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静了几日之后,千言胜刀的小说重新开始更新,他写了一卷新的故事,完全推翻了之前的第一人称视角,竟然以一名罪犯为主角,写他如何挑战并战胜警察!  字里行间里,我能够感受到一种不驯和愤怒,他在宣泄,一种自我毁灭式的宣泄。ω δwww..这一卷的罪犯智商太高,每一次都能逍遥法外,不少读者纷纷弃坑,临走时说:“忍

    受不了邪恶战胜正义”,诸如此类的话。

    自暴自弃的千言胜刀放弃了自己的形象,在微博上开始跟人对骂,名声一落千丈。这实在很讽刺,他杀了三个网络喷子,现在自己却成为了网络喷子。

    这让我想起了一句话:曾经屠龙的勇士,身上却渐渐长出了龙鳞……

    老幺这两天一直在调查牛津推理俱乐部,这个全世界最聪明大脑的集-会,一直很难调查到,不过老幺也是个固执的人,知难而上,非要把它查清不同。  终于,他黑进了该俱乐部一名成员的笔记本,在里面找到了一份信。原来千言胜刀并不是俱乐部成员,今年8月左右,他写了一封信申请加入,可是俱乐部里的世界顶

    级推理大师认为他只是一名汉语通俗小说家,算不上本格派推理高手,于是拒绝了他的毛遂自荐。

    千言胜刀看起来颇受打击,在第二封信中信誓旦旦地表示,他会用行动来证明自己是真正的东方福尔摩斯。

    千言胜刀自尊心极强,资料显示他曾有过一段自卑的童年,成年后强烈地想得到别人的肯定,难道说,从今年8月开始,他就已经开始酝酿自己的计划了。

    我突然想到他家的保姆说过,千言胜刀有外遇的事情持续了五个月,这个时间刚好吻合!

    保姆并没有见过小三真面目,我推测,这是千言胜刀夜间外出被发现时,随口编的借口。他一定在外面准备了另一间屋子,用来计划和准备他的犯罪。

    我把这个想法告诉黄小桃,千言胜刀在南江市内有一间‘犯罪工作室’,如果能找到,给他定罪就易如反掌了。  案件突然有了新进展,黄小桃把我一顿夸,然后派人去调查千言胜刀和他夫人名下的房间、租房记录等等。我们花了一天,终于查到有人曾以慕容夫人的名义在白鹭

    花园租了一个房间,租期一年,起租日期刚好是五个月前。  我们立马带人赶去,这次我把老幺也带上了,我们来到那间位于一楼的公寓,我用开锁工具打开门,映入眼帘的画面让我们非常惊讶!墙上写满了各种计划,贴满了

    照片,柜子里放着备用衣物、注射器、刀具等作案工具。

    我看见地上有许多脚印,似乎是有人在这里来来回回地走动过,千言胜刀为了设计完美犯罪,曾在这里呆过很久。

    另一个房间里有两台电脑,两个屏幕并排排列,老幺叫道:“哇,这个配置,比我的还好!”

    他接上电源,迫不及待地要打开,我挥手道:“等下!”

    我甩给老幺一副橡胶手套,怕他把键盘上的指纹蹭掉,其实像键盘这种光滑的物体表面,如果有指纹我的洞幽之瞳一眼就能看见。

    可是键盘并没有留下任何指纹,我对着上面嗅了嗅,闻到一股漂白水的味道。一定浓度的漂白水能够破坏掉指纹中的油脂,使它消失,千言胜刀果然谨慎异常。

    趁老幺摆弄电脑,我和其它人在屋子里寻找指纹,哪怕是半片也足够,然而却一无所获,所有曾被接触过的物体都被喷撒漂白剂。

    黄小桃看着墙上的照片,道:“咦,怎么有四个受害者?”

    说完她摘下一张照片,照片中是一个女人,我说道:“把这些照片全部收集起来,回去查查,第四名受害者是谁!”  老幺发现屋内的电脑上装了非常专业的黑客软件,定位到网上的某个人完全不成问题,我们在一旁的书架上发现了不少黑客类的书籍,从扉页的书店章看,都是这五

    个月内购入的。

    他竟然自学了黑客技术,在短短五个月内成为巅峰高手,这种毅力着实令人佩服!

    此外,我们还在这间公寓连带的车库里找到一辆车,查询车牌发现,是用慕容夫人的名字买的。

    我让一部分警员留下来,哪怕掘地三尺也要找到和千言胜刀有关的线索。  随后我们回到局里,去确认第四名受害者的身份,花了三个小时检索,南江市的户籍资料库内并没有这个人,于是黄小桃把它传到公安部的技术科,在全国范围内查

    找。

    当天晚上,公安部发来一封邮件,此人是一名编辑,就职于《大侦探家》杂志,从业已经有十多年。

    “第四名受害者竟然是一名编辑?”黄小桃惊讶地道。

    “我出去一趟!”

    我跑了几家书报亭,买到了几份《大侦探家》杂志,上面有杂志社的联系方式,我加了一个qq,一阵焦急的等待后,对方回复:“您好,请问是投稿还是咨询?”

    我回复道:“我们是南江市警方,正在调查一宗案子,想问你一些问题。”

    对方回复了一个惊讶的表情,然后说道:“今天可不是愚人节!”

    哪有功夫和他扯皮,我直接弹了视频,对方叉掉了:“请不要发这种无关信息,我很忙,再见。”

    我登时火大,唤来老幺:“亮点手段给他看看!”  老幺在自己的电脑上登陆qq,然后噼里啪啦一顿操作,黑进了对方的电脑,并且打开了摄像头。画面里一个胡子拉碴的大汉正抠着脚丫对着屏幕傻乐,好像在看足球

    赛。

    老幺笑道:“打算怎么吓唬他?”

    “能不能直接视频通话!”我问道。

    “没问题。”老幺点点头。

    “稍等一下!”  我叫了一个穿着警服的小警察进来,交代了他一些话,正儿八经地在摄像头前坐好。然后老幺强制打开视频通话,与此同时,我们的‘代言人’开口说话:“你好,我们

    是南江市公安局!”

    对方吓得直接从椅子上摔倒,爬起来害怕的道:“你们是怎么……”

    “有几个问题想请教你!”警察严肃的说。  “好的,好的,我一定配合调查。”对方拼命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