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险者安、安……义诚是吧?”

    在送夏尔回家后,我在冒险工会外被穿着白色长袍的中年执法官拦住了。『『ge.

    “洛洛!”

    顺便还看到了被卫兵围在中间一副小心谨慎样子的洛洛。

    “抱歉,我的伙伴给你们添麻烦了,保释金我会马上交的。洛洛也是,好好认错,我会很快赎你出来的。”

    真是的,就不在一会儿就给我惹出事来。

    “额嘿嘿……”

    这个时候装傻是没用的,我望了一脸傻笑的洛洛,考虑着明天去找夏尔借钱赎她的事。

    “伙伴,看来你是安艺诚没错了,一起带走。”

    “喂!等等,我也一起?”

    这是怎么回事?两个卫兵围住了我。

    超级糟糕的感觉!

    ……

    “嘭!”

    大概是这种音效,强烈的灯光打在了我和洛洛脸上。

    真过分!把这种对重大犯罪嫌疑人才采取的心理攻势直接用在我们身上。虽然没什么好心虚的,不过眼睛好疼!

    “冒险者安艺诚、安塔利亚·瑞比特·洛洛,现在以破坏坎贝尔城周遭治安罪,对于你二人进行判决!”

    “喂!等等!”

    直接就判决了?

    “审问啊!审问!为什么连最基本的审问都没有就直接判决了,所以你开那盏灯到底是为了什么?”

    已经不是对眼睛疼痛顾虑的时候了,我不满地对执法官抱怨着。直接判决,这种简单粗暴的法律形式太有问题了。

    “愚蠢之徒!”

    吐沫横飞,脱下了白袍的执法官露出了粗壮的胳膊,他用力拍了一下桌子对我呵道,然后指着灯恶狠狠地做出解释。

    “这盏灯代表了正义与希望的光辉女神,胆敢在女神的见证下撒谎,就给我做好下地狱的准备。至于为什么不审问?因为根本就没有审问的意义,还是说对于自己所犯下的罪行你们是抱着一无所知的态度。”

    这个……

    看着还是茫然的我,执法官气恼地坐回了位子。

    “算了,陆岛森林外围的火是你们放的吧?”

    “这……我们是有特殊情况!”

    面对执法官地质问,我有些底气不足。

    所谓“放火烧山,牢底坐穿”,没想到这个世界对于森林火灾也是这般严厉对待的啊!

    “也就是对放火这件事你是承认的了。”

    他板着的脸露出严肃的表情,我立马开始应对。

    “那只是为了剿灭袭击我们的怪物出此下策,我们也没想到火会烧的这么大。”

    首先不是主动放火,而是被动,为了抵挡怪物袭击,没错,先把这件事讲清楚。

    “没错没错,冒险者剿灭怪物天经地义,还有我们可是新人,又受到了生命威胁……”

    “不要用你们本事不足这种事作为借口!”

    执法官毫不客气地打断洛洛,有些烦躁地说道。

    “你知道吗?就因为你们放的火,有多少受到惊吓的小型怪物从陆岛森林外围跑了出来,造成了多大麻烦!”

    “这……”

    不是因为放火,而是放火后造成的一系列蝴蝶效应。

    “是我思虑不周了,抱歉!”

    不过当时那种情况也没有给我过多思考的时间,但毕竟是我做的决定,给别人添了麻烦。

    “所以啊!我讨厌你们这些无所顾及的冒险者,给我老实接受改造,这几天就麻烦你们呆在牢里好好反省!压下去!”

    “是!达西斯执法官阁下!”

    我和洛洛说着就被狱卒压入了昏暗的牢房。

    “话说,洛洛你肚子不舒服吗?一直抱着肚子。”

    “没、没事哦!”

    有点可疑。

    不过路过几间牢房都被里面关着的家伙用嘿嘿地狞笑对待,打乱了我的疑惑,有点危险啊!

    万幸,可能考虑到我和洛洛是一个队伍的冒险者,狱卒将我和洛洛另外找了一间没有其他犯人的牢里关起。

    牢里的环境肯定好不到哪去,臭烘烘的味道很大,不过有住过工会宿舍经验的我已经无所畏惧。

    这件牢房唯一的光源是月光,从用来通气的铁窗射进入,带着寒气,在铁窗之下的墙角铺着干草,幸亏这个季节是寒冷干燥燥,如果是寒冷潮湿的话,不保证我会有感冒的危险。

    “今天忙活了一天,已经很累了,早点睡吧!”

    说着打了一个哈欠,洛洛开始整理墙角的干草,将它们铺整齐。

    “话说你不怪我吗?让你受这种罪。”

    我蹲在她身边开始帮忙。

    “说什么蠢话,洛洛可是团长,安的办法很有效,大家都没怎么受伤,已经很好了。而且牢里还有免费的伙食,睡觉的地方也是现成的和原来没差。嗯,铺好了!睡觉睡觉!”

    说着这样乐观的话,洛洛将自己摔在干草上,一个黑乎乎地东西从洛洛怀里滑出来,落在了我手边。

    这是什么?

    发出这样疑惑的我顺手捡起,在触摸到的刹那我就解答了自己的疑惑。

    是钱袋。

    少女的身体像生锈没打润滑油的齿轮,缓缓转向我。

    解开钱袋的我随手扬起几个银币。

    “丁铃铃……”

    非常好听由银币碰撞发出来的声响,我看向洛洛,眼睛不觉间眯起。

    “诶~真是幸运啊!在牢房里都能让我捡到满满地一袋银币,你说是不是啊?洛洛小姐。”

    “唔——”

    从脚下干草传来的索索声,少女在颤抖,接着她发出温柔的声音提醒我。

    “那个,安先生,你刚刚没看见吗?那是从洛洛身上掉在地上,也就说是洛洛的哦!要还给洛洛的哟。”

    “诶~没有看见哦!而且我可不记得洛洛小姐什么时候存了这么多钱呢!”

    我随口否定她,并做出这样的推测。

    “一定是那个用过这间牢房的倒霉鬼掉的。不过对于这种不义之财,见者有份,就给洛洛一个银币的封口费好了!”

    我假装大肚地拿起一个银币,对着她做了一个丢的动作,少女连忙扑过去。

    然而什么都没接到。

    “骗你的!”

    “太恶劣了,你个垃圾魔法师,都说了是洛洛!还给我!”

    “废物武斗家没资格说我!你存了多少钱我会没数?”

    毕竟经常再一起。将银币放入钱袋系鞋好,早有准备的我躲过洛洛的恶狗扑食,继续说道。

    “老实交代,钱是哪来的?”

    “是洛洛打工赚来的!”

    “打什么工能一下赚这么多?”

    我狐疑地看向她,等等,虽然接近一年没更新,不过书里的话连一个月都还没过不是吗?

    最近一次还因为洛洛闯祸,我们可是处于负债状态。

    “有破绽!”

    抓住我愣神机会的洛洛扑向我,这次我理所应当的被她扑倒了,两个人扭打在一起。

    “太奸诈了!”

    我的腿很快被她的腿压住,动弹不得,而洛洛两只手也牢牢地抓住了我的身体。

    “嘿嘿!以安的身体素质怎么反抗得了身为武斗家的洛洛?就算是废材武斗家!不想吃苦头就老老实实交出来吧!安。”

    “休想!这些钱是工会发给我们的吧?因为剿灭了一群黑斑鬣狗。你这个家伙竟然想背着我独吞,太卑鄙了,洛洛,我是不会屈服你的,让你看看我身为炎黄男儿的骨气。”

    将一只手平举着,我的另一只手按住洛洛的头,将她死命往下推。

    “被发现了吗?不愧是安,不过洛洛是团长,理所应当地有着分配团队资产的权利!你的那份我会分给你的,所以,快给我!”

    喘着粗气,少女顶着我的手,两只有力的手分别抓住我的胳膊往前够去。

    “被我发现了才这么说,你个金钱独裁者!”

    可恶,要坚持不住了!已经无路可退了吗?就在此时,熟悉地触感拍在我脸上,毛茸茸的。

    “咻——”

    “呜~”

    我对洛洛的敏感点发动吐息,打了个寒颤,少女无力地软倒在一边,咬牙说道。

    “卑鄙!”

    “彼此彼此!”

    暂时性取得胜利,我握着钱袋站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我说啊!明明连修留影石的钱都还没凑齐,你藏这些钱到底想干啥啊!难不成是准备跑路?”

    “才没有!”

    “那你倒是说说啊!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我有些不耐烦,洛洛对我有救命之恩,但一想到救命之恩的恩人连小队共同获得地财富都要贪墨,我的宅男玻璃心接受不了这种伤害。

    “理由的话早就告诉安了啊!洛洛要养家糊口,只是听说当冒险家赚钱容易才出来闯荡的,想必安这种过过大少爷的生活的人是想象不到的吧?洛洛有多贫穷。”

    抱歉啊!我在地球上也只算是个穷人而已呢。洛洛的这类抱怨我在现实世界已经听过很多了,自己也曾对能收集一屋子手办的家伙怨念满满过。

    “快要到冬天了,必须快点寄钱回去才行,不然弟弟妹妹就要挨饿了。”

    “那个抱歉啊!我是没想到你是真的要养家,毕竟你……”

    你才这么小啊!初中毕业那样。

    “话说洛洛家有多少个孩子?”

    光说弟弟妹妹,算上洛洛就至少有三个,越穷越生,这种事我也听闻过。

    “十几个呢?弟弟有八个,妹妹有五个,走的时候妈妈又怀孕了。”

    “嗯?等等,十几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