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已深,若是没事,我就先回去了。”月月联系前后的事情,突然觉得这像是一个圈套。若是大半夜的被谁看见自己在这私会男人,且被男人搂住了腰,这等亲近之事若是传开,自己的前程锦绣也全都泡了汤。

    可到底月月不明眼前黑衣人的模样,不敢乱说话和质问,只能隐着性子打算离开。

    “着什么急。”月槿幽开口,月月的面容微微一变,瞪大眼睛看着月槿幽,好半晌:“你、你是姑娘?”

    月槿幽点了点头,从她那五官之中看见了一抹熟悉,一抹与自己一般无二的亲近之感。

    月月哑然:“姑娘,你、你把我骗来是何目的?我们,似乎也无冤仇吧?”

    “我来确实是有一个目的的。”月槿幽点了点头,后缓和了声音:“姑娘可能坐下,与我一起敞开心扉?”

    月月心里依旧是有些忐忑,可是见月槿幽这般的诚恳,便也不多言,在她的身畔缓缓的坐下:“你、你想说什么,就说吧!”

    “我想你离开楚琛。”

    一句话,月槿幽开门见山。

    月月的心里咯噔一下,原本对月槿幽的那依稀的好感也消失,莫名的浑身冷了几分。

    “姑娘,你是不是过分了些?”月月眸子里燃起了熊熊烈火,站起身缓缓道:“我与姑娘无冤无仇,我好不容易找个可以依靠期盼的男人,为何你要让我离开?”

    见她一双眼底都是不甘,月槿幽一怔,依旧是好脾气的道:“你必须离开,否则……”

    白晃晃的匕首一个晃动,月月吓得脸色一白。

    她若不是楚王府的人,那么她能在这半夜进入楚王府也一定是有些能耐的,如今这三更半夜,没有个人能保护自己,惹恼了她岂不是遭殃的是自己?

    月月如此一想,心里微微发颤。

    她大好的幸福就要来临,她的所有好运也马上就要到来,她不一样的生活,可以驱使下人,可是惹人嫉妒羡慕的生活就要开始。

    这个时候离开?那简直比杀了她还要痛苦。

    她就算死,也绝不想要再过以前饥不果腹的生活了。

    她抿着唇,再抬头时却是楚楚可怜:“姑娘,你让我离开,我该何去何从呢?我无家可归、无父无母,若是真的离开了楚王府,那么我就依旧是无依无靠的孤儿!

    我漂泊无定的行走,最后还会是一个乞丐。

    幸运了,被个老爷带回去做个偏房。若实在是不幸运的话,我可能会被人抓走,卖到妓#院里……”

    看着她嘤嘤哭泣,月槿幽的心咯噔一下。

    先不说对着一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你看着她哭的这般的动人伤心你的内心是作何感想,就单单她说她是个孤儿无依无靠的时候,月槿幽就深有感触。

    她也曾经是个孤儿啊!孤儿是那么的渴望温暖,渴望有个依靠,渴望能获得一个全新的生活,有人关爱,有人在身边。

    所以她遇到了夜无璃,有了夜无璃,她才能淡然好多好多的遗弃、背叛。

    这般的情绪,不是深有感触之人,很难体会的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