尸蜇嗡鸣的声音还在后头,剩下的三十来个人,浑身都是乌漆墨黑的泥巴,从北平南下湖北神农架,短短十来天的时间,统统二百来人的规模,现在死了一大半!所有人的脸上都不好看,尤其是牛北斗、刀把子和李三洞三人,手下的伙计差不多都把命搭进去了。一秒记住【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现在王排龙还想继续跟踪下去!那不是跟着他去作死吗?王排龙这一声吩咐,除了他自己手底下的伙计,牛北斗三人根本没动。

    牛北斗擦掉眼镜上的污泥,叹了一口气说道:“排龙!够了!都死了多少人了!再跟下去咱们所有人的命都得搭进去!这次真的他大爷的太背了,计划的根本一点都不缜密,我们现在改路往出撤还来得及。”

    王排龙攥着手枪的手发出咯咯地响声,腮帮子鼓了起来,说道:“佣金不是问题,每个人我再加五十万!”

    五十万啊,在这个动荡的世界里算是天文数字了。

    刀把子说道:“我们这些人,生死早就无关紧要了,干就干!没什么大不了的,脑袋掉了碗大个疤!”

    李三洞用手扥了扥悬崖上的绳索,说道:“我也一样,干都干了,人也死了,不把佣金拿回去,怎么跟我徒弟的家里交代。”

    肥龙拍了拍牛北斗的肩膀,劝道:“我说牛老哥啊,都明白你是顾全大局,为了大家考虑,可是你也看了,这神农架是个要人命的地方,艾狄生先不说,后面的主儿是谁咱都不知道,要是被抓到,可能还不如死了算了。”

    肥龙说完,牛北斗往下看着悬崖发闷,李三洞和刀把子、刘强背着李倩倪已经下去了。

    尸蜇的嗡鸣声逐渐接近,牛北斗叹了一口气,说道:“命该绝命该绝也!走吧。”

    说是悬崖,其实渐渐往下爬的时候,它更像是一个古老的峡谷,快没山的夕阳霞光披下来,谷中心上空的雾气红的像一片火海!很多奇松怪柏坚强的生长在峭壁上,谷底隆隆地传来水声,根本无法判断下面到底有多深,抠着峭壁上的石头缝,胳膊直打颤,满脑门子都是汗水!

    直到夕阳下山,天色完全漆黑下来的时候,我的脚尖碰到了谷底下的地面,终于到底了!

    而此时,这幽深的野谷回荡着各种动物的怪叫,尤其是猫头鹰的叫声,使人心中非常的忌讳。

    我蹲在地上直喘大气,陆续有人做好了火把,肥龙背的煤油灯玻璃罩已经摔碎了,气的他直骂娘。

    我看见韩小二和花猴子带着王排龙他们去看谷底的河水,我知道艾狄生肯定也就在这附近了,王惠珍扶起我,一起去围看,不看不要紧,这一看我顿时后背凉飕飕的!只见这条河里全是血!整条河没有水,全是血!扑面而来的一股子的腥臭之气!

    由于光源范围有限,无法估测这条河到底有多大,但是这样的场景太令人无法接受了!

    韩小二指着河道的上游说道:“老爷!那上头有个山洞,这些血水都是在那个山洞里流出来的,艾狄生的队伍进去了,但是我们进不去,那洞口下有课古松,古松上吊着一口长着绿苔藓的黑木棺材,有鬼打墙。”

    李倩倪在刘强的背上睁开了惺忪的眼睛,看到河里头的血水,频频蹙眉。

    王惠珍对刘强说道:“放她下来。”

    李倩倪的神色有些恍惚,牛北斗看着非常的揪心,立马搀扶住她,说道:“李小姐,你真的不该来的。”

    肥龙对着花猴子说道:“你的鼻子闻没闻到那山洞里有什么怪物?整条河都是血水,这有点不太正常。”

    李倩倪摇了摇头说道:“这不是血水,这是一种单细胞的细藻,常出现于地下河道和微生物丰富的积尸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