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月后,绍云霆和凌柒柒的婚礼上。『『ge.

    虽然这是绍家的少爷第二次成婚,第一次啼笑皆非,众人很是困惑着,第二次他们也多抱着观望的态度,只是到达婚礼现场的一瞬间,他们就知道了,这一次绍家少爷是认真的!

    这一次婚礼的豪华程度是上一次的几十倍,而请到的人也都是上层社会,与第一次的那些敷衍的宾客不同,这一次的宾客都是很有地位的。

    司仪宣布婚礼正式开始。

    众人望着从入口处,绍云霆挽着凌柒柒的手,缓步而来。

    绍云霆一身黑色燕尾服,本就气势非常的他,穿着这身衣服,更是气势逼人。但他那般强硬的姿态,被身边温柔可人的女子所柔化。

    凌柒柒巨大的裙尾上镶着零零碎碎的细钻,那璀璨的光华,在日光的照耀下,很是灿烂。

    那身华服将凌柒柒衬得如仙女般妩媚动人。

    在牧师问出:“不论富贵贫贱,不论贫穷与疾病,不论困难与折磨,你都会陪伴在她的身边,爱她保护她吗?”

    绍云霆毫不犹豫的大声说道:“愿意!”

    轮到凌柒柒的时候,牧师问道:“不论贫穷或是富贵,生老病死,你都愿意永远陪伴在对方的身边,不背叛不抛弃他吗?”

    凌柒柒看着绍云霆温柔地说道:“我愿意。”

    绍云霆在那一刻,感觉自己拥有了整个世界。

    已经康复了的罗蔓作为伴娘,出席了这次婚礼。

    她看着在台上相拥而吻的两人,眼眶里盛满了泪水,她非常羡慕凌柒柒能够拥有真正的幸福。

    虽然绍云霆看起来嚣张不可一世,但对凌柒柒的感情却是真挚的。

    她不可抑制的想起了交往时,顾逸城对待她的态度其实并没有那么好。她看得出来,顾逸城和她交往,并不是真正的喜欢她。可是那零碎的温情,却让她深陷其中不可自拔。

    即便现在她已经猜到了事实的真相,也总是会时常想起两人交往时的甜蜜回忆,虽然那似乎只是她一个人的独角戏。

    此时的顾逸城正在飞机上,他无法面对自己心爱的女人跟另一个男人结婚,他想要逃避这件事情。

    但真正让他难过的是,罗蔓既然身患癌症,却一点消息都没有告诉他。罗蔓在经历癌症的痛苦的时候,他却一心想着凌柒柒。他的心口,猛然一疼,他知道自己似乎喜欢上了那个总是默默付出温柔如水的女人。

    他这一次远赴国外,一方面是为了整理心情,好好思考自己的感情;另一方面,也想深造一番,参加关于肝癌的相关医学研究。

    凌柒柒成为绍家少奶奶之后,他的父亲就来找过她说,她的房间已经被整理收拾,变成了原来的样子。可凌柒柒对他的父亲已经失望,他此刻表现出来的慈爱,只是因为她如今的身份。

    凌依萱非常记恨凌柒柒,她曾经差一点点就要嫁给绍云霆了,如果不是凌柒柒当时出了事故,绍云霆早就已经是她的男人了。

    他认为只要凌柒柒消失,那么绍云霆一定是她的囊中之物。

    于是她挑了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约凌柒柒出来,说是要修复两人的关系。

    凌柒柒并不相信她,但是想要看看她要闹出什么妖蛾子,就与她见了面。

    刚知道见面的地点是在悬崖边,凌柒柒就很是警惕凌依萱的动作。

    一开始,她还记得要离悬崖边远一点,可随着凌依萱不停地纠缠,她就忘记了这一点。终于,凌依萱猛地推了她一下,她才意识到凌依萱的险恶用心。

    但那个时候已经晚了,凌柒柒只能看着凌依萱站在悬崖边上,嚣张肆意的笑着:“你的男人,我就接手了!你安稳地去死吧!”

    在意识的最终,她只觉得背后一疼,就失去了意识。

    凌依萱并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男人,而是被关进了监狱。

    凌柒柒失踪了半天之后,绍云霆就用了一切的力量寻找她。

    他追踪到最后一通电话是凌依萱打的,也知道凌依萱约见凌柒柒的地点。

    那悬崖边上虽然没有摄像头,但是在那条路的出入口都分别有安有高清摄像头。从摄像头反馈的信息,那些警察能够清晰的分辨出凌柒柒定然是在那个悬崖附近失踪的。

    凌依萱被关入了监狱,但是她却并没有最终获刑,毕竟证据不足。

    可是几天之后,她就被自己的亲生父亲送进了监狱,凌依萱不明白为什么父亲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她哀求着父亲将她放出去,可她的父亲只说了一句话,他说:“为了保住林家,只能将你牺牲了。”

    这句话多么的熟悉呀,林父曾经对顾逸城的父亲也说过。

    凌依萱觉得整个世界都灰暗了,她看着这肮脏丑陋的牢房,只希望这一切都是幻觉。

    搜查队搜查了几天,都没有发现任何有关凌柒柒的东西。

    凌柒柒的手机遗落在了悬崖旁,手链也被凌依萱因为嫉妒而扯坏了。

    就在绍云霆一筹莫展的时候,新闻媒体们对于绍云霆而这一传奇事情大肆宣扬。绍云霆明明是已婚人士,却被他们再次安上了黄金单身汉的名头。

    毕竟凌柒柒虽然生死不明,但怎么也找不到,算是半个死人了。

    绍云霆被这些乌七八糟的事情搞得头疼,对外宣称自己克妻,谁要嫁到绍家,都可能被他克死。

    即便绍云霆说了这样的话,还是有大股的女人要投入他的怀抱。

    绍云霆最终不耐烦了,他出席了一个新闻发布会,表示绍家的少奶奶只有凌柒柒一个人。自己绝对不会再娶任何其他的女人,如果凌柒柒无法被找到,他就孤独一生!

    在某个小岛上昏迷不醒的凌柒柒终于睁开了眼睛,她首先看到的是一位面容苍老的女人。

    那老婆婆看见凌柒柒醒来,就递给他了一碗粥,说道:“你昏迷了一天,肚子一定饿了吧,来吃点东西。”

    凌柒柒疑惑地看着这个老婆婆,问道:“老奶奶你是谁?你知道我是谁吗?”

    那老人眼中闪过一道亮光,说道:“我叫宫本桃夭。而你,是我的外甥女,叫宫本凌。”

    凌柒柒点头,表示知道了。

    那宫本桃夭却戏精上身了,她絮絮叨叨的说着:“我们一直住在这个小岛上,生活都是自己打理。你昨天不小心从悬崖上摔进了海里,我救你出来的时候,你脑袋上都是血。都告诉你,不要去那些悬崖边上玩儿了,你还是不听。哎,你如果发生什么意外,可叫我这个老人家该如何是好啊。”

    凌柒柒听着她絮絮叨叨的话,并没有觉得烦躁,反而觉得分外的温暖,这温暖让她错以为自己真的是这个老人的亲人。

    凌柒柒就跟宫本桃夭一起在岛上生活了一个多月。

    在这一个月中,她也意识到,宫本桃夭似乎说的事情与原本的事实并不相符。

    比如,她说她与自己在这个岛上一直自给自足的活着,可在岛上的用具一应俱全,根本就像是一个私人岛屿,而她们也根本不用打扫,每天定时有人来做清洁,也不知道平常这些人藏在哪里。

    老人家有一个工作室,那工作室里都是设计,不论是服装,室内还是其他奇奇怪怪的设计,都有涉猎。这样的设计,让凌柒柒感觉分外的亲切,尤其是那些室内装修,她总是能够不自觉地看入迷。

    宫本桃夭会时常跟她谈论设计的事情,让她受益匪浅。

    他自己虽然没有听过很多的名词,但从宫本桃夭的嘴里说出来,她就觉得分外的亲切,而且一瞬间都能理解。

    这些匪夷所思的事情,让她有了一个大致的猜测:自己原本应该是个室内设计师,或者是其他什么设计师,被这个老人家捉来,应该是看中了她的天分?

    凌柒柒有几分自恋的想着。

    她并不讨厌这样的生活,可是心中却有一个声音在焦急的催促着她,让她去找一个人。

    又过了三个月,宫本桃夭告诉凌柒柒,她要出岛。

    凌柒柒很是惊讶,她以为她跟宫本桃夭会一辈子住在这个岛上。因为每天都有固定的人过来,将她们的冰箱填满,似乎根本不用忧愁吃穿,只用考虑一些设计方面的事情。

    宫本桃夭很享受这种平静安宁的生活。

    她的性子似乎也是这般,所以当她说要出去的时候,凌柒柒有一种错觉,那便是她以后都很难再见到这位老人家了。

    她的记忆大部分还没有恢复,她只记起一些模糊的影子,那个影子和她非常的依赖亲密。

    他们时常做一些羞人的事情,虽然凌柒柒每次想到都面红耳赤,但心中却有一股股的热流在身体里流荡。让她在每个冰冷而迷茫的夜晚,都能够感觉到一份安心。

    她相信在某个遥远的地方,一定有一个人在等待着她,而她也即将去找他。

    坐上了离岛的船之后,宫本桃夭没有表示要离开的意思,凌柒柒便知道这位老人要送自己离开了。

    “我能问一下你为什么要……带我一起在这个岛中生活四个多月吗?”

    宫本桃夭笑着说道:“第一是因为你之前已经答应成为我的地址,我要履行作为老师的责任,这件事情你现在肯定记不起来,日后就会想起的;”

    “第二是因为我年少的时候曾有过一段热恋,但最终无疾而终,我想看看你与那个男人的爱情能否比我们更加持久?现在我得到了答案,他值得你用一生来回报;”

    “第三,我预感到自己的未来想要在最终的时候能有一个人陪我,你是最好的人选,我非常感激你能在这段时间里紧紧的陪伴着我,谢谢!”

    看着老人越来越远的身影,凌柒柒红了双眼。

    而在海洋的另一端,得到消息的绍云霆站在港口。

    他心中激荡着一股热血,他希望电话里那人说的都是真的,他心爱的女人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