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码头,已经搬到码头的人家已经吃早饭了,桂婶也做好了早饭,一大家子人,都估计桂叔他们快到了,就等着他们一起吃早饭呢。『→お℃..

    桂富快步来接了桂叔手里的菜篮,又去接曼青手上的,被她避过了,“不沉不沉,我来就行了!”

    再不沉的东西,拎着走了小半个时辰的路也手酸,但是她向来不娇气,也下意识地不想多麻烦桂富。

    桌子上的早餐还是馒头。以前穷的时候早上就喝粥,后来稍稍好点了,就杂面馒头,但是越来越好了,也是掺了玉米粉的馒头而已。日子说是好些了,但是桂家这一两年又是嫁女又是买房,明年还要娶儿媳妇,钱也是紧巴巴地计算着过。

    桂花又从餐厅里迎了出来,“曼青,你放下就赶紧过来吧,就等你们啦!”

    桂花两口子自从桂家搬到了河边,干脆也回来吃饭了。高四两更是偷懒,干脆把工钱都交给了桂婶,除了睡觉,他们俩口字就在岳家生活了。

    吃饭时曼青几次抬头看门口,但都没有看到想看到的那个影子。桂婶见状就道,“别看了,最近张老大忙得很,有两天没过来吃饭了!”

    张野现在也是只要有空就来桂家蹭饭的。

    曼青应了一声,低头吃饭,心想一会儿还是要去找一下他,今天在路上看到的那几个人她不太放心。

    吃完饭她先去桂家和留给她的地里看了看,地里都整好了,种子也撒下去了,桂婶他们在地头沤一个底肥池子,臭烘烘的,曼青也上去帮忙。等到半上午忙得差不多了,曼青还是不放心,就跟桂婶说了一声,往张野的院子这边走来。

    这时搬到码头来的人家大概有三十多家了,差不多都是跟桂家一样,在地里开始干活,或者准备开铺子,人人都忙得很。但不管是谁见到了曼青,都会招呼一声,谁让她是未来的张娘子呢!

    曼青一路笑着打招呼,远远地看到张野家的门口了,突然看到门口就站了一个人,正是她在路边碰到那一群的其中一个。

    他们已经来了么?那现在怎么办好,她可是想去提醒他小心这些人的……

    她想着还是算了,等他们走了再说。但往回走了几步还是心里放不下,突然想到后院的小门,她可以去看看,要是实在不方便,那就再回来等。

    张野的院子在码头算是大的,是独立的一整套,后面就紧挨着河边,用围墙围了个不大不小的院子,后面还有一条小巷子,供附近那些没有紧挨河边的人家通往河边,小门正是开在那小巷子上。

    曼青知道那门肯定没锁——张野家里基本还是个空壳,加上他平时忙,也懒得很,经常连大门都不关……这要是在城里自然是不可想象,稍微好点的大户人家也会有看家护院的,但在这新建的码头上,大家都是认识的,费那么多事做什么。

    曼青打开后门,松了口气,后院没人。也是,这天气渐凉了,说话肯定是在屋里的。她想了想,也不往前厅去,而是轻轻地躲进了靠近前厅的一个耳房里。

    “老哥这话我就有点不明白了。您说秦老大有话带给我,就是这些了么?”

    “张老弟,我们都别揣着明白装糊涂啦!”是那个叫胡叔的声音,看到他是这帮人的带头人,“这码头这么大,一个人吃,会噎着的!”

    “老哥说的是——”张野的声音里听不出什么情绪,“但有一点老哥怕是弄错了,这码头哪里大了?!您往周边看看,不过也就是这么几十座房子,前面那几座还都是镇上和县里的老爷们的……我自己也就是这一个小院子而已。”

    “哈哈哈,张老弟可真会开玩笑!我可是一路都问过了,你这不仅仅是几座院子吧,还有西边的那几百亩地,南边也要建房子了……老小弟,你可不能吃独食啊!”

    “也不知道老哥你是在哪里听到这些话的,可真是冤枉死我了!那地和房子都是章大人叫人开的,我就是个包工头!”

    “哈哈哈——”那个叫胡叔的突然笑了几声,然后声音又变了变,“听说,章大人本来想把他内侄女嫁给你,你没看上,还跟一个乡下丫头定了亲?”

    曼青心口一紧,心想这人果然不善,前面还拐点弯,现在是要当面锣鼓地直接说了吗?

    “唉,老哥呀,你这都是听的些什么流言呐!”张野的声音里好似满是无奈,“是章夫人没看上我!我一个孤儿,大字不识几个,就知道打打石头建建房子,章夫人怎么可能看得上我?!”

    “呀,那你小子就是不识趣了。我听说章大人也有个侄女,正好我们老大死了老婆大半年了,正好可以凑一对——要是你也娶了章夫人家的侄女,那你和我们老大不就是连襟了吗?可惜了可惜了呀!”

    “是是是,是老弟我没福分!不敢高攀!”

    “哼!没福分不要紧,要紧的是会看时势!”

    “是是是!老弟我一向愚笨,还要老哥你多多指点!”

    那个叫胡叔的突然不说话了,静默了好几瞬,曼青都有点想冲出去看看了,他的声音才慢悠悠地响起:“张老弟果真是口风紧,这是什么都不愿意说了。也罢,我不过是个打杂的,今天过来也就是给我们老大传传话。你就好自为之吧!”说着响起了椅子挪动的声音,想是他们起身了。

    曼青在耳房又等了一会儿,听到他们都从前院出去了,才往前厅走。又过了好一会儿,才看到一脸阴郁的张野进来了。

    “曼青,你怎么来了?你从哪里进来的?”张野一抬头看到是她,顿时脸色好了很多。

    “我从后面进来的——后门你老是不锁!”曼青嗔了他一句,上前去拉住他的手,发现他的手有些凉,于是两手握住摩挲了两下,“你吃早饭了没?是不是还没吃啊!”

    张野很享受她的温柔,要是平时肯定就调笑上了,但是这时他心事重重,有点笑不出来,“嗯,你不说我都忘记了。我本来打算早上去桂家吃饭的,但是突然有事——”

    曼青眼眶突然就有点红了,然后一下子就依偎到了他的怀里,“我知道,我都听到了!”

    张野先是惊讶,惊讶她的主动,然后惊讶她都听到了,再是惊讶她什么都明白后的体贴,心里一软,长长地叹了口气,环紧了她,“没事的,别担心,会有办法的!”

    “会有什么办法呢?他说他们老大都跟章大人的侄女结亲了——章大人家怎么那么多侄女啊,还都不要钱似的,到处乱送!”

    张野忍不住小声地笑了出来。他伸手摸摸怀里姑娘的头,赞同道:“就是!真正的好姑娘都是别人去求的,哪有像他家的,到处送,一看就不是值钱的货!”

    曼青也笑了,两人不说话温馨了半刻。

    “要是,那个时候你答应了章夫人,可能今天就会不一样了……”半响,曼青幽幽地说了一句。

    张野伸手拍了下她的头,“傻丫头,那个时候要是答应了,现在你就要在我怀里哭了!”说得曼青又往他怀里钻了钻了,“你放心吧,我不怕刁难,也不怕困难,就想要顺着自己的心意过日子。如果选女人都要听别人的,那还不如不要女人呢!这事你别担心,会解决的!”

    “就跟上次的土地文书一样吗?”

    上次张野想把这附近的地的文书都拿下来,本来镇上都答应了的事,但是突然有人眼红了,又分不到羹,于是就找了人一直卡他——本来夏天就该办好的事,硬是拖到了秋天,还花了张野不知道多少功夫和银两。如今一提到这个,他的心里都还在腻歪。

    “嗯嗯,总能解决的。”张野用力拥住曼青,没有多说。

    这次怕是比上次还要糟糕得多。但这话他不想拿出来吓唬曼青,只是在自己心里沉甸甸地压上了一大块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