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子俩说着话,客厅后面走出了一个胖子,这个肥头大耳满面油光的人正是钱世多!

    见钱世多出来,憨厚的李大春忙把拢在袖子里的手抽了出来,笑脸问候道:“东家~!”

    见李大春还算恭敬,钱世多对他们父子两个招招手:“进来说吧!”

    大春:“哎,谢东家!”

    拉着六子进了客厅,钱世多自己坐在了首位,然后端起丫头送来的茶喝了一口,接着一口热茶全都喷了出来:“死丫头想烫死我啊~!”

    喝骂声中钱世多将手里的茶杯摔碎到地上,“哐啷”一声吓的李大春打了个哆嗦!

    六子抬头看了看一脸狠厉的钱世多,心里顿时想到这个胖子是故意的!

    一旁送茶来的丫头畏缩着跪倒地上去收拾打碎的茶杯,委屈的眼泪都下来了,嘴里却说着:“对不起东家,我错了!”

    六子心疼的看着这个只有十一二岁的小女孩,心里骂着钱世多真不是个东西!

    这话六子可不敢说出来,只能在心里腹诽,他要是当面说钱世多不是东西,那他的工钱也就甭想要了!

    丫头收拾完,抹着泪走了,刚巧瘸腿狗拿着账本走了进来,看到流泪的小丫头还冷笑一声:“哼~笨手笨脚的,活该你挨骂!”

    看到瘸腿狗进来,六子顿时捏起了小拳头,然后李大春悄悄的用手打了下六子,六子才松开拳头低下了头。. .

    没人甘愿为奴,六子也一样,但人总要想办法生存,学会妥协才能活的更久!

    瘸腿狗先是媚脸向钱世多问好:“嘿嘿,东家消消气,这种笨丫头多打几次就有记性了!”

    钱世多冷哼着:“就知道哭的死丫头,每天还浪费我的粮食,记得扣她工钱!”

    瘸腿狗忙点头:“哎,记下了东家!”

    眼角扫了一眼站在客厅里的父子,然后钱世多干咳一声说:“他们来算工钱,你给他们算算,我该给那个小毛孩子多少钱!”

    瘸腿狗答应着把账本放到了茶几上,然后从怀里拖出一个算盘,给六子算起了工钱,大春低着头赔笑道:“东家,这羊六子可是都照顾的好好的,没出什么问题吧?”

    钱世多不耐烦的闭起眼来点点头:“嗯,好好干才能拿到工钱!”

    六子不愿多看钱世多脸上的傲慢,就去看一旁拨打算盘的瘸腿狗,发现见了这个瘸腿狗自己更生气,索性也闭起眼在心里一个劲的骂着这两个为富不仁的地主老财!

    六子骂完不禁心中哀叹,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老师一直在说拯救中国,可谁又来拯救我们呢?

    我们都快饿死了,又怎么去拯救中国?

    六子记下了这个问题,打算在上学的时候问问卫东阳。

    受了一肚子气,六子总算拿到了工钱,大半年的时间,六子总共得到了一个大洋零十几个铜币,这帐算的对不对六子不知道,因为都是瘸腿狗在算的,连账本都没给六子看一眼,摆明了就是欺负六子是个小孩。

    临走前,钱世多还用那让人恶心的笑容对六子说:“小孩,过了年还给我放羊吧!”

    大春还得感恩似的跟钱世多赔笑:“东家吩咐一定办到!”

    出了钱家,大春把大洋交给六子拿着:“六子啊,你真的长大了,这就是你的工钱!”

    六子翻来覆去的看着手里的大洋,抱怨的说:“就只有这么点.....”

    大春:“别嫌少,这一个大洋在城里够你吃十天的阳春面!”

    六子委屈的说:“我给他放了大半年的羊,才换十天的阳春面吗,爹,阳春面是什么?”

    大春突然被六子问愣了,阳春面是什么,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孩子长这么大了居然没有进过城,没有见过哪怕一碗最便宜的面条!

    大春挤了挤眼睛,生怕会有眼泪落下来,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没有本事到会被孩子问出什么是阳春面,心里那种滋味别提有多难受了。

    “明天爹带你进城,咱去吃一碗阳春面!”

    李大春的话让六子顿时喜极,抬起期盼的高声喊道:“真的啊!?”

    李大春笑吟吟的摸着六子的头:“爹什么时候骗过你!”

    “哦~可以进城了~~!!我要去告诉铁头这个好消息!还有昌鱼!”

    六子嘻嘻哈哈的独自跑远了,哮天犬在前面撒欢的摇着尾巴像是替六子感到高兴,留在原地的李大春偷偷的擦了把老泪,然后攥紧了手里的几个铜币......

    再无能的男人也不会想让自己的孩子受苦,可他又能改变什么?

    他除了力气,还能出卖什么?

    出卖力气又能得到多少收获,恐怕就算李大春直到累死也过不上钱世多那种日子。

    在这样的环境下,李大春出卖力气还得要看别人的心情,因为像他们这样的人在中国有很多很多,多到以百万千万来计算,这就是穷苦大众的日常,没有奢侈的幻想,只有为了生存而强行吞咽的苦水。

    这天晚上,六子又走进了山神庙,准备听卫东阳老师听课,今晚的六子很开心,因为他明天要进城了,长这么大终于也能走出这个山村,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了!

    卫东阳用土块写下了两个字后,转过身刚好看到了六子脸上的笑容,于是笑问道:“小六子,有什么好事吗,看你脸上的表情,吃糖了吗?”

    六子没有回答,铁头争抢着说:“老师,他明天要进城,这是他头一回进城,你看他都快乐傻了!”

    “哈哈哈.....”

    课堂上一片笑声,不是嘲笑,是他们也能理解六子的心情,因为城里确实好,他们也想再次进城去!

    卫东阳:“哦,是这样啊,那确实是好事,进了城开阔一下眼界也是好的!”

    六子笑着笑着突然想起了今天的问题,于是对卫东阳说:“老师,今天我想到了一个问题,想请你帮我解答一下。”

    卫东阳始终保持着温和的笑容:“什么问题,你说!”

    六子站起来说:“老师你说我们要救中国,可我们连肚子都吃不饱,又怎么救中国?”

    卫东阳听完,面色凝重起来,然后长叹一声:“你坐下吧,这个问题很尖锐,但是涉及的方面也很多,我之前说过了,军阀混战民不聊生,这些都是有原因的,一时半会你们还很难理解,不过我坚信会有改变的那一天,只要我们不放弃希望,中国就会有救!”

    六子没有得到答案,但是他也坚信一点,不放弃希望,中国就会有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