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着怀里人温润绵软的身体,沐云帆骤然想起了那个晚上。

    他虽然被蒙住了眼睛,但是手上怀里都是吴美汐那具柔软的身体以及那分明清晰的触感,还有耳边都是吴美汐哭泣求饶的声音。

    现在看着怀里这个人,几乎与吴美汐一模一样的面容,可他心里脑子里却全都是吴美汐的影子,对吴美含竟然生不起一丝*。

    沐云帆眉头再次皱了起来。

    怎么回事?这不是他等了多年盼了许久的美好事情,怎么会突然就不想了?

    还有,为什么是吴美汐?

    他心中止不住的烦闷,焦躁和不安。

    同时心里一阵愤恨,这一定是吴美汐故意的,怪不得要他蒙住眼睛!

    对上吴美含询问的目光,他勉强笑道:“对不起啊美含,今天不行,我公司还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处理。”

    吴美含似乎看出了他的不对劲,可她没多想,只是噘起嘴巴不快地说道:“公事难道还比我们的人生大事来得重要吗?”

    “当然不是。”沐云帆忙道,温柔安抚:“我们不是说好了吗,这最美好最难忘的一刻要留到我们真真正正在一起的那一天,等我们结婚了,洞房花烛夜的时候才是我们真正拥有彼此的重要时刻。既然那么多年都等过来了,我们何不再多等一个月呢。”

    吴美汐只好道:“那好吧,我们就再等一个月。”

    ……

    匆匆离开吴美含那里,沐云帆回到自己另外的一套房子,有些疲惫地仰躺在沙发上。

    闭上眼的瞬间,他又想起了和吴美汐在一起的那个晚上,两人同样是在沙发上疯狂了一夜。

    他仿佛又看到了吴美汐带着甜甜的笑容朝他欢快地走来的样子。

    还有完事之后,吴美汐轻轻说出的那句话:“……我爱你……”

    爱吗?她也配?!

    沐云帆冷笑。

    然而那天医院里,吴美汐那滴滑落脸庞的泪骤然出现在他脑中,仿佛就在眼前。

    还有,双凝视着他带着绝望的眼睛。

    沐云帆骤然睁开眼,呼吸有些急促,心中一阵狂跳。

    接着他突然就想起了刚才吴美汐打来的电话,电话里她那般可怜那样无助的哭泣声,一遍又一遍地问着他为什么不相信她……她还说她怀孕了,孩子是他的……

    吴美含不知道,他已经和吴美汐有过了三次。

    而一个月前,虽然也是酒后才有的事,过程他完全不记得了。可第二天醒来时和吴美汐躺在一张床上,被褥的凌乱,吴美汐满身斑驳的痕迹,以及他那种终于得到释放后的餍足和想要更多的不满足,让他不得不承认,他和吴美汐又在一起了。

    所以,吴美含肚子里的孩子很有可能是他的。

    如果……吴美汐真的像她自己说的那般,一直都只有他一个人的话……

    她生病了在说胡话。

    她骗人!

    她该死!

    她心思恶毒,行为放浪!

    她……生病了。

    沐云帆烦躁地坐了起来,蓦地目光一凝,看到了茶几上那份签了字的离婚协议书,竟然觉得有些刺眼,心慌。

    最后实在忍不住,抓起车钥匙就大步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