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翩在美国认识的老头子不多,但是亨利绝对算一个。ωヤノ亅丶メ....

    之前在马兰里小镇拍摄女巫时,就是这家伙带着他们进了禁区,后来还帮忙忽悠了一波外来者,无意中帮了一把柳翩的欺骗计划。

    他看直播的时候,忽然觉得这老家伙糊弄人的能力还挺强的。

    随后,柳翩便联系上了亨利,开门见山,问他有没有兴趣来自己的剧组演个角色。

    亨利得知后,有些意外,有些惊喜,也有些迟疑,“演什么?”

    “一个偏执的老家伙。”柳翩笑道。

    竖锯算得上偏执狂,他所信仰的生命理念,不知道整死了多少人。

    “可是我没有表演经验,从来都没演过戏。”

    “这没关系,问题不大,我觉得你天赋挺好的。现在关键是你有没有兴趣来参演,我很愿意给你一个试镜的机会。”

    “我能行?”

    “不试试看怎么知道?”

    “好吧,我愿意尝试一下,你应该不会吝啬支付给我一笔满意的酬劳吧?”

    “当然,如果你通过了我的试镜。”

    亨利笑着答应。

    他现在正缺钱呢,不,他一直都很缺钱。现在有体面赚钱的机遇,他可不想错过。

    ........

    与此同时,柳翩也花了半天时间,搞定了周慕蓝的新剧本。

    “《怦然心动》?”周慕蓝拿到剧本后,看着片名,诧异道。

    “对,一段很纯洁的恋情,不掺杂任何的杂质,没有任何狗血,少年少女的恋爱。”柳翩说。

    周慕蓝粗略翻了下剧本,发现还真是够单纯的,简直就是两个小孩子之间懵懂的爱恋。

    很单纯,没有任何狗血。

    少年少女的成长。

    看完后,周慕蓝不敢相信地盯着柳翩,“没想到这么重口味的你,居然能写出这么小清新的剧本。”

    “我哪有重口味了?”

    “你还说,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史蒂文那群家伙合作的事情,他们全都是一群重口味的人,你和他们合作,也好不到哪儿去。”

    “我不是单纯的重口味。”柳翩耸耸肩,指了指脑袋,“你要知道,画面重口味和电影主题是两回事。史蒂文他们才是单纯的生理重口味。”

    “咦~~~”周慕蓝一脸不信。

    “剧本我拿走了。”她对剧本还是挺满意的,回去多研究一下,“等我把分镜头弄好了,再来找你请教啊。”

    “好。”

    .....

    第二天晚上,亨利就屁颠屁颠地来到了洛杉矶。

    柳翩的《女巫布莱尔》赚了那么多票房,可是让他眼红不已。他还自掏腰包去电影院看了下,不看别的,就为了看看他自己的电影中的表现。看完后,他只有一个念头,早知道那段采访会加入影片中,当初应该多蹭点镜头的。

    “这是剧本,给你看看。”校外一家餐厅,柳翩把打印好的剧本递给老头子。

    亨利翻开剧本,认真仔细地看了许久。

    他不想错过这个机会。

    不过看到了竖锯的三观后,他不禁皱起了眉头。

    竖锯的三观实在有点不正常,或者说他为了向别人传达他对生命思考的手段,太过于残忍。

    “竖锯是个变态吧。”亨利嘀咕道。

    竖锯本身是个身患疾病、命不久矣的人,他对生命的思考让人钦佩的同时,也让人不寒而栗。

    太过于极端。

    竖锯设下游戏,打着拯救人性的目的,给参与者两个选择。

    要么在做出痛苦的割舍后活下来,比如自残、杀害活着的同伴。要么在时间滴答滴答声中,在惨无人道的折磨中死去。

    参与游戏的人,绝对没有第三种选择!

    为了什么?

    “珍惜生命?不要浪费生命?”亨利不确定地说道。

    “你想多了解一点吗?”柳翩笑道。

    “我愿意。”亨利真诚道。

    .......

    柳翩开始了试镜,很简单的一场试镜。

    就在餐厅里,两人面对面地聊了一会儿。

    竖锯在电影中的镜头不是特别多,虽然他是终极幕后boss,但正面镜头不是很多,更多的倒是他的声音。

    他的声音通过录音机贯穿了整部影片,作为最大的悬念出现。

    那股淡漠阴森的语气,让人听了就忍不住下意识心生恐惧。

    这是一个魔鬼一般的人。

    简单试镜后,亨利对竖锯的模仿不是很到位,柳翩提醒道,“不用故意演得太凶恶,事实上竖锯是淡漠一切的态度,而且十分有自信,因为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亨利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其实他还没怎么把剧本研究透,只是大致知道竖锯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剧中各种反转伏笔,他都是一知半解。

    “请给我一点时间,我想多研究一下剧本。”亨利认真道,“等我了解竖锯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相信我能演好他。”

    “你大可一试。”柳翩随意道。

    又不是只有亨利一个试镜者,史蒂文那边也在寻找合适的人选。

    柳翩只是觉得,亨利的形象和他在脑海中看完后对竖锯留下的印象很相似。

    花白的头发,长得一幅穷困潦倒的苍老模样。

    “谢谢。”亨利用力点点头。

    人年纪越大,越容易伤春悲秋,对于生命和生活的思考也越多。

    他觉得有必要思考一下,他后半生的人生意义。

    ......

    告别亨利后,柳翩回到公寓,坐在电脑前,慢慢完成分镜头的创作。

    其实整部电影都在他的脑子里,什么地方该怎么拍,他心里都清楚。

    导演拍戏时,心中都有一个构思的画面,他们要做的就是指挥剧组把画面呈现出来。

    柳翩都不用构思,脑袋已经有画面了。

    “柳翩,这种电影会不会过于残忍了。”萧敏表情有些惊惧。她最怕这些灵异鬼怪还有血腥残忍的东西。

    《saw》本质上就是血腥的cult片。

    “的确很残忍。”柳翩轻轻点头,“我不否认这一点,不过有些理念,得用一些强烈的、甚至于血腥的手段,才能激起人们的思考。”

    “你脑子里整天都在想些什么啊。”

    柳翩哑然。

    他能想什么,系统抽到了这部电影,刚好这部电影是小成本制作,所引起的噱头却是“大制作”都很难带来的。

    柳翩也是在看完电影后,才产生了一些对生命的思考,在这之前,他年纪轻轻,又没疾病,哪儿会去想这些过于遥远的东西。

    他只能说,这部电影很棒,他不想让它埋没在脑海中,不想它最后被漫长的时光所磨灭。

    “没想什么。”柳翩摇摇头。

    萧敏嘀咕道,“正常人可不会想着去拍这样子的电影。”

    她现在反倒觉得柳翩写的那几部青春偶像剧更符合他的年纪和心态。

    “我不是正常人,我是鬼才。”柳翩自吹自擂,“好莱坞不是觉得我不会拍电影吗?不对,是全世界都觉得我不会拍电影,什么《女巫布莱尔》,都只是取巧之作,没有技术含量。

    我现在只是想证明一下,我还是有能力的。

    普通的电影难以给大家留下什么印象,大制作的电影,我现在还没那个能力承受,就只好拿这种cult片练手咯。”柳翩查过资料,很多导演都是通过小成本的cult打出名声的。

    “你这样想的吗?”

    “对啊。”

    “没必要给自己太大压力的。”萧敏轻柔地摸着柳翩的脸,“至少我是相信你有能力的。”

    “咱们一家人肯定不说两家话啊。”柳翩耸耸肩,“咱们要证明给外人看。”

    外国佬不是说我只会骗人吗?

    这部电影应该能扭转一下印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