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吸到了!我吸到了啊!~天啦,我真的吸到了啊。”在会所另一边的密室里,披头散发的流若云一阵歇斯底里地大叫,端庄形象早就抛到了外星球。

    幸福地将双手交叉紧贴在自己的胸前,这种充盈的感觉,经脉里那流淌的不知名的能量,让流若云差点舒服得呻吟出来。

    虽然王奋没有摸她,可随着来自王奋身体的能量在她经脉里游走,似乎将她的全身摸了个遍。她可是18岁之前没见过什么男人,即使出了社会也只是经营着女性高端spa。

    单纯的人生哪里有如此经历,之前王奋强忍着让小小武松不抬头的时候,流若云也在苦苦坚持不让自己呻吟出声,最后王奋一阵放电时的电流涌动彻底打破了她的心理防线,让她发出了那声羞人的尖叫。

    “死小云,你这付模样,哪里是吸了他了,你这是被他干了吧!实在气死我了。”刚刚追过来的雷婷婷看到流若云花痴样,气就不打一处来。

    “妹妹,姐姐决定帮你这个忙,这个光头就交给姐姐吧,你就不用管了。”流若云继续闭着眼陶醉道,“姐姐帮你吸干他!”

    雷婷婷闻言就是一愣,这丫头居然自称姐姐。两个人虽然亲密无间,但是各自生日年龄却都是很有默契的避而不谈,两个人谁也没有自信比对方小,谁也不愿意当姐姐。之前雷婷婷请流若云帮忙才自称姐姐,可这次流若云居然也要当姐姐,这是怎么回事。

    “真的!”流若云激动地将双手举到雷婷婷面前大叫道,“真的,他真的有内气!等姐姐帮你把他吸干,你就可以好好教育教育他如何尊重女性!”

    流若云没有和雷婷婷说,她不是单纯地为了帮雷婷婷,实在是吸王奋吸得太爽。多日没有寸进的功力似乎有了些许的增长,更是让她大喜过望。

    “真的有内气?是种怎样的感觉?”雷婷婷狐疑道,见流若云如此疯狂模样,她也来了兴趣。

    “当最后一刻我运足神功将其吸来之后,一股滚烫的热流涌入体内,一阵阵酥麻刺激的冲击将我的经脉刺激得异常。。。异常痛中带爽啊,并且他的内气不是中正平和的浩然之气,而是霸道爆烈无双。。。真的是又痛又爽。”流若云激动地述说着她的感受,完全不顾这描述有多让人容易想歪。因为她风华绝代,青春永驻的梦想有了希望。

    “你个死小云发什么春啊,你见多识广,觉得他练的究竟是什么功夫。”雷婷婷实在听不下去,狠狠掐了流若云一下问道。

    “哎哟,掐这么用力,要死了啊。。。我也不知是何等神功,才有如此内气,难道是传说中的九阳神功?”被雷婷婷掐了一下之后,流若云稍微恢复了一下理智,不过很快就又陷入了痴迷,“不,这气比九阳神功更厉害,兼具火的灼热,电的震颤,雷的霸道。对,就像那电一般!”

    “你!~”雷婷婷越听越气,这有完没完。

    “好了不和你说了,我赶紧把这些气消化消化,不能浪费了。”流若云打断雷婷婷道,然后立刻盘膝端坐。

    雷婷婷也知道孰轻孰重,只能乖乖地闭嘴。

    流若云按捺住激动的心情开始闭目调理自己的内息。慢慢地,她又重新感受到了王奋遗留在她体内的能量。

    凶猛爆烈的能量在体内流淌,让她脆弱敏感的经脉一阵阵酥麻,而且从王奋那边吸过来的“内气”或者说能量,与她自身修炼出来的内气有所不同,似乎更加高级,蕴含的能量也更高。

    流若云之前自己修炼二十年,才隐隐约约有点气感,在经脉里也无法指挥运行,只能让那些内气自然缓慢运行。根本没有感受到过宝典里所提到的运气搬血,更别说内气外放之类的高级技巧。

    而从王奋这边吸来的能量,不仅让她感受到了真正的“内气”,还让她真正感受到了经脉,试着指挥这些能量在经脉里运行,一阵阵舒爽袭上心头,不由幸福地呻吟出声。

    “别一个劲地叫了好不好,真的吸到了?”雷婷婷看着流若云闭目盘膝而坐,宝象庄严,似在运功,可嘴里却在一个劲地娇吟,实在受不了了便大声嚷嚷道。

    “哼。”流若云缓缓收了功,现在她的心情稍微平静了一些,也知道被雷婷婷鄙夷成了不知羞耻的女人,让她着实气恼。虽然恋恋不舍,她还是运了点内气,在雷婷婷胸前的穴位上轻轻一按,顺带输送了点内气过去。

    “啊!~~~”雷婷婷失神地一声大叫,只觉自己浑身一个激灵,一股微小而奇妙的热流顺着那纤细的手指输入全身,这几天全身上下的酸痛瞬间消失了,感官世界里只有那个穴位传来的清凉舒爽,还有那火的灼热,电的震颤,雷的霸道。

    可快乐是短暂的,流若云一触就放,随后一脸心疼地收回了手指。

    “使劲吸啊,一定要吸干他啊!”雷婷婷满脸潮红地激动大叫,居然有这样神奇的内气,这种酥麻火热的感觉,让本已经对神功绝望的她重新迸发出了无限的热情。只要有了这样的内气,何愁神功不成,到时候雷家这代的子女岂不是都得听她号令。

    而且她心里又有了个新的目标,她要偷学到流云宝典的采阳补阴的绝学。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她要自力更生,她要学了自己去吸!

    “对了,这次你吸了多少啊?”雷婷婷紧张地问道,看流若云这个激动模样,难道一下子吸了很多,很快就能把那个光头吸干。之前她恨不得流若云一下子就把王奋吸干,现在有了自己的阴暗想法之后,她却希望流若云只吸了一点点。

    “具体我也不清楚,差不多应该有三个月苦修的内气吧。不过这个光头深不可测,不知道他练出这么多内气要多久。”流若云根据自己的经验估算道,如果自己要修炼出来这么多的内气,起码要花几个月时间,还得吃不知道多少的天才地宝。

    流若云深深的内疚,她认为王奋可能天赋比她高,练这么多内气不需要这么久的时间,但吸的也是他的生命。

    如果不被吸,也许他会修炼成真正的先天之体吧,可是被她吸了,这就相当于断了他的先天之路,在武道式微的今天,这可是全人类的损失。

    流若云暗暗下了决心,这先天之路就由她来代替他走下去吧。

    不过流若云还是赶紧给前台打了个电话,让前台给王奋准备了三个月份量的练功药材包。给他吃了很多补一补,也算是补偿了他的损失,也好留点本钱让她多吸点。

    流若云不知道的是,王奋今天虽然被她吸了不少,可是王奋并不像流若云需要练几个月,也不需要吃天价的天才地宝。他只需要接上电源线,充上十多分钟就可以了。

    而且王奋的充电是一分钱都不用花。

    如果他一直插着电,可以让流若云吸到天荒地老。

    不知道她知道这个真实消息之后,会不会幸福的晕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