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槿幽这话说的甚是好听,尤其是说明了这小黑猫自己还会养,而后招是它大一些了能生存就寄养出去,这话让楚王妃无论如何也张不开嘴说个不字。

    至于说是她自己的错,那也是月槿幽给楚王妃台阶下。

    加上刚才楚琛说了,自己的母妃的度量绝不生气,如今若是她不踩着台阶下来的话,怕是第一打了这楚琛的脸,第二也说自己的度量有了问题。

    为此,楚王妃是心中憋屈,暗地里恼火。

    可是她能说什么呢?

    再说,这月槿幽都这么会演戏,在楚琛的面前把戏份做的这么足,她这个楚王妃如何不会演?

    她笑着点了点头,面容之中满是感叹:“原来是我错怪了你啊!既然如此你也认错了,我也并非是心胸狭隘之人,那么就此决定吧!今日之事也纯属误会,大家都散去吧!”

    听见楚王妃如此说,月槿幽的心里对她也充满了鄙夷。

    以她刚才的态度和心胸,想来绝对是会再来找麻烦的,所以她必须要时刻的警惕,尤其是夜无璃不在的时候,绝对不能离开小黑猫半步,否则……

    她将小黑猫搂紧了几分,这个变态的老女人还不知道如何对付它。

    楚王妃瞥见了月槿幽的眼色,唇角一勾:“琛儿,母妃也倦了,就先离开了!”

    走了两步她似乎又想到了什么,这才顿了顿脚,别有深意的看向冥青衍:“这个侍卫是你放在槿幽身边的?看着他们二人的关系倒是非同一般,这交头接耳、生死与共的关系,还当真是让人误会啊!”

    说完,她淡然的瞥了一眼冥青衍和月槿幽,这才扭头离开。

    见楚王妃走了,月槿幽这才松了口气,她转头将小黑猫交给卡卡,明令禁止她决不许放小黑猫出了月心阁半步。

    卡卡对这小黑猫也有几分喜爱,忙点头应下。

    而她再环视一圈之后,最后落在沉思的楚琛身上。

    他表情紧绷,想来有些恼怒。

    月槿幽开始回想,难不成他是打算秋后问罪,开始训斥自己?

    亦或者他刚才听了楚王妃说自己和冥青衍关系不同一般有些恼火?

    这样一想,她倒是有些忐忑。

    怀疑自己就算了,可是冥青衍帮助自己也被怀疑,这对冥青衍是多大的冤屈啊!

    想到这,她看了冥青衍一眼。

    冥青衍摇摇头,似乎在安抚她,告诉她自己没事,就算是受点罪也无事,反正她和小黑猫现在都安全,这就足够了。

    楚琛突然抬起头,将目光看向月槿幽,眼底的责备之色十分的明显。

    月槿幽心慌,若是她和楚琛打起来,那么她绝不会伤了他的,可是相反,就不知道了。

    所以她必须保证和楚琛在统一战线上,决不能起了任何的冲突。

    “楚琛,我……”

    冥青衍见了,连忙上前一步,急声道:“是我的错,只是遇到那般紧急情况,王妃说着杀无赦的时候,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再说世子说过,让我以命保护她的安全,我既然答应了,就一定要做到,否则对不起世子的托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