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晓晓住在赵家村,监视不远处百倾田地寒麦的收割。 ̄︶︺sんцつ等到所有的寒麦晒干磨粉,宁伯也安排好面粉买卖的事情。

    宁伯搬来一个装衣服的大木箱:“小姐,这是对方支付的全款。”

    宁晓晓打开木盒,双眼差点被黄灿灿的金光闪瞎。“金条?对方付多了吧?”一根大金条相当于1000银元,小智清点出里面有200根金条。按照此时每袋百斤面粉20银元的市场价,这次卖出去的4万袋面粉也才价值80万。

    “小姐您就收下吧。我朋友在龙武联盟有金矿,不缺钱,只缺粮食。”宁伯笑呵呵地说,“对方让您想买什么买什么。缺钱说一声。”

    家里老婆子知道小姐因为一只金镯受了安大夫人的气,一口气买下安阳镇所有金店的金镯。双手戴满金镯到安阳村溜达,每见到位安家族人就摇摇双手。

    “我家夫人过世没满三年,小姐要给夫人守孝,自然不能穿金戴银。我家夫人把小姐教得很好,可不像有些人,父母尸骨未寒就急着嫁人!”安大夫人嫁给安部长时,柳老爷夫妻过世没满一年。

    宁婶的话很毒,但都是实情。只不过安部长势大,平时没人敢当面说。这话传到千亩山,安大夫人急火攻心晕了过去。

    她闹腾安煜泽,结果让宁晓晓埋怨上柳子轩。柳家人怪她多事,儿子和她离心,还被人挖出不光彩的事。

    偷鸡不成蚀把米!

    大儿子送她到医院,知道她没有大碍后离开。二儿子说兵工厂离不开他,也离开。庶女忙着加工厂的事,一起跟着走。贴心的贞娘不知道去了哪,守在身边的只有木讷的佣人。

    安大夫人欲哭无泪。

    宁晓晓云淡风轻地听完安诗琪讲话,把协议书推到她面前。“亲兄弟也要明算账。我没有加工区的股份,却占着加工区的地。我打算把这部分的地契划入加工区名下。”

    4万袋面粉按照蓝星的均价,达到还清债务的金额。她在宇宙城的债务金额清零,可宇宙城并没有取消债务。

    “宇宙城按照规定的时间清缴债务。虽然主人名下土地的产出达到债务标准,但不能保证这些土地在没有一年之内没有负债。打个比方,地里种罂粟的话这块地会重新产生负债。”小智解释道。

    宁晓晓清点名下的土地:宁家村200亩地;10亩盐碱地;5倾滩涂地;化坪县两座山头和三分之一的空地;安煜泽100倾土地50%的使用权。除了化坪县的加工区她无法做主,其它的都由她说了算。

    加工区的地属于她,万一谁在那种罂粟,宇宙城会算在她身上。她自然要把危险掐死在萌芽中。

    安诗琪死活不愿意更换地契所有人。

    “宁姐姐,没大哥的同意,这事我不能做。”安诗琪试探着说,“您这么做好似要和大哥划清界限。”

    宁晓晓瞟了眼安诗琪,她就是要和安煜泽划清界限。

    赵村长说,姚家被逊帝下令满门抄斩,逃出来的只有外公和娘。外公在逃亡的几年中,追查是谁透露的消息。柳老爷始终是外公怀疑的对象。只是柳老爷死的早,外公不能断定。后来赵村长为了掩护外公撤离,和外公失散。之后的事情他不清楚。

    柳家的可能性最大,在事情没弄清楚之前,她和安煜泽保持距离为妙。

    “宁姐姐,你就别生大哥的气。这几天大哥心里也不好受。”安诗琪抱着她的胳膊撒娇。

    宁晓晓轻笑:“等你大哥有空,我和他商议。只要他同意,你就把协议签了如何?”

    安诗琪猛点头:“大哥同意我就签。”

    宁晓晓板板手指,再忍10个多月。如果确认和柳家有关,她一定会找柳家算账。

    安诗琪前脚刚走,安煜泽后脚就找上来。

    “晓晓,你终于肯见我了。”安煜泽眼中布满红丝,胡子拉渣的颓废样,比从代州打仗回来还惨。

    宁晓晓的左手不受控制地摸向他脸上的伤痕:“怎么不涂凤凰血?”大夫人砸芹菜花时,安煜泽上前抢下,争执中被碎掉的玻璃扎伤了脸。

    宁晓晓自我唾弃。见他之前所做的一切心理建设,在看到他时全被抛到脑后。

    “一两凤凰血一两黄金,李文元要价太高。没舍得买。”安煜泽语气中带着撒娇的意思。晓晓心软,这伤疤是为了博取她的同情留下。

    “噗嗤,”宁晓晓笑出声,“李叔叔对谁都是这个价。安大族长还能付不起一两黄金?”

    安煜泽上前搂住她:“晓晓笑了,不生我的气了吧?这次我娘真的很过分,以后我会尽量减少你们接触。被娘砸坏的花我已经重新种上,独独缺了朱果。晓晓在哪里找到的朱果,我上山去移栽。”

    宁晓晓挣脱他的怀抱,不自然地说,“我不记得在哪找到的朱果。”抢救下的朱果种在赵家村,她不打算种到种植区。

    安煜泽眼神黯淡:“晓晓还生我的气呢?”

    “我们能先谈正事吗?关于……”

    “不能。”安煜泽一口回绝,“我和晓晓的事才是正事。”

    宁晓晓瞪他。

    安煜泽赔笑。

    两人大眼瞪小眼。

    半晌之后,宁晓晓怒,“想说什么直说。”

    “我怎么做晓晓才能原谅我?”安煜泽问。

    宁晓晓把协议书给他:“让诗琪把协议书签了。”

    “加工区的地不值钱,在谁名下都不重要。”安煜泽瞟了一眼,“他们看中的是虞美人和有机肥的秘方。”

    “那我把地转给你。”宁晓晓回道。

    安煜泽皱眉:“我的东西就是晓晓的,我名下还有……”

    宁晓晓吓得脸色苍白,马上捂住他的嘴。她可是知道蛭石的保温作用救下一半的罂粟田,她可不想再被宇宙城惩罚一次。

    “你也认为我是为了你手里的钱、名誉和权利?”宁晓晓冷着脸问。

    安煜泽脱口而出:“如果我手里的钱、名誉和权利能让晓晓永远留在身边,我宁愿你是冲着它们而来。我能保证站在权利的顶端,可我无法纠正娘对你的态度,也无法保证你今后不会再受娘的气。”

    一刹那,宁晓晓的心房颤栗。该死的安煜泽,嘴皮子太能说!

    “那你到底同不同意!”宁晓晓娇嗔。她有那么一丢丢原谅安煜泽选择让她走的行为。

    安煜泽轻轻抬起宁晓晓的右手:“只要晓晓不是为了和我划清界限,你说什么我都同意。不过你先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宁晓晓的右手腕,有一道紫色的淤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