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延章举着火把,骑在马上,留在队伍的最后,看着一条参差的、小小的火龙朝前而行——这是兵士、民伕们手中握着的燃烧的火把,在漆黑的夜色中,格外显眼。

    他呼出一口气,白色的雾气瞬间在空中,虽然黑,却也能依稀瞧出浓云低压,已是遮得一颗星星都看不到了。

    今夜这最后一程路,虽然只有一天的行程,可却并不好走,过了二十多里的大道,便要翻一座高山,越过那座山,再行十多里,才是杨奎大军的军营驻地。

    从不到子时出发,一直走到丑时三刻,远远便看到的高山终于耸立在眼前。

    这山名曰锦屏,山如其名,像一扇屏风般扎在地上,此刻正被厚厚的积雪覆盖,山路崎岖,山石、树木丛杂,平日里都十分难走,更何况这一回还要押送重重的骡车。

    车队在山下整顿歇息了片刻,复又重新出发,这一回,徐达特意把顾延章叫到了前头。

    “前头的二十辆骡车,里头的物什十分重要,一会上山下山,你看着那些民伕,不要把里头的东西折损了。”徐达正色道,“我带一队兵士,去前头开道。”

    顾延章心念一动,问道:“殿直,里头究竟是甚,你也好叫我有个准备,才晓得如何防备。”

    出发之时清点辎重,其余东西都是叫人打开一一核对,只这二十辆骡车,是单独放置,上头贴了封条,也不叫他与其余民伕验看,直到徐达到了,才特别交接。

    而在行路之中,也有二十名兵士,从头到尾在旁护送。

    到了如今,徐达对顾延章也早不是曾经的对待,犹豫一下,答道:“是神臂弓。”

    顾延章不由自主地捏紧了缰绳。

    居然是神臂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