牟晨星虽然派出了使鬼去守着于妈妈,可黄凯的能力显然在他的使鬼之上,医院里又全是人,黄凯要是大开杀戒的话,只怕会让他顾此失彼。.『.

    想到这里,他果断的给有道子道长打了电话,让道长把薛珊珊给丢医院来。

    薛珊珊身上有防护的替身符,刚一受伤就被带到了玉清观,伤势不算严重,服了药扎了针已经好多了。

    听说是来堵黄凯的,薛珊珊立刻拉着薛思思就来了,以突然晕倒为理由也进了急诊科,和于妈妈就隔了两个床位。

    陪着来医院的薛思思听不高兴的噘着嘴:“我和逗逗聊得正好,你就不能自己来医院吗?”

    “你见过哪个晕倒的人自己来医院的?”薛珊珊掐了薛思思一把:“别废话,赶紧的,我在这里守着于妈妈,你去找于梦倩。”

    她很肯定的说:“黄凯的目标肯定是于梦倩,牟晨星让我们在这里守着,根本就是为了牵制我们两个,他才能绕过我们去灭了的黄凯,拿奖金夺排名!”

    “对,牟晨星就是这么奸诈的人。”薛思思重重的点点头,她走到于妈妈的病床边,看医护人员都个忙个的没在意她,她在于妈妈的左脚脚踝上,系上一个带金铃的红绳,然后往精神科走去。

    躺在床上的薛珊珊,拒绝了医生要她去拍个片的建议:“我就是晕了一下,怎么就拍片呢?你以为我不知道啊,拍片要杀死好多白细胞的啊,那我本来是小病,白细胞一死,我可能就变成大病了啊。”

    护士翻了个白眼:“那你先输液吧,有什么不舒服就按铃吧。”

    “知道了。”薛珊珊毕竟还有点虚弱,躺了一会就有些想睡觉了,她正和睡魔斗争的时候,突然听到金铃响了一声,她一个翻身起来往于妈妈的床看了过去。

    就在这个时候,薛思思也在精神科找到了站在走廊上的牟晨星。

    牟晨星正在和叶秋馨说话。

    叶秋馨说:“等于梦倩的爸爸过来,我师兄就会建议把她转到我们医院,到时候我会申请做她的主治医生,就可以调她的病历出来看看了。”

    “嗯。”牟晨星刚应了一声,突然一阵耳鸣让他不得不扶住墙才站稳,他晃晃头,伸手抓住叶秋馨的手腕:“急诊科!急诊科!”

    薛思思一听,立刻转身往急诊科跑,等她到急诊科的时候,这里已经乱成了一团糟。

    她拉着旁边一个家属问:“怎么了?”

    “你是没看到啊,刚才那张床上的大妈突然跳起来,拨了手上的输液针就往外跑,那边床的姑娘跳起来想拦她,却被那大妈一拳打倒在地上,头都磕破了,医生正在急救呢。”家属很热情的给薛思思八卦。

    叶秋馨和牟晨星这个时候也赶了过来,叶秋馨有些奇怪的说:“磕破了头也不用急救吧?”

    “那我不知道啊,就看到血了。”家属说。

    薛思思一看这床位就明白了,跑了的大妈是于妈妈,受伤的姑娘是薛珊珊,她忙往拉起布帘的地方冲:“我是家属,我是受伤的薛珊珊的家属!”

    一个护士掀开帘子走出来,黑着一张脸说:“里面正抢救呢,吼什么吼啊,赶紧签字吧。”

    薛思思有点慌了:“签字?签什么字啊?”

    “病人被输液针扎破了颈部动脉,现在要送手术室去缝合,赶紧过来把手术同意书给签了。”护士语速很快的说。

    “怎么就扎了动脉了……”薛思思有点反应不过来。

    护士拿了同意书过来:“赶紧签字。”

    薛思思有些机械的签了字,脑子觉得有点不能转了,她猛的一转身抓住了牟晨星的衣领:“是你!是你让我三姐过来的!你就是存心要害死我三姐!”

    叶秋馨推开薛思思,看她又要往牟晨星身上扑,忙一把抱住了薛思思:“你说什么呢?”

    薛思思歇斯底里的说:“就是你!这件事就是你布的一个局,目的就是杀了我和三姐!”

    “冤有头债有主,你有点脑子就该去找黄凯报仇!”牟晨星冷冷的说完转身一甩盲杖往外走。

    叶秋馨忙松开薛思思跟上去:“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你在医院看着点,薛珊珊有什么情况你赶紧打电话给我。”牟晨星说着加快了脚步往外走。

    对于今天中午的事情,他一直有个疑问,黄凯杀了保姆还破了阳光屏,明显占了上风,他放出去的四个使鬼根本就不是黄凯的对手,为什么黄凯当时要逃走?

    刚才黄凯一出手就杀了他两只使鬼,还上了于妈妈的身将于妈妈带走,到底有什么目的?

    为什么黄凯的目标不是于梦倩而是于妈妈?

    牟晨星出了医院拦下一辆出租车回玉清观,一进门他就大声嚷嚷:“把九宝乾坤镜拿出来,我要照照看这个黄凯到底躲哪里去了!”

    南宫逗逗正在给南宫砚服药,他放下药碗跑出来:“你们居然有九宝乾坤镜?”

    “当然没有,我就那么一说。”牟晨星站在照壁后面的鱼池旁边,鱼池里没有活鱼,可鱼池上雕刻的鲤鱼却都活灵活现。

    南宫砚从房间里走出来,靠在月亮门上咳嗽了两声:“黄凯从你手下逃走了?”

    “还杀了我两个使鬼,重伤了薛家的老三。”牟晨星很爽快的承认了。

    他的脸在照壁的阴影中显得有些阴郁,站了几秒钟,他突然走过来,从南宫砚身边走过,一直走进南宫砚养病的房间,然后从有道子道长的针灸包里拿了一支银针,然后走回鱼池边刺破了自己的左手食指。

    南宫逗逗刚张开嘴,就被南宫砚制止了,示意他认真的看,看牟晨星到底要做什么。

    血递进鱼池,池水顿时沸腾起来,一股白色的烟雾迅速将整个鱼池都给笼罩住,却只到鱼池边上并不漫延出来,翻滚的烟雾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可因为烟雾太浓让人看不清楚。

    南宫逗逗忍不住说:“这是干冰弄的特效把?”

    南宫砚摇摇头,虽然他也不知道是什么,可他相信绝对不是那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