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宝岛,位于花果山与傲来国的中间海域,单论繁华程度远远超过花果山,由于其处在远洋航线上,又是独立城池,自由贸易发展得红红火火。『『ge.

    据说在珍宝岛上,没有买不到的东西,当然前提是你得有钱。

    斗战的疾行舟在临近码头的时候,逐渐减速,不管是江月夜还是李飞都松了口气,苍白的脸上带着一丝死里逃生的侥幸。

    在海上开船不难,难的是能精确地跟着航线行至。

    有时明明两座岛屿之间可以直线抵达,航线上却是要绕上一个大圈子。

    基本长期出海的,甭管水手还是客商,基本都知道,航线意味着安全,偏离航线是要送命的。

    李飞总过活了两年,玩了一年泥巴,练了一年武。

    江月夜虽说二十来岁,但,他的情况比较特殊。

    粉兔子虽然知道有危险,但并不清楚有哪些危险。

    于是斗战的疾行舟,嚣张无比地离开了航线,走了两点之间最短的那条直线距离。

    先是一些普通海兽,凭疾行舟本身的速度和坚固,完全可以忽视。

    但走了一半路程后,真正的灾难降临了。

    粉兔子凭借风骚无比的驾船技术,躲过了几百条龙吸水,避开了终年活跃的海底火山带来的巨浪冲击……

    林林总总,义无反顾地来到了连度牒地图都表示极度危险的海域。

    海皇兽,个体体积都在般座明月岛那般大的纯野生海兽,他们没有天敌,大嘴一张,可以将附近几千米立方的海水过滤一遍,吞下所有留在嘴里的东西。

    疾行舟在它面前就是一只蚂蚁,被吞下的过程中,基本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最后还是李飞和江月夜两人联手,这才重新从海皇兽口中逃了出来,还是侥幸逃生,要知道,便是离火妖气覆盖吓得不杀之刃,都不能在海皇兽口中留下半点痕迹,若是被吞下去除了被消化掉外,实在想不出还会有什么其他结局。

    粉兔子自觉做错了事,收敛了几分傲慢,承诺一旦上岛,第一时间就去把驾照考了,最不济也会多买几本长途驾驶的注意要点。

    从明月岛航行到珍宝岛,用时整两天,说来寥寥数句,但各种惊险,也唯有这三个瘫软在船上的人才能体会。

    随波晃荡了一个多小时,三人调整好状态,登上了珍宝岛的码头。

    一个穿着金马甲的管理人员笑脸迎了上来,一手拿着登记本,另一手评伸着。

    李飞暗道:要不咋说人家是东胜第一岛呢,这服务素质,宾至如归啊。

    他一手抓住那人的手,用力抖了抖,还拍了拍那人的肩膀,“客气了,客气了,初到贵宝地,还请多多关照。”

    那人嘴角抽了抽,只当又来了个乡巴佬,嫌弃地抽回了手,还在马甲上擦了擦,“那个,停船费,管理费,入港费,共计十金,念你初来,给你打个八折,八金。”

    笑容在李飞脸上凝固,“八金?你咋不去抢啊?”

    那人冷笑,“抢?呵呵,你倒值当抢。赶紧交钱,不交打哪来回哪去。对了入港离港要缴纳一金。”

    李飞这下是真火了,粉兔子拽了拽他的头发,笑道,“谁说我们是开船进来的?”

    金马甲嘴吧微张,“哈?”

    李飞回头看了一眼,海上哪里还有疾行舟的踪迹,当下哈哈一笑,扬长而去。

    金马甲仔细核对了船只,确实没多出来的船,看着走远的几人也没再上前阻拦,反而冷笑一声,找了僻静处掏出一块传音符石,“串哥,肥鱼上岸了,一个*丝男,一个极品美男,还有一只粉色流氓兔,重点是那只兔子……诶,好好,两成!谢谢您咧!”

    ……

    珍宝岛号称自由贸易,不仅遍布各色商铺,沿街也尽是兜售个人收获的兼职商人。

    有一个眉目清秀极具亲和力的金马甲跟上了李飞,语速极快的做着自我介绍,“几位贵客,面生啊,第一次来珍宝岛吧。我是职业向导小谈,甭管是想买想卖还是想逛着玩,您开口,小谈为你提供最优选择。”

    李飞进来这里本就两眼一抹黑,抬头是乌压压人群,低头还是层层叠叠的人群,“收费不?”

    小谈笑道,“尊贵的客人,您说笑了,我们都是拿工资的,哪能要您的钱是不。”

    “那就是吃回扣喽。”李飞也笑了笑。

    小谈一脸尴尬,话说这事尽人皆知,这一把捅破了,还能不能好好合作了。

    “去官方最好的符咒店。”

    粉兔子掏出一枚金币,弹到小谈手中,又嘱咐了一句,“要世界连锁的店,若是敢骗本小姐,哼。”

    小谈接过金币,收入怀中,动作行云流水,说不出的顺畅,连连点头,“这您放心,一看您就是大有来头,小的哪敢忽悠您是吧。”

    有人带路,就是方便。

    东拐西拐走了约莫十几分钟,小谈一路脚步停,嘴不停,每路过关键建筑,都要简明扼要地说上一番。

    这里是岛上最好的兵器铺,所售也都是东胜知名铸剑大师的出品。

    这一间来头就大了,老板娘是长安第一仙子,里面的歌妓也尽是数一数二的极品美人。

    ……

    当路过一间整体色调偏灰暗的酒馆的时候,李飞忽然有了一些兴致,“小谈,这里是?”

    “这里就是释厄酒馆,您看上面的旗子,也就在我们岛上是正大光明开着的,换做其他地方,只有先找到这面旗子,找到接头人,验明身份后才会被带进酒馆。”

    又走了十来分钟,街道变得宽敞起来,两旁的建筑也越发壮观大气。

    小谈停在了一间七八层楼高的建筑前,“这里就是本岛最好的符咒店,世界连锁企业,茅山符咒商行。”

    到底是专卖符咒的店,门口接引的也都是一水的小道童,当先一个瞧见小谈拎着两人过来,立刻迎了上来,“两位贵客是需要点符咒还是想要些制符的材料?”

    “咳咳!”粉兔子不乐意了,重重咳嗽了两声。

    小道童反应也是快,连连道歉,“小道眼拙口笨,还望姑娘见谅。三位贵客,三位贵客。”

    粉兔子将度牒递给李飞,自肩头一跃而下,“你们俩去释厄酒馆放松一下吧,回头我去找你们。”

    李飞跟江月夜对视一眼,面露苦涩,赶忙招呼道,“那个。”

    粉兔子会意,回身抛出一个储物袋,“省着点花。”

    “多谢老板!”李飞喊了一声,满怀期待地朝之前经过的释厄酒馆走去。

    每一个取经人,甭管是善的恶的,穷的福的,在经历了风风雨雨之后,见到释厄酒馆都会有一种强烈的归属感和感动。

    漫漫取经路,所谓的家园,在几年,十几年后,只会变成一种回忆,便是有实力,且有心的人,隔个三五年回去一趟已经算是不错的了。

    唯有释厄酒馆,永远在前方等着你,陪伴你一路走到取经路的尽头。

    ……

    李飞拉着江月夜离去,小谈眼头活,瞧出大头在粉兔子这里,便跟着进入了符咒店。

    在距离符咒店不远处,十几个膀粗腰圆的恶汉狞笑着盯着消失在店内的兔子。

    在他们身前,站着一个衣着华贵的青年,他放下手中一个灵宝勘测器,冲身后的壮汉招了招手,低声说道,“那兔子的金手镯,绝对是极品仙器,想办法去给她弄过来,嘻嘻,这下可是可算是逮到条大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