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念小朋友三岁的时候,有一天洗完澡,死活赖在浴室里,不肯打开门。 ̄︶︺sんцつ    大冬天的,就算开着暖气,苏锦也怕他着凉了。    快开门!回头感冒了又得打针针了哦。    念念小朋友稚气未退地闹道:不要!不要!你是女生,我是男生,女生怎么能偷看男生洗澡?    苏锦满头黑线,这臭小子,她拼了命把他生下来,从小一泡屎一泡尿把他拉扯大,他的全身哪里没看过?现在倒是嫌弃她了。    别闹了,念念,妈妈是女生,但你是小男生,小男生被妈妈看,没什么的。    不要不要!爸爸说,我们要守住男人的尊严,我要爸爸!    从此,念念小朋友都和顾傲渊一个房间睡觉,变成了苏锦独守空房。    夜半……一双火热的手从被窝下面摸进来,苏锦本来就浅眠,陡然睁开了眼睛。    熟悉的气息,让她浑身激灵灵地打了个寒颤。    还没等顾傲渊有所动作,苏锦一咬牙,脚一蹬,只听咕咚一声,有什么东西落在了地板上。    嘶——啊!老婆,你为什么要踢我?    苏锦打开了灯,抱着双手从床上坐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男人:念念说,你们在家没男人的尊严,你就守着尊严过日子吧,别碰老娘!    顾傲渊咯噔一下,这臭小子,居然出卖他老子,回头再找他算账!    谁?胡说八道,男人要什么尊严,男人老婆才最重要!说着顾傲渊厚脸皮地爬上床去。    苏锦睨着他猴急的样子,抓住他的手:真的不要尊严了?    不要!顾傲渊回答得斩钉截铁。    要什么尊严啊,要尊严就没有肉吃。    苏锦狡黠一笑,略了略头发:做饭一三五你做,洗衣二四六我做,至于擦地板大扫除,这个星期你做吧?    额……老婆……家务活,好像是家里有地位的人做。    苏锦一拍手,正色道:这就是给你提高地位啊,念念不是很听你的话嘛,你就要言传身教,让他做一个十全十美的家庭煮夫,以后才是生存之道啊。    不行!我儿子怎么能干家务活?他是要做大事的!    苏锦恍然:要尊严……好吧……那你出去!!    顾傲渊嗷呜一声,哀嚎着举双手投降:男子汉,能屈能伸!在家里,就不要什么尊严了,老婆才是天!    见顾宝宝这么理直气壮地不要尊严,苏锦终于给了他一口肉吃。    翌日,神清气爽的顾傲渊要出门,刚走到门口,他转身就对送他出门的苏锦啵了一下:送你的,离别吻,晚上见!    苏锦红着脸,把身后的小念念让出去,一般都是顾傲渊送他上学,顺便上班。    下午放学,顾傲渊下车接儿子。    当走到校门口的时候,就见小念念胖乎乎的身体一转,抱住粉红色小裙子的女孩子,凑上去就是一啵。    送你的,离别吻,明天见!    小女孩:……愣了三秒,哇地一声就哭了,老师……顾苏念欺负我……    小念念风度翩翩地走过来,顾傲渊满头黑线,这臭小子……    不行不行,得好好教育他,以后变成颜如御那样的男人,到处拈花惹草,搞出人命来,那他和苏锦的晚年还过不过?    他们可是要退休后走遍全世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