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哥的意思是等下再点两条其他鱼?”贾岚也觉得自己没有怎么吃饱,他不明白王奋怎么个请法,难道是一顿饭分两次给钱。而且他之前还点了几个配菜,准备啃完鱼头再上菜。

    “我们下去选两条鱼吧。”王奋拿起湿纸巾擦了擦手后站了起来,却没有具体说怎么个请法。

    不知道王奋所谓的心诚的鱼是什么模样,贾岚怀着强烈的好奇和王奋一起下了电梯,还自告奋勇地带路来到了甲板角落的厨房。

    “公子还要再选条鱼吗?”刚进厨房,一个中年妇女就走到他们身前,正是负责称鱼的工作人员。

    王奋默默地环顾了一下这个厨房,不仅空间很宽敞还挺干净,就是有股洗不掉的淡淡鱼腥味。三四十个厨师正在各个台案前忙碌地做菜,厨房角落有两个边长两米的方形水池,里面正扑腾着不少大鱼,还有几排玻璃鱼缸,不过里面都是一些小鱼。

    “看光哥的意思。”贾岚搞不清楚王奋究竟要干什么,便对着中年妇女示意是王奋做主。

    王奋没有说话,环顾了一圈厨房后走到鱼池旁边往里面看了两眼,似乎很失望地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后从鱼池旁挑了把大点的捞鱼的抄便往外面走去。

    “先生,这里就只有这些鱼池。”中年妇女善意地提醒道,这个光头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难道还会影响视力,没看见所有的鱼都在这里吗。

    “刚才那个鱼头是哪位师傅做的?”王奋没有理中年妇女,对着厨房就是一声大吼。

    “是我!”一声洪亮的声音响起,厨房角落里一个正在走来走去的大胖子应了声,身高175的样子,肥头大耳却长了个金鱼脸,尤其是两只眼睛活脱脱的是鱼泡眼。他正是这艘船的主厨,虽然船老板要价黑心了点,但做鱼的师傅却是不轻易出手的镇船老师傅亲自掌勺。

    “鱼头做的不错,等下麻烦师傅再帮我做两条鱼。”王奋点了点头,老气横秋地说道。

    “为了保证质量,我一晚只做一条鱼。”见王奋不是找麻烦,胖师傅也送了口气,能吃得起这么贵的鱼的人,要是找麻烦的话就会很麻烦。不过这胖师傅虽然号称鱼痴,但到了他的级别每天只做很少的鱼,更多的时间是在不停地思考研究怎么做鱼。

    “你跟我来。”王奋才不管这胖子的话,提起近两米长的抄就往外走去,来到了上船时的浮台,由于这个浮台是vip专用浮台,今天没有什么人。

    胖厨师无奈的跟着王奋出了厨房,这个有着两个大大黑眼圈的大光头的谱可真大,他虽然不想做,但也不想得罪vip顾客。

    “鱼池再大,也比不上这一江水啊。”王奋就提着个抄站在江边深吸了口气,感受着夏日江面湿润凉爽的微风,身后跟着贾岚、掌勺大胖子还有几个好奇的厨师。

    胖厨师听得要吐血,这光头不仅谱大爱装逼,还是个脑残,以为这江里是超市或者厨房的鱼缸,拿个抄就去捞鱼,要是江里这么好捞鱼,那野生江鱼怎么会卖到几百块一斤。这光头莫不是有神经病,把他喊过来就是看他发神经吗,就这么捞的话,他敢打赌捞一年都不一定能捞上一条。

    轻微的江波温柔地冲刷着浮台,轻轻地打湿了王奋的鞋底。

    “你们都往后面退一点吧,你们杀了太多的鱼,身上的杀气太重,会把鱼吓跑。”王奋站了一会,对着身后的人说道。

    “你也退回一点吧,你才吃了个鱼精,身上还有点鱼的怨气。”王奋对着仍然跟在身后的贾岚说道。

    等众人退了五米远,王奋这才低声对星核说道:“星核啊,该你表现的时候到了,你看看这江水里面有多少鱼,赶紧指挥几条到这来,让我捞一捞。”

    原来王奋是打算星核的动物指挥能力,来个江里捞鱼的表演,要不是今天来江里吃鱼,王奋几乎都忘记了他还有这个能力。今天他不仅发现了新的能力,而最初的老能力也发挥了用场,正是验证了一句老话,没有垃圾的能力,只有垃圾的使用者。

    “不干,你让鱼游过来,是为了把它们捞了吃了。核心系统指挥非智慧生命有个重要原则,就是不能对它们的安全造成重大威胁。”星核在王奋的脑海里斩钉截铁地说道,它不不要每次王奋找它就是让它干苦力。

    “你看看,你又来了,这么矫情!我看你之前反省得还不够,你除了自不量力又喜欢吹牛这两个缺点之外,还有一个非常大、非常可怕的缺点,那就是矫情!是不是之前的教训还不够深刻,这么多人看着我,你是不是看我出丑才开心啊。而且现在我们一无所有,你以为我们比鱼好到哪里去,不是今天我吃鱼,就是明天人吃我。”王奋对星核进行深刻的批评,而且他也听星核说只是个重要原则,没说是核心原则,应该问题不大,接着他还给星核安排了个台阶下,“我就捞个几条,到时候只吃两条,其他的都放生!”。

    “根据你刚才吃的那个鱼头来看,鱼是一种相当古老的生物,你们叫做鱼脑子的东西,其实是延髓,充其量也就和脯乳动物的小脑下端接近,主管身体的动作而已,所以鱼没有思考的功能,它能够趋利避害是条件反射的本能。严格来讲,鱼有点类似于我们文明里专门作为食物的低等生命,在特殊情况下可以利用核心系统的能力进行捕食。”星核在王奋脑海里不情不愿地说道,每次王奋都来这个把柄会被王奋用上一辈子了。

    “你看这么多人等着我表现,绝逼是非常特殊的情况。赶紧说下面有几条你能指挥得了,少于一斤的别说出来丢人!”王奋大喜,赶紧轻轻问道。

    可惜星核告诉王奋,现在江里的鱼太少,在星核20米左右的指挥范围里的一条都没有,不过有几条根据它们的游行规律,在接下来五分钟内有两条能游到指挥能力范围内的可能性大于百分之八十。运气非常好的就是还有一条非常大的鱼就在不远处徘徊,不停地驱赶一些小鱼不允许它们靠近渔船,看来是经常吃这艘渔船倒到江里的废弃食材或者潲水,这才长那么肥,已经把这艘船的船底当成了它的领地。

    还有五分钟才能有鱼过来,可不能干等着冷场,对星核交代了一番之后,王奋便背对着贾岚说道:“用抄在江里直接抄鱼,虽难度不比大海捞针,但也是几率非常低。这个时候,只有我们心诚,让我们的诚意感动天意,也就是让自己的生理磁场和这片天地的磁场融为一体,顺应天意从而天意也会如你意,让鱼儿受冥冥中的天意感召游到你的身边,从而捞鱼也不再是难事。”

    王奋的语速很慢,说着说着终于等到了一条鱼游到了星核的指挥范围,王奋根据星核的指示,用捞在江水里轻轻一捞。

    “啵!~”随着捞离开水面,一条两斤重的花鲢在抄里扑腾个不停,挣扎溅出的水星湿了贾岚一脸。

    “哎,居然也是条花鲢。鱼儿啊,刚刚才把你祖宗的脑壳啃了,今天就不送你和你祖宗见面,回去吧。”王奋一见是条花鲢,一点胃口都没有,才吃了那么大个的花鲢头,哪里还对这样的小鱼提得起胃口,直接抄一翻,把花鲢放回水中。

    之前一直在王奋身后嘻嘻哈哈看笑话的厨师们笑不出来了,这什么狗屎运,太假了吧,要不是在他们自己的船上,要不是他们自己的抄,还以为在看魔术表演。

    贾岚更是震惊得连脸上的水星都没有擦,结结巴巴地说道,“这,怎么做到的?”

    “只要心诚,你也能做到。”王奋对着贾岚意味深长地说道,接着微微一笑,“想不想也试试。”

    贾岚赶紧走到王奋身前,使劲地点着头。

    “记住心要诚,来,放空大脑,感受这片天地。”王奋把捞交给贾岚,一只手按着贾岚的额头,似乎在发功,而言语不停地诱导贾岚放空自我,“对,放空思想,把你的所有思想放空交给这天地,不用想太多,根据自己的直觉去捞吧。”

    贾岚使劲感受了一番王奋贴在他额头上的手掌,一点也没有感受到有什么气或者能量从那只手传过来,而放空大脑之后他更是脑海之中一片空白,根本不知道不知道怎么去让鱼自发的游到他下。可王奋满脸通红闭目使劲运功的模样又让他不敢问王奋怎么弄,就胡乱地拿起捞往江里一捞,哪知道他这抄入水之后,才动了一点点就只觉手中轻轻一沉,大喜过望的他赶紧提起抄。

    “光哥!真的捞到了,真的捞到了!”贾岚往抄里一看,居然捞了条二两的小鱼,让他喜不自禁。

    “哎,虽然我把这天意转于你,不过你的心不够静,气不够纯,只能捞到这么一条小鱼,你就把他放了吧。”王奋放下贴在贾岚额头上的手,似乎花了很大的力气。

    “来,胖师傅,帮我把这条鱼煮一下。”王奋拿回捞后在水里再次一捞,一条两斤来重的水密子被他给捞了上来。

    “我只煮龙门鱼。”胖主厨这次不说他每天只煮一条了,作为把毕生精力都献给煮鱼事业的他,也是第一次见到如此神的人,不过他还是不爽王奋称呼他为胖师傅。

    “哎,龙门鱼,世人大多只在乎表象,以为个头大就是鱼精,个头大就是厉害。”王奋叹着气,摇了摇头说道,“这鱼和人一样,都不是以身高个头论英雄。”

    同样身高不高的贾岚深有同感地点了点头,每次被雷婷婷欺负的时候,他都拿这句话安慰自己。

    “今天我就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叫真正的龙门鱼!”王奋掏出贾岚送的首饰盒拿出了古玉,仔细打量一番,看着在月光下越发皎洁的古玉恋恋不舍地说道,“好玉啊,好玉,可惜了!”

    说完王奋拿起玉就往江里一扔,溅起几个小水花,很快沉得不见踪影。

    “光哥,这玉值一百多万啊!”贾岚忍不住大叫一声,即使以他奢侈浪费的程度,也不舍得把一百万的玉扔江里。

    “就是因为它值这么多才扔,记住!有舍才有得,舍弃越多,获得越大!”王奋听到这玉居然值一百多万,眼皮不禁一跳,不过还是很快地掩饰过去,对着贾岚语重心长地说道,“要吃龙门鱼,心一定要诚,这玉是用来献给江神,你好意思随便哪块玉打发江神吗。”

    贾岚还是太年轻,张大嘴到现在已经不知道说什么。而王奋说完后,就一动不动地看着江面,身后的那些厨师看到王奋眼睛都不眨就把一块价值百万的玉扔到江里,已经大气都不敢出,生怕会错过什么细节,而几个人已经悄悄掏出手机开始拍小视频。

    “光哥,你怎么还没有捞。”贾岚等了五分钟,见王奋虽然嘴里念念有词就是一动不动,便忍不住低声问道。

    “这龙门鱼岂是能捞得到的,年轻人有点耐心嘛。”王奋头都没有回,他正在焦急地等待星核的消息,“还有,让他们别拍了,这样会吓到鱼。”

    “都别拍了,都别拍了,小心把鱼吓跑了。”贾岚赶紧退了几步到那些厨师身边,低声让他们把手机收起来后,对着王奋说道,“好了,光哥,都收起来了。”

    “嗯。”王奋轻轻地应了一声,深吸一口气后表情变得十分严肃,竖起似乎有千金重的抄就往浮台上猛地一敲。

    “咚!~”空心的塑料浮台发出了沉闷的响声,而随着这下敲击,浮台轻微地上下沉浮,一圈圈水波以浮台为中心,远远地扩散开去,凝而不散,波及甚远,让贾岚等人看得大气都不敢出。

    “咚!”“咚!”“咚!”。。。

    王奋一共敲了六下,竟似用完了全身的气力,而响声也似远古的鼓声敲在贾岚他们的心上,王奋在江边笔直的身形在他们的眼中也变得高大起来。

    “龙门在此!请君入门!”随着最后一下鼓声般的敲击结束,王奋举起抄,猛然一声大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