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柜的,有一个问题,我不知道要干到什么时候才能还清债务?”

    “哼,看我心情!”说着,少女掌柜鼻孔朝天,哼哼而去。.『.

    戴蒙有点慌,因为他总觉得有什么事情他要急着去办,不能在这里耽搁太久,偷跑肯定是跑不掉的,之前那冰天雪地的感觉现在回想过来,绝不是仅仅错觉而已,少女掌柜身上蕴含着一股强大的能量,这是戴蒙现在可以确定的。

    先混熟再说,况且这地方这么诡异,总得探一探底。

    ……

    在离雨丰市区域不远处,黄泉教军队在此驻扎。

    “情况有点棘手了!”

    泰凝重地看着手里的资料,准备和黄雨薇探讨一下接下来的战术布置。

    “停!别再对我用读心术了!”黄雨薇胸口用双手画叉,嘟起嘴来,性感鲜艳的嘴唇在光线不明的车厢内尤为显眼。

    “好,”泰举双手投降,接着将资料递给了黄雨薇。

    “怎么看?”

    黄雨薇接到资料,也一样凝重,

    海族的大妖阴魄带着上百个他族的鬼魂占领了阴区,最神奇的这些阴魂没有袭击阴区的人族,而是和谐共处,甚至帮阴区的人们打跑了一直欺压阴区的阳区人族。

    “资料上怎么没有这个海族阴魄的能量评级?”

    “目前无法测量,保守估计一核能量级以上。”

    “一核能量级?!!泰,要不雨丰市咱们不要了!”黄雨薇差点惊出声。

    要知道一核能量级代表的可是最大爆发能量能毁灭现在的整个雨丰市,何况只是保守估计。

    “不,咱们还有机会,你看这里,”泰指着资料末尾一个不起眼的地方,“这个海妖阴魄并不能很好的控制自己的力量,好几次出现误伤自家小弟的情况存在,说明她的力量还没有恢复,所以咱们还有机会。”

    “那个咱们会不会有风险?”

    黄雨薇下意识的看一样车外正在支着自动锅造饭的夯货们。

    “放心,这次不需要他们出手,只有咱们两个就够,有我在,怎么可能会有风险?”

    泰表面自信地拍拍胸脯。

    其实心里也慌的一批,这次变动,导致之前布置的政,军,两个方向的暗棋直接被摧毁,商这个方向的暗棋现在也被毁的差不多,只剩下传送消息回来这一项功能,但是人不能说话不算话,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

    相对于雨丰市,与泰驻扎的军营的反方向,铁甲小子哪吒正在听着一个全身包裹在黑暗里的手下汇报情况。

    “铁统领,具体情况……”

    “简单点!”

    “史候大人的计划被海族的一个大妖阴魄给破坏了,需要铁统领去解决她!”

    “好,你带路!”

    ……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一个两层楼一楼至少上百平米的大肠粉店,居然只有两个人,少女掌柜和新晋店小二戴蒙。

    “掌柜,难道你是传说中的周扒皮?为什么待遇这么好都招不到人?”

    “额……”少女掌柜,尴尬转头看窗外。

    难道我会说我的员工全被我无意中送上天堂?好不容易找三弟合伙骗来一个小弟,不能让他跑了!

    戴蒙虽然好奇掌柜的态度,但也没多想,勤勤恳恳干活去。

    陆陆续续戴蒙在这里呆了快一个月,这一个月里,戴蒙算是彻底的了解阴区的目前整个状态,也知道了自己当前职业的“高危性。”

    先说说阴区,少女掌柜居然是阴区现在的王,阴区已经完全被少女掌柜改造,让人族和海族都可以在这里生存,而且作为一个海族,对人族却很亲近,这点是最让戴蒙无法理解的,据他所学的历史书里所描绘的,海族和人族的关系是那种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地步,可是目前看到的:

    人族小盆友带上海族研发的变鱼器在天空中忘情的与海族小盆友玩耍,人族和海族人热恋,人族和海族人一起玩光脑游戏……

    果然尽信书不如无书。

    再说说“高危职业”,

    戴蒙也无奈了,自从知道自家掌柜有事没事就“意外”送自己小弟上天,戴蒙担惊受怕了一段时间,后来再过一段时间,发现自家掌柜情绪挺稳定的,并没有传说中那种易爆脾气,除了有点冷,戴蒙也就放心了。

    戴蒙现在正在策划一次逃跑,从道理上来说,只是六碗肠粉加一瓶少年白(当时戴蒙自己的那瓶没喝),干一个月早就应该够赔的那些钱,可是少女掌柜一点都没有让戴蒙走的想法!(难怪我干的太优秀了?戴蒙觉得自己还是有干店小二的天赋呢。)还经常踮起脚尖拍戴蒙的肩旁,

    “好好干,将来你就是这家肠粉店的老板!”

    唬谁呢,比我还年轻,还是海族,指不定能活多久,等我继承这家店的时候,估计都完蛋好久。

    戴蒙从不掸以最坏的恶意来看其他人。

    这次逃跑计划于半个月后的一次进货,因为店里只有两个人,所以负责进货的也是戴蒙,半个月后的这次进货正好是位于阴区最边缘的一次,并且那里有一个天光洞是阴区唯一一个不需要海族帮助就可以逃到阳区的地方。

    “小蒙蒙,过来!”

    少女掌柜斜躺在老爷椅上,左手把玩这三个核桃球,右手招呼着戴蒙过来。

    “掌柜的,有何吩咐?”

    戴蒙不卑不亢来到少女掌柜面前。

    “小姐我对你这段时间的表现很满意,你已经正是被录用了!”

    “我……”

    拜托,让我把话说完啊!

    “不用说,我知道你想感谢你心中美丽善良智慧的掌柜,对了,这是你这个月的工资!”

    “工资?!”

    “对,就是工资,不要惊喜,不要尖叫,作为一个世间最好的掌柜,这都是必须的!”

    少女掌柜变戏法一般,从袖子里掏出了一个精致的木盒。

    “呐,这可是海族人最喜爱的宝贝,金珍珠!”

    少女掌柜打开木盒,一道金光直射天穹!

    “不行!这个东西我不能收!”

    戴蒙虽然不太懂这东西的好坏,但是心里隐隐有一种声音告诉他,收了这件东西,将来一定会受到某个人的暴打!

    “叫你收就收,废话那么多?”

    少女掌柜强装生气,将手里的木盒硬塞给到戴蒙手里,然后变成一条长着一对长长鱼须的红色鲤鱼愉悦地游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