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心医院的病房里,电视里的新闻正在报道财经消息:“北关城的大少爷文轩接受财经新闻的采访,有意向在短时间内将文氏在这边的市场拓展扩大。ω δwww..”    “砰”的一声,夏欣怡手里的水杯落地开花,碎了一地。    “夏阿姨,夏阿姨,你怎么了?”护士被吓了一跳,紧张的轻唤她。    夏欣怡的整个人都愣住了,盯着电视里面文轩的脸。    文氏……文氏……    “夏阿姨,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夏欣怡被护士焦急的声音唤过回过神。可是眼中的那种震惊和畏惧、不安无法掩饰。    “我没事,我刚才想起了一些以前的事情。”夏欣怡说话的时候仍然有些中气不足,再加上刚才的惊吓,她的语气都有些颤抖。    护士叫进来清洁工打扫干净地上的玻璃渣子:“夏阿姨,你要好好的调整心态,多想一些开心的事情,您有那么孝顺漂亮的女儿,还有那么优秀的未来女婿,您真的是很有福气。”这个年轻的美女护士话里不羡慕,不过她所羡慕的对象可不是这位神秘出现的夏欣怡,而是她的女儿,冷婉言。    这医院里谁不知道冷婉言的男朋友就是上官子轩,正是因为上官子轩的特别交代,才将冷婉君送到了国外,然后留下了这个精神时好时坏的夏欣怡,还要对她的女儿冷婉言保密这件事情。    这个医院里的谁不知道只要是搭上的上官子轩,不管是冷婉君还是这个来历不明的夏欣怡都能的到最好的医治,这次冷婉君被带到国外都是上官子轩花了重金请的德国的专家为她做手术。    上官子轩这样的男人是所有女人都梦寐以求的男人。    夏欣怡抬起她和顺的柳叶眉,眼中恢复了一丝光亮:”你是说,你见过我女儿的男朋友”护士笑吟吟地说:“当然见过,他来过好几次都是陪着你女儿过来的看她的妹妹的。夏阿姨你真有福气,有两个漂亮的女儿,还有一个多金帅气的女婿。”    夏欣怡的心里万分欣慰,不是因为自己女儿男朋友,而是因为她觉得,这个男人对女儿实在是上心。    “上官总裁爱屋及乌,您的女儿真的是很福气”提起上官子轩的那一刻,护士的眼中透出光亮。    夏欣怡的微微一怔:“上官子轩?”    护士看她一脸懵懂,笑道:“夏阿姨,您才刚来,看来您还不知道你女儿男朋友的来头呢”    夏欣怡摇摇头,温和的笑:“还不知道,请问这个上官总裁和上官集团有什么关系吗”    护士看了看门外翻身把脸凑近夏欣怡,弯身,把脸凑近夏欣怡,然后神秘兮兮的说:“阿姨,您还知道上官集团啊,他叫上官子轩,就是我们a市最名声显赫的男人,是上官集团的ceo,年轻有为,天之娇子啊!”    夏欣怡听到了上官集团ceo几个字以后整个人都僵住了。    整个人除了惊讶和不可思议没有别的感觉,心里一点都高兴不起,她的女儿怎么就找了上官子轩?这怎么可以呢?    自己怎么就和这个家里的人纠缠不清呢?自己扯不清楚还不算,还要牵扯到女儿冷婉言。    上官集团?这对于夏欣怡太熟悉了,很多年前她就知道,可是上官集团的ceo不应该是他吗怎么不然变成了上官子轩这个男人有是谁?    夏欣怡感觉自己的脑子要爆炸了一样,正在此时,从外面款款走进来一个男人,那种霸道的气场是与生俱来的,带着一股王者的气势。夏欣怡听到男人的脚步声,转身看见了上官子轩。    可能是护士刚好在夸他,自己又想入非非了,夏欣怡连忙收敛了自己的情绪,低头恭敬地对他打招呼,感觉有些不敢直视这个自带光环的男人。    病房里的护士表情有些夸张,夏欣怡示意她先出去,护士听话的离开,顺带带上了房门关上。    病房里的夏欣怡打量着这个气质不凡的男人,凭他出众的相貌和举手投足之间的尊贵,以及刚才护士的眼神夏欣怡就能猜出这个男人就是她女儿的男朋友——上官子轩。    上官子轩走在她的面前,有礼貌的弯了一下身子身子,对待她如同对待自己的长辈优雅有涵养:“伯母您好!我是上官子轩!是你女儿的男人!”他虽然不直接说他是冷婉言的老公,毕竟这样的事情需要等冷婉言亲自向她的母亲坦白的时候自己再坦白。    可是他直接向夏欣怡宣布,他是冷婉言的男人,冷婉言是他的女人。这种霸气直接的表白,确实很让人惊叹。    夏欣怡仔细的打量着这个男人,出色的不是一般,也不是一般的女人所能驾驭的。    夏欣怡的心情复杂极了!    “你好,婉言和我提起过你,谢谢你能来见我,快坐下,我们好好聊一聊!”夏欣怡和蔼的笑道。    上官子轩笑的自信笃定:“嗯!真好我也想和伯母好好聊一聊。”    夏欣怡的眼眸里微微惊讶,不过还是不动声色的请他坐了下来。    “看来今天上官先生是有重要的事情要找我了?”夏欣怡淡淡的说到,脸色依旧是和蔼可亲。    上官子轩坐在她的对面,双腿随意的搭在一起,悠闲又不失优雅礼貌。    夏欣怡注视着这个举手投足之间尽显自信的男人,不得不承认上官子轩的确很优雅。    可是如此盛气凌人的男人,真的适合她的女儿吗    “伯母,你知道文家吗?”上官子轩开门见山的问。这个女人,是自己老婆的母亲,自己的岳母。上官子轩说话就不一套一套的了。该说什么就说什么。    夏欣怡眼神一晃,眸底,有什么晦暗的东西在翻涌,随后是惊讶和异样,她楞在那里,良久没有说话。    文家是她最不想提及的,夏欣怡毫无温度的问道:“你想要知道什么?”    夏欣怡的这个信息是他最不想要的,他看到了夏欣怡的目光有些闪烁。上官子轩脸色不冷不热,却是郑重而真挚:“我知道您文青林有一段情,我还知道冷婉言是——您和文青林的女儿。”    夏欣怡不敢置信的脸色一白眼眸睁大,双拳紧握。    她死死的盯住上官子轩,疑惑、畏惧、不敢置信。    “你到底是谁?”她问。    上官子轩摇摇头:“我是一个想要帮助您和婉言的人,给您说的清楚一点吧,文家的情况现在很糟糕。内部相互勾结、尔虞我诈,可以说文家的人每个人都心怀鬼胎。包括文青林的儿子文轩,他本该视为是理所当然的继承人,可是文青林却一直知道自己有个女儿流落在外,他并没有放弃过寻找她,还有他对你仍然念念不忘。”    夏欣怡的眼中透着无尽的哀伤,自己和他就是一个错误的开始,早就结束了,他怎么还这样冥顽不灵呢?经沧海难为水,那一段不堪的情让她对不起自己的双亲,陷入了一辈子的愧疚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