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想到,古越刚刚上台,便立刻要改变这传承了几千年的血脉法则,如果这个消息传出去,恐怕没有任何一头巨猿是不吃惊的。『『ge.co

    火烈很快就明白了这背后深深的含义,冷汗随之冒了出来,古荀大帝残魂曾经说过,他为了打开神秘之域的封印,将黄金血脉的传承之力遗失了。

    还说他是黄金血脉巨猿家族的罪人!

    对于整个巨猿一族来说,就目前获得了眼前这美丽富饶的神州大陆,收获是巨大的,古荀大帝足够伟大。

    但是无论如何,黄金血脉的传承之力现在没有了。

    而青铜血脉和赤铁血脉的传承之力依旧存在。

    当年小巨猿之所以严厉反对不同血脉之间的融合,就是因为担心黄金血脉的传承之力会因此消失。

    作出这种决定,小巨猿是有私心的。

    而今,黄金血脉的传承之力没有了,古越立刻就提出了不同血脉种族之间的融合……

    这种企图消灭传承之力的目的也太过明显了。

    不同血脉之间的巨猿融合,血脉会变的不纯粹,传承之力自然会因此而削弱,这样的做法有些卑鄙,但对于黄金血脉的统治地位却有着巨大的好处。

    火烈感觉后背已经被冷汗浸透了,心跳飞快的加速。

    对于不同种族的血脉融合,他不是很赞同,但也并不太过反对,因为有更加反对的巨猿就在身边,那就是铁扎。

    现在的青铜血脉家族日子不好过,火鸢至今处在昏迷当中,就算偶尔清醒了,也是目光呆滞,口涎流淌,或者嗤嗤傻笑。

    青铜血脉家族的传承之力在他血脉之中,但是火鸢如今这种情况,传承之力形同虚设。

    要想将他体内的传承之力取出来,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其中一点就无法做到:需要传承之力的拥有者自主将传承之力传承下去。

    火鸢现在这种情况,根本做不到这一点。

    所以对于青铜血脉家族来说,传承之力已经失去了意义,不同血脉之间的融合与否,对他们的利益并不会有太大的损害。

    恰恰相反,目前传承之力最强大的应该是铁林了,铁林对黄金血脉家族有威胁,对青铜血脉家族同样产生威胁。

    如果将他削弱,火烈也是乐意看到的。

    不过火鸢依旧存在,只要他不死,就有恢复的可能,一旦灵魂恢复,传承之力还是受他控制。

    这种希望虽然非常渺茫,但依旧存在。

    这是火烈不太赞同的原因,另外他又考虑到现在四大家族的情况,赤铁血脉本身数量就少,这一次和修真者、人类的战争之中,赤铁血脉的损耗又是巨大的。

    铁石、铁塔、铁海等等一批强大的金刚巨猿陆续陨落,目前赤铁血脉中,拥有一定实力的只有铁扎和铁林等年轻一代头领级别的巨猿。

    而青铜血脉之中,虽然火烈依旧存在,但他远不是古越的对手,加上火鸢如今的情况,依靠着强大的数量,最多能和赤铁血脉打个平手。

    一旦铁林采取融合魂力的方式,平局可能也不会出现。

    至于原始血脉巨猿,可不用考虑,在火烈心中,他们就是劳工一般的低级存在。

    黄金血脉巨猿依旧强大,他们拥有的数量极多,而且年轻一代中的真魂境巨猿开始出现了一大批。

    古越如日中天,实力依旧是最强悍的。

    古越新帝上位,第一件事就是采取融合,这对他来说肯定是一件大事,他虽然说是古荀大帝的遗命。

    但具体是不是?谁知道,已经不重要了。

    如果反对古越的话,后果恐怕会非常惨淡,会给任何一个血脉巨猿家族带来沉重的无法接受的打击。

    融合之后同样会带来好处,至少对原始血脉巨猿来说是这样,他们有可能随着血脉的产生,而产生令他们羡慕万年的魂力!

    这对原始血脉巨猿来说,是改变他们命运的方法之一。

    而且,巨猿的数量可能会得到激增。

    巨猿的生育率低,和他们近亲融合有关,这个原因火烈也知道,为了保护血脉的纯粹,他们之前没有选择。

    好处和劣处显而易见。

    火烈不会当这个露头鸟,他准备见机行事吧。

    古越目光在三大巨猿面容上来回转动,静静的望着三大巨猿,给他们足够多的时间来思考。

    足足几分钟过后,他再次说道:“我再次重申,这是古荀大帝的遗命!任何一支血脉家族都要遵守。”

    铁扎这一刻反而没有了刚才的冲动,他符合赤铁血脉一贯的作风,冷静了下来,仔细的思考,道:“古越新帝,此事事关重大,非我所能决定,需要和我们的新统领铁林商量!”

    “曹凶支持新帝的决定。”曹凶立刻表态,原始血脉只是缺失魂力,并非是缺失智商,他们一点也不傻,曹凶很快就考虑到了其中的利害,对他们原始血脉来说,这是改变他们身体的方式之一,对他们百利无害。

    古越又看向火烈。

    火烈微微躬身,道:“无论这个法则如何,古越新帝都将成为巨猿历史上最出色的帝王之一,此事乍听之后,确实很震惊!

    我能想到古荀大帝,以及古越新帝的良苦用心!只是,这个决定对巨猿来说,会改变未来的命运!我们都需要时间去思考和适应……”

    古越淡淡一笑,火烈避重就轻,也变成了老滑头,笑道:“此事我听古荀大帝说了之后,也非常震惊!你们可以去适应和思考,不过接下来我有另外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宣布!

    第一,火鸢之母火潇,我将娶为妾室……”

    “什么!!”火烈一双绿眼珠子顿时瞪大了,嘴巴也张开了。

    古越暗暗咬牙,他下这个决定也是迫不得已,这次融合必须进行下去,任何巨猿都无法更改,他要先做出表率,让所有的巨猿看看,身为帝王,他娶了一个昔日叛军的妻子。

    “还有。”古越看向铁扎,道:“在这次和人类的战争中,火鸢表现十分优秀,古荀大帝第二个遗命,将赤铁血脉中的铁心许配给火鸢,今日完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