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聪明的处世术是,既对世俗投以白眼,又与其同流合污。一秒记住【 www..】,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芥川龙之介(日本小说家)

    天龙帝国西北地区的加莱行省境内,自从德曼王国三十万大军突然北上入侵德绍王国的消息传来,原本安分守己的德绍王*队就变得有些躁动不安起来;尤其是那些家在德绍王国南部边境地带的徳绍将士,担忧家人安危的他们,不断向他们的军官进言请求回去。

    这就是人性,与侵略他国获取利益比起来,他们更在乎的还是自己的家人;就军人的身份而言,为自己的祖国争取更多的利益是应该的,但他们最本质的任务还是保家卫国守卫家园。

    德绍王国这支军队的统帅迪特里希侯爵,本就是德绍王国戍卫南部边境的宿将,他当然能够理解自己麾下将士们的急躁和不安;可即便是这样,他还是不能现在就率军离开天龙帝国的加莱行省返回自己的祖国,因为他们返回祖国的退路已经被二十万德曼大军阻断。

    天龙帝国的加莱行省、德绍王国的希隆斯克地区、德曼王国的巴伐利亚州,彼此之间是互相连接的;现在,在三国交界地带已经驻有德曼王国二十万守株待兔的大军,暂驻于加莱行省的徳绍军队要想原路返回他们的祖国,就必须突破二十万德曼大军的拦截。

    迪特里希侯爵并不认为自己麾下的五万不算精锐的德绍王国将士,能够突破二十万德曼大军的重重阻拦;哪怕对方同样也肯定不是精锐,但拥有绝对数量优势的对方依旧是占尽优势的一方。

    在想方设法安抚自己麾下将士情绪的同时,迪特里希侯爵也在思考自己怎样才能尽可能的为自己的祖国做点贡献;此时此刻的他,对帮助威廉皇子所部叛军对抗天龙帝国西北平叛军一事已经不再上心,他甚至把威廉皇子之前预付给他的金币都偿还了一部分给威廉皇子。

    无路可退的威廉皇子,一方面接收了迪特里希侯爵偿还给他的部分金币,另一方面又派重兵把德绍军队的营地团团包围起来;很明显,威廉皇子并不想把这支徳绍军队放走,哪怕他们的实力在百万大军级别的战争中发挥不了多大的作用,他还是决定把他们留下来。

    眼睁睁看着自己麾下的军队被困加莱行省,迪特里希侯爵自己都变得有些急躁不安起来;不能把自己的急躁和不安表现出来的他,在困守营地的第二天深夜,见到了一个身穿黑袍的神秘人。

    “你是什么人?”放下手中兵书的迪特里希侯爵,对自己军帐中不请自来的黑袍人沉声问道:“这个时候,愿意来找我还有实力直接潜入到我中军大帐里来的,不是教廷的人就是黑暗议会的人,再要不就是天龙帝国的人;说吧,你到底是哪一方的人?”

    “我是哪一方的人重要吗?”黑袍人用刻意伪装出来的嘶哑声音道:“你现在迫不及待的想要率领你的军队回国,而我有办法让你挽救自己的祖国,这才是你我之间合作的前提,不是吗?”

    “无论你是哪方的人,你都无法帮我回国。”迪特里希侯爵面沉如水道:“就算你能帮我解决营外包围我军的加莱军队,你也不可能让巴伐利亚的二十万德曼军队给我们让出一条通道。”

    “我可以帮你解决营外包围你麾下军队的加莱军队,这难道还不够吗?”黑袍人反问道。

    “当然不够!”迪特里希侯爵毫不示弱的表态道:“我要率军回去保卫我的祖国,而不是成为你背后势力手中随时可以遗弃的旗子;除非你能让我率军回国,否则我绝对不会同意与你们进行任何形式的合作!我宁肯带着我的将士们成为战俘,也不愿他们白白战死沙场!”

    “将军阁下,身负数万将士生死存亡的你,应该学会控制自己的情绪。”黑袍人对着略显激动的迪特里希侯爵不冷不热的嘲讽了一句后才说道:“我没有办法让你率军回到德绍王国,却有办法让你用另外一种方式参战,这是一种能让你成为自己国家救世主的方式。”

    黑袍人自信满满的态度,让原本不太相信他的迪特里希侯爵心里好歹是有了一丝希望,他满是期待的说道:“我不在乎自己能不能成为什么救世主,我只要能够守卫自己的祖国就行。”

    没有再多说什么的黑袍人,从他宽大的衣袖里拿出一枚翠绿色的玉牌递给迪特里希侯爵道:“把你的一缕本命灵力注入其中,明天一早包围你部的加莱军队就会全部撤走;到时候,你直接率军南下从加莱行省和努瓦永行省的边界进入混乱之域,在那里会有人接应你。”

    瞬间理解了黑袍人用意的迪特里希侯爵,强忍住自己心头的狂喜,对他问道:“加莱行省和努瓦永行省的边界可驻有数十万极其精锐的天龙大军,他们会坐视我们从他们眼皮子底下撤走吗?”

    “你们只有一个白天的时间,明天夜幕降临之前,如果你麾下的大军没能全部通过这条通道撤入混乱之域,那么剩下的人就会成为天龙帝国的战俘。”黑袍人的语气中带着一丝冷冽。

    “你不是天龙帝国的人?”迪特里希侯爵对自己的试探结果有些诧异。

    “你找死!”反应过来的黑袍人,伸出他的右手虚空一掐,迪特里希侯爵的呼吸立即变得急促起来;隔空施力,这可不是寻常强者能用得出来的手段,而是圣级强者才有的威能。

    感受着这股灵力上难以掩饰的暗黑气息,迪特里希侯爵艰难出声道:“黑……黑暗……议会!”

    “砰!”

    眼神凌厉的望着摔倒在地上的迪特里希侯爵,黑袍人丝毫不掩饰自己身上的杀意道:“为了把你们这支军队带走,我们议会付出了不小的代价,这也是我们议会和你们德绍王国最新达成的协议里面的条款;要是你敢耽误明天的事情,本座不介意亲手宰了你!”

    “你放心,既然这件事情已经得到了我王的同意,无论怎么样我一定不会辜负我王的期望!”心中疑虑少了大半的迪特里希侯爵,没有再多浪费时间,而是直接把他的一缕本命灵力注入那枚翠绿色的玉牌之中,然后目送带走玉牌的黑袍人悄然离开自己的军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