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他到底在羡慕什么呢?

    冥青衍自己也不太清楚,大概就是羡慕他们浑身上下的轻松和幸福感。ωヤノ亅丶メ....

    大家都很快乐,也对彼此都没有任何的防备。

    他们会哈哈的笑,会揶揄彼此,却也都很在意彼此。

    冥青衍突然就觉得自己的生活枯燥无味了。

    他没有什么朋友,只有属下。

    他也没有什么和他能一起聊得如此畅快之人,更没有这个时间。

    更多的时候他都是一个在山林里苦练术法,在师父的指导下如何的完成师父交给自己的一次次任务。

    等学成术法之后,他便又开始训练虎家军。

    然后,每次他在做什么,都觉得这是应该的,也从不去多想。

    直到,那日那个女子眼神放着一种异常光彩的样子,问她可懂什么是不为繁衍的爱情。

    不为繁衍的爱情,那是什么?

    什么爱情可以不用繁衍子孙后代?那找个雌性做什么?

    找雌性的目的,不就是为了生个小兽人出来吗?

    可是因为那人类女子的一番话,

    突然,他一直平静波澜的心,便开始动荡不安了。

    他这些日子以来,一直很好奇的想要控制自己,可是他却不受控制一般的跟着这群人前行,看着他们的快乐,他们一路上说说笑笑的轻松……

    他觉得,他也快乐,也很轻松。

    这真是一个奇怪的感觉啊!

    “公子?”

    见冥青衍一双眼睛直勾勾的从缝隙看向众人,身边的兽人这才提醒他。

    冥青衍点了点头,没有出声,看着月槿幽抱着橙子在那笑,看着夜无璃上前逗趣橙子,而众位兽人更是轮流的抱着那个人类的小奶娃在那逗趣来,逗趣去。

    一个奶娃而已,值得大家那么开心吗?

    不过他也想到了父亲的话,他说让自己也早点选个虎族的雌性,然后生些子嗣出来。

    可是他一直没选,虎族的雌性一个个虎背熊腰的,看着粗壮的很。

    他不太喜欢。

    不过眼下看着他们因为一个小奶娃就这么的幸福和开心,冥青衍在想,是不是自己也该找个雌性了?

    一想找雌性,他脑海之中就想到了人类的那个女子。

    她一双不惧的眸子里大放光彩,带着轻蔑,却也带着她满满的自信。

    莫名的将自己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打飞,冥青衍这才示意退走。

    冥青衍的一行人很快就退离了客栈。

    而很快,羚君顾这才上前,小声将这件事给夜无璃说了。

    夜无璃挑眉,大家也都安静了几分。

    “这虎王的大儿子带着几个兽人就在不远处,他来的目的是什么呢?”夜无璃起身,后眯着眼睛开始思量:“难不成虎王想要监视我们?”

    “就算要监视我们也不需要派他的儿子来吧?”月槿幽摇摇头,不赞同的道:“这边不说还有十万大军压境,就单单说我们,虎王怕是也不舍得自己的儿子来冒险。”

    “没有几个兽人,我们也不必担心,看着他们好像并没有什么异样,只是远远的看着。”

    夜无璃听见羚君顾这样说,颔首:“好,大家都稍微注意一下,切勿太过于放松守卫,免得我们腹背受敌。”