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云帆掷地有声的话重重砸在吴美汐的耳膜上,她脑袋轰地一下炸响,阵阵嗡鸣几乎将她吞没。

    她目光惨然地看着沐云帆阴翳到几乎扭曲的面孔,心渐渐沉入谷底。

    是啊,除了那纸没有丝毫用处的婚书外,她有什么资格说自己是云帆的妻子?

    结婚两年,云帆只碰过她一次,就在一个月前,还是醉酒的时候。

    这么算来,加上结婚前酒店的那一次,云帆只碰过她两次,都是在醉酒的时候,喊着的还都是美含的名字。

    两年前,朋友举行婚礼的酒店里,她应美含的要求第一次穿上与美含一模一样的衣服裙子,还戴上了长长的假发将自己打扮成与美含别无二致的妆容。

    第一次,她真实地感觉到自己和美含是同卵双生的双胞胎姐妹,那时的她心中是激动的也是窃喜的。

    后来,她喝醉了,中间发生了什么事她完全不记得。

    醒来时,她已经和云帆躺在了一张床上,凌乱的被褥和一身的痕迹足以说明,他们两人共同度过了疯狂的一晚。

    房间的门被人从外面撞开,一大群人呼啦啦地冲了进来。然后是那些人一张张震惊的面孔,以及美含那副仿佛要吃了她的模样。

    美含发疯了似的上来揪住她的头发狠狠抽了她两巴掌,她却只傻愣愣地抬头看着沐云帆,他的眼里只有对她的厌恶和冷漠。

    当时吴美汐的心,一片凄凉。

    她缓缓垂下头去,没有任何的辩解。

    因为所有人都认定了是她设的计,装扮成美含的样子,趁云帆酒醉分不清的时候爬上了他的床,如此来侮辱伤害美含。

    那个时候,沐云帆和吴美含即将订婚。

    “我没有……”

    两年都过去了,她还想说什么?

    想说自己没有设计爬上沐云帆的床?还是想说,自己没有侮辱伤害吴美含?

    当然没有!

    她都不知道一个醉得不省人事的人怎么从二层的宴会大厅直接跑到八十八层,还从哪里弄来的房卡进到里面的总统套房去,还好巧不巧地跟她未来的姐夫滚在了一起。

    而那个时候,沐云帆竟然也喝醉了。

    呵,世上哪有那么多的巧合,除非有心人故意设计的。

    可是!

    没有人愿意替她想一想,因为事情已摆在了眼前,人们都相信自己眼睛所看到的一切。

    当初她并不愿意嫁给沐云帆,因为是以那样的理由,那样的形势。

    后来她妥协了。

    因为吴美含找到了她,与她做了一笔交易。

    因为早在五年前第一次见到沐云帆,她就已经喜欢上了他,并开始深深地暗恋着他。

    因为她以为,只要和沐云帆在一起,他迟早有一天会相信她,会爱上她。

    然而事实证明,别说沐云帆会爱上她,他就连一点点的温暖都不曾给过她。

    “还愣着干什么?!立刻!马上!将她的手指给我掰断!”沐云帆愤怒地朝保镖斥道。

    “是!老板!”保镖立刻行动,蹲下身抓起吴美汐的手就掰。

    “不,不要,沐云帆你不能……啊!不……求求你们不要……云帆求求你饶了我吧……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