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道理说,皇瑶是不应该答应的。.『.co

    《金乌功》,并不只是一门传承圣功那么简单,它代表着的,更是一种身份,一种地位。

    普天之下,只有东皇圣地的圣子,圣女才有资格修行。

    而到了圣子圣女这个级别,已经是被默认成为东皇圣地下一任圣主的继承人和角逐者了。

    这种东西,根本就不是你想要,或是你讨要,就能给你的。

    圣主的位置,能给吗?

    圣子圣女的地位,能给吗?

    一门功法,牵扯的东西实在太多。

    修炼了《金乌功》,便等于默认参与了东皇圣地的角逐。

    而王尘,说到底才只是小小的一个紫衣三日耀而已。紫衣九日耀都不敢奢望的东西,他一个小小的紫衣三日耀却敢开口,当真是荒天下之大谬。

    如果此时有东皇圣地的其他紫衣者在这,恐怕这些人会是以一人一口口水的架势,当场喷死王尘。

    小紫三也敢奢望《金乌功》?给你脸了是吧?要不要再跟圣女殿下讨教一下圣地究极法,《太一帝极身》的凝炼方法?

    不知好歹也要有个程度!

    你他妈的,可是也太不知好歹了吧!

    而皇瑶此刻的回答,无疑是更恐怖了。

    她居然……答应了?

    答应这小子,给他《金乌功》?

    我的皇瑶殿下,您怕是昨天晚上没有睡醒吧?!

    “殿下,我是真心实意向您请求《金乌功》……”

    王尘以为她是拒绝。等她把话说完,便连忙在那里道,想要向这位圣女殿下表达自已的诚意。

    然而……

    “呃,你刚刚说什么,可以?!”

    霍然抬起头,看向皇瑶,王尘突然一脸懵逼。

    啥玩意,这就答应了?

    我去,你也太干脆了吧!

    我这还有好多理由,好多借口,好多想法想说呢,结果你这,一言不合就答应了?

    我去!感觉自已真的好没有成就感啊!

    对他的讶异,皇瑶看在眼里,当即是微微一笑道:“很惊讶?呵呵,你是应该惊讶。毕竟,这是《金乌功》。不过,你都已经向本殿证明了自已,那么这《金乌功》,如果你真的想要,本殿也不是不能为你通融一二。只是……你准备好,要为这《金乌功》付出代价了么?”

    天底下没有白给的午餐。

    也许在《东阳诀》上,皇瑶可以不在乎,给王尘,也就给他了。

    但在《金乌功》上,不可能。

    因为,哪怕是她,在《金乌功》的获得上,都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王尘名不正,言不顺,自身实力不高,身份又只是紫衣三日耀。一般来说,这种人就是再奋斗个两三百年,都没希望窥得《金乌功》的一角。

    现在既然他想得到,那么就必须付出代价。而且这代价,将大到顶尖的皇者级强者听到,都要为之色变的地步!

    “请殿下明示。”王尘正色道。

    《金乌功》,是一定要获得的。

    就眼下而言,他的修行已经进行瓶颈了,想再突然,就必须要有更大的助力才行。

    这并不是说《东阳诀》不强,而是在于,《东阳诀》的潜力,已经完全被自已挖尽了,他现在就是在以百分百《东阳诀》的修行速度在修行,然而,还是武宗七重。

    也许,按照这样的速度修行下去,再过个一年半载的,他也能突破。

    而再过个十年八载的,他可能也能登顶宗师境的巅峰,成为巅峰大武宗。

    可这……太慢了!

    他要的是更快速的晋阶,更快速的修行,如此龟速,说实话,他真心忍不了。

    必须要有助力。

    必须要拿到《金乌功》。

    可以不一下得到《金乌功》的完整版,但即便是残篇,他也要拿到手。

    这是一个由头。

    只要得到了这个,他就能跟青帝这个湾仔码头进行灵魂交换,得到完整的《金乌功》修行法。

    如此一来,他就算是起飞了。

    以金乌为魂,那修行速度,恐怕是不能用一日千里来形容。

    而这,也是他想要的。

    为此,付出再大的代价都值得。

    “小子,我先说好,《金乌功》的价值,可不比之前。就算我不跟你计较《金乌功》的具体价值,将这套功法白送给你,但你也要明白,传输一部如此强大的功法,那对灵魂的消耗将是如何的巨大。你能不能承受得住不说,本帝可不想因为一部破经文而耗尽自已魂力,最终身死道消,灰飞烟灭。”

    青帝的声音陡然响起,“所以,在你答应这小丫头之前,你得先给本帝找到能滋补,温养灵魂的奇物。要不然,你就是杀了我,这《金乌功》,你也没办法得到。”

    能让已经被烙印上奴印的青帝讲出如此硬气的话来,显然,这是真真实实戳到他痛处了。

    也是,如果传输《金乌功》功法经文是死,忤逆王尘也是死,那他为什么不硬气一点,最后为自已出口气呢?

    而且他也是笃定了王尘不会因为一部《金乌功》,而舍弃掉他这个无所不知,无所不会的随身老爷爷的。

    自已活着,远比死了要更有价值。

    一尊灰飞烟灭的妖帝可没有什么用。

    想将利益最大化,那就必须保证自已活着。

    所以这会,青帝说这话时,可是相当硬气的。

    他不相信,王尘真的会让他死。

    “知道了。”意识空间里,王尘淡淡回道。

    娘的,想得到这部《金乌功》,还真是不容易。

    皇瑶这边先不说,青帝这老小子这边就要被先敲诈一波。

    不过,应该还是值的。

    堂堂的东皇圣地传承圣功,其战略意义仅次于无上的《太一帝极身》之下。若能得到《金乌功》,王尘相信,自已这艘小破船,一定是能扬帆起航,一飞冲天!

    皇瑶看他,笑道:“若是其他人敢跟我提这个要求,本殿一定让他明白好高骛远的下场如何。但是对于你,本殿愿意给你一个机会。刚刚遇到的太甲神子你知道吧?我要他身上的万源神晶。把万源神晶给我,我就给你《金乌功》。”

    “另外,你还要成为南域的域主。”

    “对,就是生你养你的这座疆域。得到《金乌功》的条件之一,就是你必须君临这片疆域,成为这片疆域的主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