楚聿点点头。

    虽然说拉着楚聿陪他说话,但是两人却是安静的互相凝望了好半晌。

    即便如此也不会觉得尴尬,宋清野很喜欢这种静谧安心的气氛。

    “楚聿,你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啊?”宋清野对这个问题倒是真有几分好奇,最开始的时候肯定没有,楚聿虽然一直说不会休了他,也带他去办了户籍,也说过不会娶别的女人结婚生子,可是那并不是喜欢他才那么做的,而是楚聿的品行好,他是一天楚聿的夫郎,那么楚聿就会负责,即便他们有名无实。

    楚聿愣了一下,沉思了片刻,“不知道,等我明白过来的时候,已经对你情根深种。”

    宋清野被楚聿漆黑如墨的双目凝视着,瞬间有一种想要捂心口的冲动。

    “是那天吗?”

    “嗯。”楚聿重重的点了一下头,就是那场大火,他以为自己永远的失去了宋清野,他无法想象如果那是真的,他会怎么样。

    他无知疲惫的寻找着宋清野,与其说是生要见人死要见尸,不如说是他自欺欺人的不愿意面对现实。

    幸好,那样的现实并不是真正的现实。

    楚秋让他别找了,说宋清野不在了的时候,他差点控制不住自己给楚秋一巴掌,那是他从小疼爱到大的弟弟,从来舍不得说他一句重话,但是那一瞬间他真的想要给楚秋一巴掌,让他不要胡说。幸好他控制住了,他捂住了楚秋的嘴巴,他不想从任何人嘴里听见这种话。

    那种痛不欲生和后来失而复得的喜悦交织在一起,楚聿就是再不识情滋味也明白自己对宋清野到底是什么感情了。

    宋清野靠进楚聿的怀里,“你还记得你上次被崔老板联合县令关起来,被打得浑身都是伤吗?”

    “嗯,多亏有你。”

    楚聿自然是记得的,若不是有宋清野在,他说不定就被打死在那儿了,那也是他第一次清楚的意识到自己的无能。

    “当我看见浑身是血的你,我愤怒极了,也害怕极了,那一次是我真正意识到你于我而言,有非同一般的意义。”

    宋清野那时候是真的想要杀人,还好裕亲王阻止了他,楚聿昏迷不醒,持续高烧,他也担心得不行,他很少有那种害怕的情绪,就是当初死的时候也没有那种情绪。

    那一刻他便知道,楚聿于他而言或许超出了他预计中的重要程度。

    他开始考虑楚聿的事情,偶尔也会想想自己明年春天真的就要离开楚聿了吗?可惜计划赶不上变化,见识过楚聿的深情,他如何还能全身而退。

    楚聿没想到宋清野原来比他还要早意识到自己的感情,他总担心宋清野和自己在一起是屈就,毕竟他并非宋清野说得那么好,而他家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宋清野也完全没有必要参和,宋清野想要远走高飞那他就跟着,宋清野想要安居乐业,那他就陪着。

    只要和宋清野在一起,去哪里都好。

    宋清野大概是白日里太累了,所以没说多久的话,他就睡着了。

    楚聿低下头虔诚的在他的额头上落下一吻。

    “清野睡了?”

    陆行商看见楚聿从宋清野的房间里出来,这会儿天色也不早了。

    “嗯。”

    陆行商之前一直以为楚聿和宋清野是兄弟,但今天见了两人亲密的行径这才反应过来,哪里是兄弟,分明就是夫妻。

    “明日我们会在这镇上逗留一日,你和清野自便。”

    楚聿闻言点点头,表示同意,“嗯。”

    楚聿端着宋清野吃完的碗下了楼,陆行商看着楚聿的背影,觉得这人真是捉摸不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