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厉向南听到这话,只是微微一怔,又继续艰难的挪动那有好几百斤的柱子。.『.时间越来越久,火势越来越大,苏可欣在短暂的清醒之后,再次陷入了昏迷,她迷迷糊糊,仿佛回到了和厉向南结婚的别墅,她仿佛看见厉向南在和助理医生打架……原来,来别墅久了她的人,真的是厉向南,可惜,她终究没有能逃过生死劫难,昏迷之前,苏可欣想,她的心愿完成了,大概就要去天堂了。……“少夫人吸入了大量烟尘,并在次之前就有强烈脑震荡,称为植物人的风险很大……肚子里的孩子,希望家属早作打算……”病房里,医生嘱咐,这个打算,谁都知道是什么意思。病房里,叶明轩和苏明珠坐在的苏可欣的病床边,看着胡子拉碴,自从苏可欣从手术室出来,就没有离开病房一步的厉向南。“姐姐虽然喜欢孩子,可也不能用她的命去换,她才昏迷十天,她会醒来的,这个孩子不能……”苏明珠的还还未说完,就被厉向南狠厉的目光瞪了一眼。“可欣听到会不开心的。”厉向南温柔的替苏可欣捂住了耳朵,他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这不是公司的电话,自从苏可欣出事儿,他再也没有管过公司,天天呆在病房。这是苏可欣胎教时间,厉向南温柔的打开音乐,放利于胎教的轻音乐,音乐之后,他帮着苏可欣洗脸,一直对苏可欣说话。仿佛,就像是苏可欣只是睡着了,随时都能醒来一样。苏明珠在一旁看得十分的心酸,就连叶明轩,也无法否认,如果换做是他,也不会比厉向南做得更好。叶明轩把孩子不是他的真相,告诉了厉向南,他本以为厉向南会很高兴,可厉向南却说,“在我决定接受他的那一刻,这个孩子就是我的。”厉向南没有多欣喜,因为他早已认定,这就是他的孩子。叶明轩和苏明珠听了这话,全都沉默,那些劝说不要孩子的话,忽然就说不出口。孩子的事,就此搁置下来。苏可欣昏迷者,厉向南寸步不离,就连江楚楚和医生归案,被警察移交给了法院,判无期徒刑,也没能引起厉向南丝毫的注意。他无比怀念,结婚蜜月时,和苏可欣相亲相爱的日子,他以为那是为了报复的虚以为蛇,现在却发现,不过是爱上一个人的真情流露。可是还来得及吗?“可欣,不要丢下我一个人……”厉向南偷偷在苏可欣的病床前流泪,后来,他开始回忆和苏可欣的记忆,每一天每一秒,都不敢忘记。他提得最多的就是汪秘书,当初不应该用汪秘书来欺骗苏可欣,实际上,厉向南和汪秘书什么都没发生。从那时起,他的身体,就永远滋味苏可欣一个人坚硬。厉向南发现,躺在病床上的苏可欣,每次听到汪秘书的名字,总是会有特别的反应,经过医生的检查,认为这是病人受到刺激,说做出的反应。如果刺激足够,病人就能醒来。所以……苏可欣醒来的时候,看见的是厉向南一个人在病房里演着一个人的爱情动作戏……她睁开了眼睛,对他笑了笑。这一笑,厉向南的世界春暖花开。……“假如我不曾爱你……”“那你等着,我会用尽一生,让你爱上我。”——by苏可欣厉向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