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起来很闲吗?”莫名的,范晓浠蹙起眉没说实话。ωヤノ亅丶メ....

    罗小力抿唇笑了笑,并不拆穿,“你只是看起来很困,我去隔壁商店买点牛奶就回来。”他停顿片刻,继续道:“听说睡前一杯能助眠。”

    范晓浠草草洗漱完,罗小力已经为她热好了牛奶放到床头,“晚安。”

    “嗯……”朦朦胧胧地喝完半杯温奶,范晓浠几乎沾枕就睡沉了。

    罗小力静静地待在床头站了会儿,指尖轻轻从她颈项抚过,停留她唇边少许奶渍上,柔缓擦拭。

    关灯,然后是离去的脚步声。

    范晓浠绷紧的神经彻底松懈,方才小力触碰到她肌肤时那种微妙的复杂情绪,令她全身都忍不住汗毛倒竖。

    那种想要杀掉她,又舍不得的感觉,矛盾而诡异。

    监控器?

    嘻嘻,该让姐姐观察到些什么呢……

    第二天送罗小力上学,青山县不出意外又死了人。

    “你先进去,下午放学别乱跑,等我来接你。”

    范晓浠面色凝重的摸摸他的小脑袋,调头朝来时听到的案发地点跑去。

    受害者在闹市区不远的花田里发现,那里种了大片能散发出虫子讨厌气味的植物,风景也优美宜人并且地势偏僻幽静,所以小情侣们都喜欢在这一带约会。

    死亡时间大概在昨天傍晚,这次明显是他杀,脖子间有一道极其细小的勒痕,属于窒息后动脉失血而亡。

    眼珠被凶手残忍的抠出,和割下的舌头一起血淋淋地塞到嘴里,颈间致命伤口和头部均被保鲜膜缠住。

    尸体被悬挂在一棵粗壮高大的树上,鞋子在挣扎的时候掉在了地上,死相惨烈。

    死者男性,年龄并不大,似乎才不到二十岁。

    是青山县某乡的人,家中在县城里有个果蔬超市,与街坊邻居相处也比较和谐,没听说有欠钱或得罪了谁。

    范晓浠偶尔会去那家超市买点水果什么的,小伙子会满脸通红腼腆地给她找零钱,还会免费赠送几个其他果子什么的,总之是个挺不错的年轻人。

    范晓浠看了一眼便别开了视线,最近青山县还在严查期间,这么血腥残暴的作案手法,太嚣张了。

    她想靠近尸体仔细瞧瞧那道伤痕,听警察口中的谈论,细如发丝却削铁如泥,不像是这个时代的利器能做到的。

    “西西。”医生摘掉口罩,手掌柔柔的搭上她的肩膀,“好久不见。”

    “许晨?”范晓浠下意识戒备地错开肩膀,看到是他后松了口气。

    眼瞧着现场都快处理的差不多了,她索性将医生拉到旁边,忧心忡忡道:“你也在,这人什么情况?有线索了吗?”

    “嗯……死者是被活着挖下双眼,痛苦万分,但是却无法呼救。”许晨缓了缓情绪难以言喻的情绪,才继续开口,“初步断定是成年人体壮者所为,而且肯定是名惯犯,凶手非常谨慎,现场的证据少得可怜,警方接下来应该会从他近期接触的人员开始调查。”

    他停顿片刻,眸光闪烁了一瞬,突然转移开话题,“你最近在忙什么?没人再欺负弟弟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