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远处的张婶看见这一幕,眼底带着几分不忍。

    后她叹了口气缓缓向回走,走了几步看见卡卡红着眼睛站在那。

    “卡卡。”

    “张婶。”

    卡卡走到张婶的身边,这才小声道:“月夫人是个好人,没想到最后落得这样的下场。”

    张婶眼底带着几分悲切,后安慰的看了她一眼:“卡卡,深在这楚王府做奴做婢的,我们是没有资格多说什么的!”

    卡卡擦了擦眼泪,二人这才向着月心阁而去。

    想当初月槿幽在的时候,这月心阁给人一种温暖和家的错觉。

    如今没有了月槿幽,楚世子也没有回来,此刻的月心阁越来越冷清,让人莫名的有些情绪低落。

    月心阁的其他丫鬟们也都是如此的情绪,总觉得这里不像是以前让人觉得心里温暖,那么喜欢了。

    六月十二一大早,楚琛就与吴晋二人回到了王府,才回来他迫不及待的先回到了月心阁。

    感觉到月心阁莫名的有些冷清,他瞥了一眼空荡荡的院子蹙眉。

    很快,卡卡就看见了楚琛,她一个踉跄跑过去,跪在楚琛的跟前哭着道:“世子,求您救救月夫人吧!”

    楚琛的心里咯噔一下,环视了一圈之后大步的进了月槿幽的寝殿。

    不过此刻寝殿内静悄悄的,进去之后压根就没有一个人。

    “世子!”卡卡追了进来,在这才再次的跪下。

    “槿幽呢?”

    “世子,您才走,王妃就带人来了,还说月夫人和冥侍卫有奸情,于是将二人捉走带去了牢房!”

    “母妃?”楚琛只觉得当头一棒,后忍住自己拔腿冲出去的冲动,这才咬牙低声问:“你要把知道的全部与我说个清楚,不许有半分的隐瞒,否则,你也知道后果的!”

    卡卡点了点头,这才哭诉着将当时的情况和后来的事情都一一说了。

    楚琛的手越攥越紧,后猛然的向外走去。

    此刻,他像是隐忍着发狂的狮子,给人一种不寒而栗的错觉。

    张婶看着楚琛气冲冲的出了月心阁,这才心下有些微微的感叹。

    也不知道,世子是否能救回月夫人,而月夫人又是否能安然无恙的被带回来。

    想要安然无恙是不可能了,就只能祈求世子能将月夫人给救醒便是吧。

    楚琛气冲冲的来到了地牢,见有人想要阻拦,一掌便打了过去,另外一个吓得浑身发抖。

    “给我打开,否则……”

    看着倒地而亡的那侍卫,另外一个不敢有任何的犹豫,连忙的将牢房门打开。

    很快,楚琛就找到了月槿幽,她奄奄一息,闭着眼睛躺在那。

    楚琛的心猛然的颤抖了一下,他伸手想要将她抱起来,可是一瞬间又觉得自己不敢触碰,他生怕她已经出了什么意外,让他根本就救不了她。

    人生之中有很多的无能为力,比如说,此刻,你面对着昏迷不醒的月槿幽,他便是无能为力。

    “槿幽……”

    他抿着唇,眼泪便止不住的流了下来,早知道如此,他去哪儿都该带上她的。

    若不是自己的大意,她也不会变成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